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伯通李:傻逼日本愤青才是抗日主力

p150918101

中国之所以能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不在于国军或共军多给力,而在于日本愤青太傻逼。

伯通李:愤青才是抗日主力,70多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

中国之所以能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不在于国军或共军多给力,而在于日本愤青太傻逼。愤青才是抗日主力,70多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

虽然时逢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国人对待日本的情绪似乎再一次趋于绥靖,在知乎,这个有时被美分党戏称为“支乎”的网站上,竟然有人问出了这样的问题——“南京大屠杀和我有什么关系?”

喜欢战争的没脑子,忘记战争的没良心!

一直以来,国内媒体上就弥漫着一股这样的论调:虽然新中国出于各种考虑没有向日本要战争赔款,但日本三十年间给了我们3.4万亿日元的经济援助,也算是对我们的补偿。其实中日自古以来就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只是最近几十年才因为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捣乱,才破坏了中日人民之间几千年的友谊,往前看吧,中日人民将继续友好下去啊blabla……

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是“一小撮”?军国主义在日本的流毒危害深远,何况当时鼓动侵华的不只是军方,老百姓也有份啊!可每当我想说这些话的时候,就有群傻逼来搅浑水,说你这人怎么这样,你这么偏激干吗,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别把自己弄的像个愤青好不好。

哎,你一说到愤青,我可要掰扯掰扯了。

侵华之前,日本赌了两次国运,一为甲午,日本消灭了装备水平亚洲第一、世界第四的北洋水师;一为日俄,脚盆鸡打了北极熊的脸。这时候离定远舰水兵组团嫖长崎姑娘才过去不到20年,大和民族就屹立在世界的东方了。

不过日本虽然赢了但代价巨大:军队死伤38万人(几乎是甲午战争的20倍),军费花了17亿日洋(几乎是甲午战争10倍),俄国虽输但就是不肯投降赔款割地,没办法只能接受英美调停,双方妥协停战。消息传来,激起了日本人民的无比愤怒,日本媒体不干了:“屈辱!追查元老和阁僚们的责任!”爱国青年们自然也 不干了:“撕毁媾和条约!把大臣们和官邸一起烧了!”

于是无数的人包围了美国大使馆,叫他暗中包庇俄国佬,大家扔石头砸。教会也一把火烧了,全他妈的是“西洋鬼畜”的东西。当然,除了“外争主权”还要“内除国贼”,于是内务大臣的官邸、国民新闻社也一起烧了。什么?警察还敢保护卖国贼?还敢镇压大家的爱国行为?愤青们被激怒了!最后,连警察派出所也一起烧了。

在中国,这事叫五四运动,在日本,这事叫“日比谷烧打事件”,一个拉开了中国梦的序幕,一个昭示了大和魂的复兴,总之都是国耻激发的愤青爱国运动。

20世纪初,还没有键盘爱国这个行业,弘扬大和魂的使命,就交给了陆军大学校毕业的那些参谋们。这些自幼便走上职业军人道路的青年,从小封闭在军校里,和外界 毫无接触,对真实的日本社会缺乏了解。普通的民众在想什么,政治是怎么一回事,这些军事精英们根本就搞不清楚。再加上自恃百里挑一,更是目中无人。考试精髓是“要体现出进攻精神”,人生价值是“落后就要挨打”。由于陆大毕业生逐步占据了大多数要害部门,日本之国运,事实上就靠这些军队愤青来赌博了。

af59ad0cjw1ew59rsz3wcj20h80bvgoe

这时,陆大30期毕业生石原莞尔发表了一个观点:作为东方文明代表的日本,不可避免地要和作为西方文明代表的美国进行一场所谓“最终的战争”,以此来决定人类社会的走向。在这场持久战的过程中,日本一定要有一个后方基地,这个基地就是满蒙。

你看,中国愤青也整天说“饮马恒河畔,剑指天山西;黑海之滨垂钓,贝加尔湖面张弓”什么的,可除了意淫也没见谁真动手,登上钓鱼岛那几位还不是被接了下来。 可日本愤青就不一样了,说干就干不留遗憾。1931年9月15日,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花谷正、今田新太郎开了个紧急会议,哥四个拿了一支铅笔竖在桌子 上,说 :“问天命吧,铅笔往右倒就不干了,往左倒咱们就玩命赌了。”

结果四天后,沈阳的东北军已经被全部解除了武装。够不够热血?够不够传奇?不过这可是标准的擅自行动,以下克上。此时孙中山的老朋友登场了!他就是日本首相犬养毅同志。出于一位老牌政治家的考虑,他提议把满州还给中国。

但对老百姓来说,满州可是日本的生命啊,我们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了,怎么能再拱手让人?犬养毅这老贼如此主张,置国家利益、民族大义于何处?于是,当时的主流舆论直斥犬养毅是“非国民”,换成中文就是“卖国贼”或者“日奸”。于是在1932年5月15日,少壮派军人对犬养毅的官邸发动袭击,一枪毙了这该死的日奸!

