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捷克名作家卢德维克·瓦楚利克去世

p150616101
瓦楚利克(中)、剧作家哈韦尔(左)和小说家帕维尔·科胡特在1976年,地点可能是科胡特位于布拉格城堡区的家。

“大多数人对公共事务失去了兴趣,只关心自己和金钱。糟糕的是,今天连金钱也不可靠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坏了,劳动的欢乐消失了。简而言之,曾经威胁人民的精神健康及品格的时代,又降临到我国人民的头上。我们大家都要对今天的状况负责,然而,我们中的共产党人要负更多的责任,而那些握有无上权力或是其工具的人,要承担主要责任。”-卢德维克·瓦楚利克

读书报记者康慨报道 著名的捷克小说家、记者和《两千个词》(Dva tisíce slov)起草人卢德维克·瓦楚利克(Ludvík Vaculík)6月6日午后在布拉格去世,享年八十八岁。

捷克和世界主要媒体广泛报道了他的死讯。

1967年5月,瓦楚利克与党内同志伊万·克利马、米兰·昆德拉、非党作家瓦茨拉夫·哈韦尔一起出席捷克斯洛伐克作协四大时发言,对党在文学艺术领域的领导作用、脱离现实且禁区颇多的文化政策提出了不同看法和建议。

哈韦尔后来回忆,瓦楚利克的发言令作家代表们又喜又怕,喜的是有人讲真话,怕的是上面发起猛烈反击。

瓦楚利克果然被开除出党。但次年1月,诺沃提尼失势,杜布切克上台,布拉格之春开始。6月27日,瓦楚利克起草并在首都多家报刊——《文学通讯》、《劳动报》、《青年阵线》和《农业报》上发表了著名的声明书《两千个词》,以温和的立场和热情的语言,敦促党内外齐心协力,加快改革步伐。包括瓦楚利克、诗人赛弗尔特、导演门泽尔和一个饲养员在内的七十人在声明上签了字。新华出版社1983年出版的《布拉格之春前后》全文收录了这份长达八页的“两千字声明”,文中写道:

“大多数人对公共事务失去了兴趣,只关心自己和金钱。糟糕的是,今天连金钱也不可靠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坏了,劳动的欢乐消失了。简而言之,曾经威胁人民的精神健康及品格的时代,又降临到我国人民的头上。我们大家都要对今天的状况负责,然而,我们中的共产党人要负更多的责任,而那些握有无上权力或是其工具的人,要承担主要责任。”

声明呼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提高民主的质量,防范外部势力的干涉。

声明最后写道:

“今年春天像战后一样,重新给我们带来了大好时机。我们又有可能把名曰社会主义的我们的共同事业掌握在自己手中,使它的形态更能符合于我们过去的良好声誉和我们原来对自己相当好的估价。这个春天刚刚结束,已一去不复返了。到了冬天,一切便可见分晓。”(张振第、丛林译文)

8月20日,华约部队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没有等到冬天,一切就结束了。

1926年7月23日,卢德维克·瓦楚利克生于兹林,1945年加入捷克共产党。

他在文坛上的成名作是1966年出版的小说《斧头》(Sekyra)。此后,他只能在海外发表作品,如1970年的小说《豚鼠》(Morcata)和十年后的小说《捷克占梦书》(Ceskysnár)。

李梅在所著《捷克文学》一书中提到了《捷克占梦书》:

“《捷克占梦书》是以日记现实写成的,反映1979至1980年间事件的长篇小说。作者叙述了‘门栓出版社’的创办成功以及作者本人的家庭、朋友们在这段日子的经历。他们所遭到的当局的跟踪、传讯,作者与一系列捷克文化名人的来往接触,他和海莲娜的爱情纠葛,以及对神秘女人埃·霍拉科娃及一位老年女教师的回忆。叙述之中还穿插着作者的自嘲,‘我若能活下去,将不再加盟任何派别。不知究竟好在哪里,当一方阵营里挺立着光芒四射的不屈勇士,而另一阵营的整个社会都倾向毁灭的探渊?我们要靠集体人群中保留的道德良心,而绝不是靠文学作品中留下的东西而活着。’这本书后来被誉为作者的巅峰之作以及捷克80年代文学中最优秀作品之一。”

1989年后,他成为专栏作家。捷克总理索博特卡在瓦楚利克去世之后表示:“我们都将记住,他是一个重要的和勇敢的人,以笔,以词,终其一生,在任何政权下都是自由而独立的。”

(康慨 / 中华读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