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降边嘉措:朱维群同志应该把话说清楚

p160201503
朱维群与假“法王”吴达镕合影。

恳切希望你能够牢记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谆谆教导: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是什么问题,就是什么问题;是多大的问题,就是多大的问题;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就是什么性质的问题;是谁的问题,就是谁的问题,不要把所有的问题都简单地归结为“反分裂”斗争,更不要把反对“藏独”的斗争,篡改为反对藏族同胞的斗争。

朱维群同志,你应该知道,这种做法本身就是最大的分裂主义,就是“危害国家安全”,就是破坏祖国统一,就是破坏汉藏团结,就是破坏民族团结,就是破坏安定团结。就是历史的罪人!

朱维群同志应该把话说清楚——评朱维群同志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2015年12月5日,朱维群同志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就张铁林“坐床”一事发表评论,各大媒体以《 全国政协民宗委主任:假活佛现象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题,做了广泛报道。

朱维群同志似有难言苦衷

在西藏问题上,朱维群同志一贯以直言不讳,旗帜鲜明,态度严厉,言辞尖锐而著称。至于说得对不对,有没有道理,事实真相是不是朱维群同志所说的那样,是另一个范畴的问题,暂不评论。这里我想说的是:无论如何,过去在谈西藏问题和民族宗教问题时,朱维群同志总算能够把话说清楚,把自己的观点讲明白。但是,这次却一反常态,吞吞吐吐,欲言又止,语焉不详,含糊不清,闪烁其词,似有难言苦衷,企图掩盖什么。

朱维群同志在推卸责任

据央视报道:朱维群同志指出:“改革开放以来,藏区和内地的交往越来越多,这本来是好事情,但有些人利用这个机会冒充活佛到中东部地区行骗,这不仅玷污了藏传佛教的声誉,给藏传佛教的清净庄严带来了深远危害,也影响了社会安定和民族团结。”

首先我们应该指出的是,朱维群同志长期担任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是正部级干部,主管民族、宗教工作,主管西藏工作。曾担任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现在是全国政协常委、民族宗教委员会主任。重任在建肩,是主管部门的主管领导,他不是新闻记者(过去曾担任记者,那是另一回事)。“有些人利用这个机会冒充活佛到中东部地区行骗,这不仅玷污了藏传佛教的声誉,给藏传佛教的清净庄严带来了深远危害,也影响了社会安定和民族团结。”

既然情况这么严重,我们有理由向朱维群同志提出质疑:

第一、这些情况不是一两天形成的,你长期担任主管部门的主管领导,你应该负什么责任?是你不负责任,不作为,失职、渎职,还是与“冒充活佛到中东部地区行骗”的人同流合污,沆瀣一气?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党的高级干部,应该向党组织汇报清楚。对广大干部群众也应该有个交代。

第二、“有些人利用这个机会冒充活佛”怎么怎么,“有些人”,是哪些人?你是实指?还是虚拟?以你的身份,你的地位,在中央电视台这样的国家媒体,在这样重大的原则问题上,必须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一就是一,是黑就是黑,是白就是白,不能闪烁其词,含含糊糊。

朱维群同志危言耸听,妄图转移视线

朱维群同志又说:“他们将一部分钱财带回到藏区之后,实际上又继续从事违反法律的各种行为,甚至有一部分钱是用来支持分裂主义活动的。”

这段话非常重要,各个媒体在报道朱维群的谈话时,使用黑体字,有这样的提示:

“据央视报道,针对社会上屡屡出现的假借活佛、法王名义非法收徒、传法现象,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昨天接受采访时直言,此类现象甚至可能危害到国家安全。”

这个问题就严重了,性质也变了,“支持分裂主义活动”,“危害到国家安全”。

假若说一些人假冒“活佛”也好,一些持有叶小文们颁发的“活佛证”的所谓“真活佛”也好,如朱维群同志所说,他们“一骗钱、二骗色”,那么,在一般情况下,还是属于道德品质问题,如果情节不严重,还不触犯法律,主要还是批评教育的问题。毛主席生前谆谆告诫全党、全国人民,要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骗色骗财的假“活佛”,其行为十分可恶,后果严重,可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基本上还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是批评教育,依法依规加强管理的问题。

但是,如果像朱维群同志所说:“他们将一部分钱财带回到藏区之后,实际上又继续从事违反法律的各种行为,甚至有一部分钱是用来支持分裂主义活动的。”