虽然刺客被天皇要求弄死,不过只要主义真,自有后来人。国际联盟(联合国前身)一致反对日本侵华要求日本退还满州。此时,大和民族的新脊梁、外相松冈洋右站了出来,向全世界庄严宣布:日本退出国联!那一刻,金胖家、卡大佐、萨达姆的精神全都附体在这个平头眼镜仔的身上,天生傲骨。

随后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正如石原莞尔当年预言的那样,“日军再这么搞下去,迟早会陷入中国大陆的泥潭。”皇军参谋的老祖宗儿玉源太郎大将曾经说过:“战争一旦开始,最大的课题就是怎样结束。”这些箴言都被军国愤青们统统抛在脑后,就连天皇也阻止不了军部的狂人们了。

于是日军成了一支精神分裂的部队:小规模作战能力举世第一,单兵能力和战术水平超英赶美,可在战略层面,完全就是一群无头苍蝇乱撞。打了几年后,军部终于发现,和中国干了这么久,除了愤青们升官发财,日本没捞着什么利益啊?随后决定,如果到1940年蒋还不投降,就撤出中国。

这时在欧洲战场疲于奔命的美国给了一个坡下:只要日本停止在亚洲的军事行动,美国可以维持满州国现状不变,还满足日本的石油供给,号称《日美谅解案》。

其实这是个相当不错的条件,大日本帝国既可以在美国人的帮助下永久拥有它掠夺来的土地,体面撤出中国泥潭,还不花一枪一弹就得到急需的战略物资。然而天佑中华,外相松冈洋右同志再次及时地站了出来!他迅速指出了美帝的逻辑错误和阴险祸心:满州本来就是我们的,石油不用美国给我们也能抢到,再说了,日本内政怎么就轮到美国干预了?别说中国,就算和美国开战,那也未尝不可战胜啊!

有了论点,还需要有论据,为松冈洋右同志提供弹药的,正是军务局第二课课长石川信吾同志!他写下了名著《现在形势下帝国海军应采取的态度》,虽然这篇文章的技术水平用21世纪的眼光来看,和大陆军事论坛上“美帝或成最大输家”的帖子没什么差别,比如把日军运输损耗估小了10倍,把德军登陆英国当成板上钉钉的事儿。但有这么一篇狗屁不通的东西已经足够了,这篇号称“用国力衡量作战条件没有意义”的雄文最终让海军下定决心,在太平洋上和美帝撕逼。

有了决心,还需要实施,最终把决心落到实处的,还属海军军令总长永野修身同志!他说不能再卧薪尝胆了,美国每天都在变强,日本每天都在损耗,错过了今天的时机,开战就取决于美国人了,再也回不到日本手里。何况,美国不足畏惧,“就算他能多生产点可口可乐什么的,但他们的国民绝不会听罗斯福的,哪像咱们皇国,全听天皇的。”日本陆军中将佐藤贤了同志也佐证了这个看法:“美国人没有爱国心的,美国兵嘴里嚼口香糖,跳舞,去看美军训练,连个齐步走都走不整齐,这样的国家不可能举国而上打一场战争的。”

当永野修身同志晋见天皇时。报告说,海军的石油贮存只能用两年,如果开战的话就只能用一年半了,因此不如打出去。天皇听了也傻了,问永野:“和美国开战,有没有胜算?”海军军令总长毫不含糊:“有没有胜算很难说, 但是除此之外没有活路!”天皇总算弄明白了:“是不是俗话说的‘破罐子破摔’?”……

看到这里,大家明白了吧。日本其实有很多机会可以完胜中国,中国之所以能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不在于国军或共军多给力,而在于日本愤青太傻逼。正是千千万牺牲的日本愤青们,才打断了日军继续屠杀侵占的步伐,我们才不至于举国沦陷,才有我们现在的生活。

所以我们就更不能忘记过去这段历史,抹杀和忘记这段历史就是犯罪!因为忘记历史,不吸取这些傻逼带给人类的教训,历史很有可能会重演。我们的后代很可能还会经历同样的悲剧,一代又一代的成为愤青,那么当时死去的人就真的毫无意义了!

有时间,去东京大阪北海道走一走吧,那块土地上曾发生过一场集体智力短缺,迄今为止只过去了短短的70多年。多买日货,抵制傻货。

————

哦,说到日货,我要推荐一本旅日作者写的私货——《战犯参谋》,我上边写的这些,大多出自这本书。作者老冰,乃大象公会特约作者,90年代起常驻日本,手头材 料扎实繁多,且以段子结集出现,读起来毫无压力。不妨来一本:http://t.cn/RyflmH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