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她的罪名是”参与司法谋杀” 一名前捷克斯洛伐克女检察官的故事

p170102501

p170102502

p170102503

她的罪名是”参与司法谋杀”
一名前捷克斯洛伐克女检察官的故事

中欧新闻社记者黄频撰文

1.

2009年3月19日,一名年迈的妇女在别人的搀扶下走入捷克萨扎瓦河畔的斯韦特拉镇的女子监狱开始服刑,成为当时捷克年龄最大的女囚犯。

她87岁,满头银发,一脸皱纹,躬腰屈背,拄着拐杖。

她患有糖尿病、白内障和凝血障碍症,肋骨也曾经摔断,针对她的调查和诉讼持续了3年之久,她要求暂缓入狱服刑的申诉被最高法院驳回。

她是上世纪50年代捷克斯洛伐克最赫赫有名的国家检察官,是参与60年前斯大林主义政权操纵下的一场轰动一时的政治审判闹剧中唯一活的时间最长并受到法律追究的司法人员。

她叫卢德米拉-布罗措娃-波莱德诺娃(Ludmila Brožová-Polednová),她被判处6年监禁,她的罪名是参与司法谋杀。

2.

在监狱中,高龄的波莱德诺娃已用不着跟那些年轻的女囚犯一样参加体力劳动,她编织毛线,听取别的女囚抱怨,但是大部分时间她陪伴着一台晶体管收音机,她最喜欢的事是听收音机。

流行收音机的年代正是她生命中最飞黄腾达的时期,她高昂严厉、令人生畏的声音曾经化为无线电波在捷克斯洛伐克上空飞扬。

她代表国家义正词严地向以女律师米拉达-霍拉科娃等13名”国家和人民的敌人”提起公诉,指控他们受美国、英国、法国和南斯拉夫秘密情报机构的指派,策动未遂政变,犯下严重的叛国罪。

“当贝隆(注:布拉格西南郊一个小城市)的纺织女工,我们的同志海朗诺娃在织布机旁不断提高产量,为建设我们的共和国做出贡献的时候,被告霍拉科娃却躲在地下,组织一股想要摧毁共和国的敌对势力。

“被告犯下了严重的罪行—-不仅是对我们的人民,而且是对整个世界所有正直诚实的人们。

“在我们收到的成千上万件决议中,我们的人民都充满厌恶地向你们这些叛徒背过脸去。

“我们的好妻子和好母亲向你们—-被告霍拉科娃,克莱内罗娃,策米诺娃—-发问,你们把良心留在哪里,当你们犯下背叛我们的祖国和为和平斗争的数以百万计妇女罪行的时候?”

在当年留下的法庭录音中,人们能够听到波莱德诺娃象一个已经整月排练的演员一样朗诵。这些录音后来成为对她的起诉材料的一部分。

3.

仅仅读过两年制劳动者法律学校的波莱德诺娃能够成为那场轰动一时的审判的国家检察官纯粹出于政治需要,当局担心完全由男性组成的审判庭会引起公众对4名女被告的同情。

那是二战之后捷克斯洛伐克第一场针对斯大林主义政权反对者的政治审判,共有13名被控犯下严重叛国罪的被告站在由苏联“专家”担任顾问的特别法庭上。

审判从1950年5月31日持续到6月8日。忠于斯大林的捷克共产党主席兼共和国总统哥特瓦尔德按照苏联30年代大清洗的榜样亲自审定审判的“剧本”。法庭强迫被告人根据“剧本”行事。报纸每天刊发大篇幅的报道和评论。

在党的动员下,成千上万的工人、农民和整个整个班级的学生都写信要求判处霍拉库娃和她的同案被告死刑。这些信件当年戏剧性地被装在一个个盛放洗涤衣物的大筐子里在法庭上展示。

广播电台记者描述这些场景时,使用了一种在今天让人感到可笑的异常激昂的声音。法庭审判过程被通过无线电台实况转播,斯大林主义的统治者要让公众无人不知这个惩戒性的样板,以儆效尤。

据报道,波莱德诺娃当时力主处死霍拉库娃。最终哥特瓦尔德在司法部长“建议的基础上”,签署了死刑决定。

13名被告中4人被判绞刑,4人终身监禁,其他5人分别判处20-28年徒刑。

4名女被告中最著名的是律师和政治家米拉达-霍拉科娃,她是此案中唯一被判死刑的女性被告,也是斯大林时代捷克斯洛伐克唯一被处死的女政治犯。

霍拉库娃在法庭上违抗命令勇敢地维护自己和自己的理想,尽管她很清楚这样做会减少获得轻一点惩罚的机会。

在判决宣布之后,霍拉库娃断然拒绝申请赦免,她的女儿和律师为她提出了申请。英国首相丘吉尔、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夫人和著名科学家爱因斯坦出面呼吁布拉格当局不要处死霍拉库娃。

她没有死在纳粹德国的集中营中,却最终死在自己祖国首都庞克拉茨监狱里的绞刑架上。

在接下去几个月里,至少还有600名非共产党政治组织成员遭到逮捕和审判,

4.