假若事实真相果真如此,“支持分裂主义活动”,违犯了国家安全法,“危害到国家安全”。那就触犯了法律,属于敌我矛盾,是犯罪行为,必须严厉打击,坚决打击,毫不手软。

朱维群同志说的“他们”,究竟是谁们?必须说清楚,在这一点上,一点也不能含糊。

如果有具体的人和事,必须彻底揭露,坚决打击。首先你朱维群就有“彻底揭露,坚决打击”的责任。否则,你就是失职和渎职。

如果是朱维群同志无中生有,信口雌黄,血口喷人,污蔑好人,那他自己就犯了诽谤罪和诬陷罪,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在处理当前的假“活佛”乱象时,必须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牢记毛主席的教导,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既要严格管理,正确引导,又不能搞扩大化,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在当前形势下,有一个问题,必须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吴达鎔和张铁林这类假“活佛”的错误作法,引起广大信教群众理所当然的强烈愤慨和严肃批评,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是正当的。但是,这种批评也不能扩大化、绝对化,更不能情绪化。正如朱维群同志所说的那样:“改革开放以来,藏区和内地的交往越来越多,”关心和热爱藏族文化,热爱和信仰藏传佛教的人越来越多,关心和保护西藏以及其他藏区的生态环境,向往青藏高原这世界上最后的、也是最圣洁的一片净土的人越来越多,“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到西藏也遗憾”,已成为一种时尚。辽阔壮丽的青藏高原,是很多人向往的地方。雪域高原敞开她博大的胸怀,淳朴善良的藏族人民热烈欢迎各民族的同胞兄弟。这种情况是非常可喜的,通过各民族同胞之间的交往、交流、交融,可以进一步促进和加强汉藏两个兄弟民族之间的传统友谊,增强祖国大家庭的凝聚力、向心力和亲和力,进一步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这是大局,是大势,绝不能因为有极少数人假“活佛”之名骗色骗财,做坏事,而影响这个大的发展趋势,影响包括藏传佛教在内的藏族文化在内地的传播,不能影响汉藏两个兄弟民族之间的传统友谊和亲密团结,更不能造成汉族与藏族信教群众之间的对立、矛盾和隔阂。

朱维群同志居心叵测,包藏祸心

毛主席生前教育全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

央视记者在采访朱维群时,是从张铁林“坐床”成假“活佛”这件事引起的。有刚刚发生的“新闻话题”,有具体的客观事实,有特定的语言环境,有明确的指向性,那就是假“法王”吴达镕和假“活佛”张铁林。但是,朱维群在通篇谈话中,只字不提吴达镕和张铁林的问题,却把话锋一转,转到了藏族地区,转到了藏族的喇嘛活佛身上,说“他们一回到藏区”,就如何如何,把批判的锋芒直指藏族地区,指向藏族的喇嘛活佛,指向藏族同胞。一石三鸟:既污蔑、陷害和打击了藏族同胞,又包庇了吴达镕和张铁林这些假“法王”、假“活佛”,同时又推卸了自己的责任,把自己同那些假“法王”、假“活佛”不干不净的关系,全部掩盖起来。面对“支持分裂主义活动”,“危害到国家安全”的严峻局面,严重问题,骗财骗色,都是小问题,“小是小非”,可以不去计较,不去追查。吴达镕和张铁林这样“政治正确”的假“法王”、假“活佛”的非法活动,就可以掩盖过去。

在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区,一出现什么事,叶小文、朱维群就把它们与“分裂主义”联系起来,然后“义正辞严”地加以批判,俨然成为“反分裂”的英雄。对他们的这种做法,一些干部群众早就感到不满,批评说:“反对分裂是个筐,什么问题都往里装。”

这次,朱维群又故伎重演,高高地举起“反分裂”这个大箩筐”。

吴达镕和张铁林表演的“坐床”闹剧,引起广大群众的不满,提出尖锐批评,批评他们是假法王,假活佛,亵渎了藏传佛教的纯洁性,伤害了藏族同胞的宗教感情和民族尊严。但是,没有任何人批评他们搞“分裂”活动,“危害到国家安全”。他们自己也一再表白,“政治正确”,是在国庆66周年这个喜庆的日子里,举行“坐床”大典,表明他们是“爱国爱港”的。只有朱维群“高瞻远瞩”,洞察秋毫,独具毒眼,看出了“他们”搞“分裂”活动、“危害到国家安全”的实质。遗憾的是:说到这里,朱维群没有继续深入追究吴达镕和张铁林的问题,话锋一转,又把矛头指向藏族地区,指向藏族同胞,指向藏区的喇嘛活佛。在“反分裂”的大旗下,开脱吴达镕和张铁林的责任。

善良的人们,你们可要警惕啊!小心朱维群把你们大家都装进“反分裂”的大箩筐!

