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新华联合时报:达赖喇嘛应该作为难民代表与IS对话

当前,难民危机和恐怖主义乌云正笼罩在欧洲上空,民粹主义和右翼势力的抬头正撕裂着欧洲。欧洲各国政府对此焦头烂额,疲于应付。然而,正在欧洲访问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似乎胸有成竹。9月13日他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提出,“欧洲要为难民提供教育,以便他们返回故土重建家园”。那么,他在敦促欧洲履行责任的同时,自己是否也应该为难民做点什么?难民并不是不想回去,只是IS让他们不能回去。真正要解决欧洲难民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IS问题,这样难民才能有条件返回故土。达赖喇嘛曾经提到“要与IS和平对话”。或许由他这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作为难民代表与IS和平对话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当然,达赖喇嘛也有许多特质使得他成为能与IS对话的最佳人选。

他是世界宗教精神领袖受到全世界的爱戴和尊敬

达赖喇嘛是一个藏传佛教的宗教领袖,他站在他的宗教高地对人生、自然、天人共存进行富有哲理的思考,把佛教进行更为广阔的演绎,强调慈悲的世俗价值,伸张人类整体的价值观。达赖喇嘛失去了祖国,流亡异乡,让人觉得他会有一种众人皆知的人类情绪。他说,要培养人类的一体感,因为我们都是彼此相依相存,从而可提升普世的责任感,“如果你把别人当做自己的兄弟姐妹,并尊重他们的权利,那么凶杀和暴力便失去了空间。我们当今面对的所有问题,都是因为我们过于强调我们的不同,包括宗教信仰,不同的国家”。

达赖喇嘛在世界上的受欢迎程度超越国籍,超越宗教:上世纪90年代,他出现在苹果公司的广告里鼓励众人“不同凡响”(Think different);2015年6月,他出现在英国格拉斯顿伯里当代表演艺术节,10万人为他高唱《生日快乐歌》。好莱坞著名演员理查·基尔(Richard Gere)说:“他是一个能令所有人感动的人,不论你的年龄多大,性别是什么,或者来自什么文化背景”。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说,达赖喇嘛是智慧的源头,是世界上仅有的富有哲理的人。

他对不同宗教信仰持宽容的态度对伊斯兰教持客观公允的看法

达赖喇嘛阐释,世间宗教在倡导爱与慈悲方面大都一致,区别就在于观点教义。他认为,“世界上所有70亿人都有想要幸福的共同点,所有主要的世界宗教都强调爱、慈悲、宽恕和包容,宗教不应该是分裂和冲突的根源”;“不同的理念是必要的。两千多年来,不同生活方式的发展,出现了伟大的老师,并传播爱的信息,但由于环境的不同,便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因此,也会有不同的心理倾向,因此,不同的哲学观点是必然的。中东有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些宗教皆来自同一个亚伯拉罕家族。不同的理念,就有简单不同的方法带来爱的重要性。每一个宗教都有自己最强大的方式来实践爱”。

达赖喇嘛说,自“9·11”之后,他一直致力捍卫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是世界上一个重要的宗教,伊斯兰教的本质是爱的实践”。他对各地的人民都在以各自宗教的名义展开杀戮而感到痛心,但他不同意将穆斯林与恐怖袭击挂钩:“一旦信众犯下恐怖行为,他或她已不再是他们信仰的真正实践者”;也不认同发生在缅甸的佛教徒对穆斯林的迫害:“将他们视为人,视为兄弟姐妹,无论他的宗教信仰为何。对于有些人来说,伊斯兰教是更有影响力的,所以他们信仰伊斯兰教。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点”。

他宣传倡导非暴力抗争方式提倡通过对话解决冲突

达赖喇嘛认为,不同宗教的信仰者中都有麻烦制造者,这无可避免。他谴责暴力袭击,指出暴力是短视且失控的人所做出的行为。“如果我们重视非暴力原则以及和谐的理念,也许我们本世纪还会开启不同的篇章,恐怖主义目光短浅。”他说今天所面对许多的人为问题,皆由暴力而生,21世纪应该是以对话、双方同意的解决方法的一个时代,“将不同政党带入对话与和解的过程中,这是非常好的示范”。他于2015年6月被选为年度“自由勋章”获得者,费城国家宪法中心的CEO杰弗瑞·罗斯宣布,西藏精神领袖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强调了自由、对话和包容的理念”,为推动世界各地人权发展做出了贡献。

达赖喇嘛曾多次表达自己对于难民问题的关注,他说,对于当前世界上的难民问题,“冷漠与无动于衷是不道德的”,“必须更努力地恢复他们所逃离土地的和平。”他在2015年12月7日接受意大利《新闻报》采访时曾表示:“伊斯兰教是和平的宗教,应当与伊斯兰国展开对话。”他说,“即使像是斯大林和希特勒这样的麻烦制造者,和我们一样都是从母而生,接受母亲的乳汁长大,所有情感以及给予他人的温暖的能力,也从母亲而来,许多问题,来自我们短视与狭隘的观念,以及偏见和歧视的结果”。

鉴于达赖喇嘛在世界上的宗教领袖地位和他悲天悯人的大爱情怀,我们呼吁达赖喇嘛作为难民代表与IS展开对话,用他的慈悲化解暴力,停止杀戮和战争,让难民早日返回自己的家乡。

(意大利新华联合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