出生于1901年圣诞节的霍拉科娃17岁时就因参加反战活动而遭到奥匈帝国控制之下的中学开除。她后来毕业于查理大学法学院,成为法律博士。她通晓英语、法语和德语。二战前她已经是一位知名的妇女权利争取者。

德国法西斯呑并捷克斯洛伐克之后,霍拉科娃是一个名叫“保持忠诚”的反战小组中的关键人物,为地下抵抗组织提供情报和秘密住所,招募伙伴。1940年8月她和丈夫双双遭到盖世太保逮捕,在狱中受到严刑拷打。

1944年10月纳粹德国德雷斯顿法院一名检察官出庭要求判处她死刑,她在法庭上用流利的德语为自己辩护,后来只被判了8年徒刑。从1940年到1945年霍拉科娃一直在捷克的泰雷津集中营和德国慕尼黑附近的达豪集中营里度过。

二战结束后霍拉科娃重获自由,她和丈夫回到首都布拉格,她成为民族社会党的领导人物,1946年她被选为议员,是众议院外交和宪法法律委员会成员。

随着美苏冷战的爆发,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对立的形成,二战之后苏联军事势力控制范围之内的中东欧国家昙花一现的多党执政格局被血腥改变。

1948年捷克斯洛伐克发生了被认为是标志着东欧国家最终完成了由多党议会制政权向一党执政的历史性转变的”二月事变”,捷共以外的政治势力被逐出政坛。

在苏联的支持和监督下,”二月事变”之后斯大林主义政权采取坚定行动,不但要完全消灭党内外敌对分子,还必须彻底清除他们的思想政治影响,以此鼓舞人民斗志。

5.

米拉达-霍拉库娃于1950年6月27日5时35分在布拉格庞克拉茨监狱的院子里被绞死,在4名被判绞刑的被告中她最后一个执刑,骨灰至今没有找到。

据后来发现的记载,刽子手们使用了”非常原始和野蛮的方式”,特意拖延痛苦的死亡过程,持续长久地折磨她,以此惩罚这名”国家和人民的敌人”。

事后刽子手们还把套上米拉达-霍拉库娃和其他被处死者脖子的绳索剪成一段一段当作“战利品”,”认真地”通过邮局寄给死难者的遗属。

霍拉库娃的女儿过了40年直到“天鹅绒革命”之后才有机会读到她母亲留下的最后遗言:“我高昂着头颅,尽管它可能落地也一定这样。在战斗中人们会倒下,但是如果不去战斗,那还是生活吗。”

这份遗嘱写于27日凌晨2时30分,霍拉库娃3小时之后走上绞刑架。

6.

在斯大林时代的捷克斯洛伐克,被送上绞刑架的绝不只是霍拉库娃这样的“资产阶级政客”。

完全听命于苏联的捷共主席兼共和哥特瓦尔德从1950年起进行一系列政治整肃,处死了大约180名捷共官员,其中包括曾在1947年下半年表示有必要在近期内对反对派进行决定性的打击的捷共战后第一任总书记鲁道夫-斯兰斯基。他于1952年12月2日被以托洛茨基分子、铁托分子和犹太复国主义分子等罪名处以死刑。

“当我们把美国‘第五纵队’的头颅砍掉之后,我们当然会更加强大有力。”哥特瓦尔德1952年12月16日在捷共全国代表会议上的报告中说。

“党和它的领导机关不徇情面,毅然把叛徒清洗掉,这个事实难道不是证明我们是如何坚定地忠于工人阶级的事业、忠于人民的事业、忠于民族的事业、忠于社会主义的事业吗?

“我们早就警告过,在我们的国土上没有一个叛徒能站住脚,他们每一个人迟早总要遭到应有的惩罚。”

1953年3月9日哥特瓦尔德参加斯大林葬礼时受凉,5天后死于肺炎。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当日发唁电哀悼,次日中国《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哀悼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的伟大领袖、共产主义的卓越战士——哥特瓦尔德同志》的社论,引用了哥特瓦尔德的以上语录。

7.

1968年“布拉格之春”期间,当局撤销了对霍拉库娃的判决,但是苏军坦克一来马上1950年的定论又被重新恢复。1989年“天鹅绒革命”之后,霍拉库娃成为国家英雄,她的赴难之日6月27日被定为纪念极权主义牺牲者的国家纪念日。

今天捷克共和国全国各地有数百条街道以她的名字命名。

8.

2007年,在勃罗措娃-波莱德诺娃参与司法谋杀一案开庭前不久,捷克《人民报》的一名女记者没有预约揿响了勃罗措娃-波莱德诺娃的住处门铃。白发弓腰、似乎脆弱不堪的这名前国家检察官虽然没有让记者进屋。但还是在门口匆匆忙忙地表示了她的愤怒。

“我为什么要感到自己有罪?我曾经为了共和国,为了一个没有失业问题的社会战斗,我一直反对存在贫富差距。

”直到今天我仍然确信霍拉库娃有罪。当年我们只是为了一个更好的明天行动。那时是冷战时期,因此双方都有受害者。

“如果真要审判,我很乐意上法庭。他们要判我15年,我会坐满它,那样就会逼着我活到100岁。”

在那次采访中这名从前的公诉人只有一点显得有点不那么确定。她说,也许人们那时可以赦免霍拉库娃。

首次庭审时,她以健康为由没有出庭。她通过律师声称,她并不知道审判受人操纵,并且的确认为霍拉库娃有罪。

不过,勃罗措娃-波莱德诺娃没有坐满刑期,她也没有能够活到100岁。

捷克总统克劳斯在拒绝她一次请求之后,于2010年12月21日批准赦免她提前出狱。6年刑期,她仅在监狱中服刑一年零八个月。出狱后她住在比尔森市,2015年1月15日她在那儿去世,活了9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