朱维群同志向谁“呼吁”?“呼吁”什么?

央视报道说:“朱维群呼吁,中东部地区和藏区有关地方的政府,要加强合作,共同采取行动,遏制假活佛现象。”

我不禁要问:朱维群向谁呼吁?你想让谁来接招?谁来执行?红十字会?街道办事处?还是城管部门?他们管得着吗?管得了吗?

你向“中东部地区和藏区”的党委和政府呼吁?我们祖国幅员辽阔,是世界上疆域最大的国家之一,“中东部地区和藏区”,几乎包括半个中国,你让这么广大的地区的政府怎么去管?不仅如此,就我所知,不止“中东部地区和藏区”,在东北地区,在内蒙古,在新疆,也有不少藏传佛教的寺院,有喇嘛活佛在传法弘法。就是在首都北京,也有不少喇嘛活佛。网上说,仅朝阳区就有“30”万活佛。我就住在朝阳区,绝对不会有30万,但有不少喇嘛活佛,则是事实。

按照朱维群的“呼吁”,岂不是全国各地都要“加强合作,共同采取行动,遏制假活佛现象”?是不是要在全国范围内搞一次打击假“活佛”的群众运动?是不是又要搞一次“文化革命”?有这个必要吗?这样搞下去,不会破坏社会的和谐稳定吗?不会干扰十八大路线的贯彻执行吗?

假“活佛”现象是你们造成的,“中东部地区和藏区”以及其他地区,是受害者,治乱,应该从源头治起。

你长期担任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主管西藏工作和民族宗教工作。现在你是全国政协常委、民宗委主任,政协有参政议政的责任和权利,有义务、有责任向党和国家有关部门建言献策。更重要的是,你是中共中央委员,有责任、有义务向中央反映情况,及早治理。这些年你干什么去了?你们养尊处优,高官厚禄,控制着大量资源,掌握着天文数字的“维稳经费”和“治藏经费”,不“采取行动,遏制假活佛现象”,本身就是失职和渎职,党和国家应该追究你的渎职罪。各民族同胞、首先是广大的藏族同胞,有权利向你问责:各民族的纳税人,用自己的血汗钱养你这位高级干部,你干什么去了?

你向“中东部地区和藏区”呼吁,实际上就是把假活佛猖獗等种种乱象的责任推给“中东部地区和藏区”的各级领导,乃至广大群众,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朱维群同志怎么突然谦虚起来了?

央视报道:朱维群对记者说:“据我所知,有关部门正在对西藏和其他藏区合法的、有历史传承的真活佛,进一步地摸清情况,统一编表。”

前面谈到,朱维群有很多职务,多种身份,而且是全国政协发言人,他的谈话,往往代表国家,代表政府,代表主管部门。朱维群同志平时讲话是很自负的,口气很大,很武断,在西藏问题上他好像掌握了全部真理,不容置疑。他的话,就是“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媒体和一般群众也是这么看待的。

这次谈话,朱维群却突然“谦虚”起来,好像完全是一个“局外人”。首先他说:“据我所知”,一下子把自己撇开了。仅仅是听说而已,并未参与其事。然后说:“有关部门正在对西藏和其他藏区合法的、有历史传承的真活佛,进一步地摸清情况,统一编表。”

这段话,就十分荒唐。“有关部门”是谁?你长期任职的中央统战部,全国政协民宗委,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是不是“有关部门”?这本来就是你们份内之事。新中国成立66年了,藏族地区的民主改革和宗教改革,到现在也50多年快60年,是整整半个多世纪啊!改革开放到现在也有30多年啦!平时你最爱宣称: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藏学研究队伍,有世界上最大的涉藏网站,有最严密的组织机构,有最充裕的科研经费,还有维稳经费,等等,而取得的成就又是如何辉煌。闹了半天,“西藏和其他藏区合法的、有历史传承的真活佛”究竟有多少,你们都没有搞清楚,现在才开始“摸清情况,统一编表”。这些年你们作为主管部门,主管领导干什么去了?这不是严重的失职和渎职吗?连有多少“真活佛”这些基本情况都没有弄清楚,不掌握基本的数据,怎么对藏传佛教界进行有效管理?依法治理?这不是一群糊涂人当糊涂家,讲糊涂话,办糊涂事,其结果不是一塌糊涂吗?以已之昏昏,怎么能使人昭昭?这样怎么能够按照毛主席的谆谆教导:“一定要把西藏的事情办好!”

朱维群同志!你扪心自问:这样做,怎么对得起党中央对你的重托和信任?怎么对得起广大藏族同胞和僧尼大众对你的期待和希望?你控制着天文数字般的维稳经费和治藏经费,养尊处优,高官厚禄,怎么对得起各民族纳税人的血汗钱?

向朱维群同志进一言

朱维群同志:最后,我还想说一点,你曾担任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是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的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我是协会一个普通的理事,一直以来,我对你十分尊重,你对我也很友好,以礼相待。我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个人恩怨。我有什么新作,总是要赠送给你,请你审阅指导;你组织什么学术活动,也邀请我参加。每逢过年,你还给我寄赠贺卡。有一年,你给我的贺卡上印着家母亲绘的一幅国画,不但雅致,而且充满亲情和友情,给节日平添了几份喜庆。由此我也知道你是一位孝敬母亲,热爱母亲的人,你因为有这样一位充满爱心而又具有文化修养的母亲而感到自豪和骄傲。我也感到特别高兴,特别亲切,特别温馨,一直珍藏着。在部领导里,给我寄赠贺卡的,仅你一人。我是一个重感情,珍惜友谊的人。我也十分珍惜我俩之间的友情。但是,今天这里谈的不是个人私交,而是关系到国家利益,民族大义,我不能因私而废公。

作为统战部和协会领导人,你经常要求我们建言献策。今天,我就冒昧地向你进一言:你主管西藏工作,主管民族宗教工作,你应该知道,藏族人民为缔造和建设我们统一的、多民族的祖国大家庭,为保卫祖国神圣领土、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曾经做出过一份光荣的贡献。对于这一伟大贡献,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经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藏民族又是一个有信仰的民族,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是淳朴的,诚实的,善良的,是有慈悲心和同情心的。同时又是一个有尊严的民族,自尊,自重,而自爱。你应该重温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教导,学习和继承李维汉、乌兰夫、习仲勋、刘格平等同志开创的我们党、我们国家统战、民族、宗教工作的优良传统,善待藏民族这个淳朴而善良的民族,不要伤害藏族同胞的民族感情和民族尊严。更不要动辄就挥舞“反分裂”这根大棒,对待藏族同胞;不要时时刻刻高举“反分裂”这个大箩筐,企图把整个藏族同胞都装进去。

你孝敬你的母亲,热爱你的母亲,你为你的母亲而自豪和骄傲。我非常理解并且十分尊重你的这种感情。同样的,藏民族是我们六百万藏族同胞共同的母亲。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是56个兄弟民族共同的母亲。一个不爱自己母亲的人,不可能真正爱自己的民族;一个不爱自己母亲,不爱自己民族的人,不可能真正爱我们伟大的祖国。因此,希望你能够理解和尊重藏民族的民族感情和民族尊严;学习、了解和熟悉藏族人民对伟大祖国所做出的伟大贡献和无私奉献。恳切希望你能够牢记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谆谆教导: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是什么问题,就是什么问题;是多大的问题,就是多大的问题;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就是什么性质的问题;是谁的问题,就是谁的问题,不要把所有的问题都简单地归结为“反分裂”斗争,更不要把反对“藏独”的斗争,篡改为反对藏族同胞的斗争。

朱维群同志,你应该知道,这种做法本身就是最大的分裂主义,就是“危害国家安全”,就是破坏祖国统一,就是破坏汉藏团结,就是破坏民族团结,就是破坏安定团结。就是历史的罪人!

匆匆写就,书不尽意。冒昧之处,敬请理解和谅解。

静候批评指正。
2015年12月13日于首都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