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风雨声:“文革式语言”在复兴

现在一些人动不动海外敌对势力的,那你们把家人都送到敌对势力那里,是去当人质吗?

风雨声:「海外敌对势力、文革式语言」的再赋能

近日,「文革式语言」似乎有复兴的势头。10月22日官媒网站即有厉声警告,「『杜汶泽』们,休想吃我们的饭,还砸我们的锅」,『杜汶泽』们,你们是否想过,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从1997年香港回归,近20年来,你们几位几乎都是靠内地的市场和粉丝在养着你们,你们身上还留着中国人的血液,现在别说涌泉相报了,你们违背『一国两制』的原则、挑战中央权力、漠视基本法,『一边赚着大把钞票,一边回头骂娘』,对得起生你养你的国家?谁能容忍你们的行径?」「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这也是@思想火炬10月25日所转达的最高领导人意见──「习近平对意识形态工作再发重要指示:要在重大问题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绝不允许与党中央唱反调,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要高度重视苗头性、倾向性问题,打好主动仗,防患于未然。」最后,这家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官方微博,还追加了一句语气更狠的点评,「更不允许拿共产党的钱,拆共产党的屋,挖共产党的坟。」

「文革式语言」的特点是什么?当代语言社会学家格罗斯在《社会控制论文集》里,曾经将极权式语言特征作瞭如下归纳,很可以当成「文革式语言」的脚注:1,它的语言高度诡辩与修辞,语言中充盈着各种两极化的图式;2,它具有刚硬、严肃的指令形式,经常是口号或一连串口号组成句段或句子;3,它既不描述,也不规范,一切只有强迫式的定义,这种语言听多了或说多了,只会让人愈变愈笨。

「吃饭砸锅」论的诡辩在哪里呢?不少网友就截录出热播剧《北平无战事》的话作为响应。剧中,国民党预备干部局督察曾可达在审判中共地下党党员林大潍时,双方在庭上曾有交锋。曾高声质问潜伏于国民党内多年的林:「谈主义,各为其主,我理解你。可我现在不跟你谈主义,只跟你谈做人。你既然信奉了共产党,就该在共产党那里拿薪水养自己、养家人。一边接受党国的培养,拿着党国给你的生活保障包括医疗保障;一边为并没有给你一分钱给养的共产党干事。端党国的碗砸党国的锅,这样做人你就从来没有内心愧疚过吗?」编剧刘和平借林大潍之口,展露了他所理解的共产党人风骨:「既然你不谈主义,我也不谈主义。国民党和共产党,谁的主义是真理,历史很快就会作出结论…你说是国民党给了我生活保障,请问国民党给我的这些生活保障都是哪里来的?你无非是想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那套封建伦理,不要忘了,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已经在辛亥革命中被推翻了。孙中山先生说过自己是君了吗?说过大家都是拿他的俸禄了吗?你问我,我这就告诉你,你们,包括你们的蒋总统所拿的俸禄都是人民的。」

当然,还有更低级的「文革式语言」。10月30日,蓝翔技校校长荣兰祥针对蓝翔丑闻响应媒体说,「倒蓝翔」的势力中有国外势力的参与。原因是国家正在尝试职业教育改革,国外势力害怕改革成功。一时间,引发了网友的造句运动,「刚刚把脚给崴了,狗日的敌对势力!又是你亡我之心不死!」「我网速好慢,一直卡屏,这一定是外国势力搞的鬼」「最近感冒了,是哪家海外敌对势力暗中作祟?」「海外敌对势力哪家强?颠覆技校找蓝翔。尼大爷的敢情海外敌对势力已经混成与技校抢农民工的地步!昨天吃顿饭发现菜里有根头发,找饭店老板,老板怀疑我受到了海外敌对势力的蛊惑。今天动车上有个小伙放了个屁特别臭,我怀疑这一定是他受海外敌对势力支持的结果。」从道理上戳破这种「海外敌对势力」论也很容易,「现在一些人动不动海外敌对势力的,那你们把家人都送到敌对势力那里,是去当人质吗?」

为什么像「吃饭砸锅」论、「海外敌对势力」论这种已经被公众常识驳倒过很多次的文革式话语又「死而复生」呢?波普尔说:「不容否认,阴谋的确存在着。但绝大多数的阴谋都不会有作用,真正发生作用的阴谋又不被我们知道。真正决定一切的是情境逻辑,阴谋只在有利于它的情境中始能发生作用。」换句话说,文革式话语本来因为「所指」(阶级敌人,帝国主义)的消亡而陷入了空转,现在由于情境的变化,又被赋能了。阴谋论这种武器,在只重立场不重事实的社会最有效,使用阴谋论可以将对手妖魔化,让其指控的事实变得可疑。所以,官方重弹「文革式话语」,也许是对政权安全性的焦虑导致的,而民间也附和「文革式话语」,则无非是藉这种话语外衣掩盖自己的私利,荣兰祥搬出「海外敌对势力」不就想转移别人对蓝翔丑闻的揭发吗?

学者杨恒均说他十多年前在美国做过一个研究,其中一个内容是研究苏联如何被自己的情报机构克格勃(KGB)一步一步带向灭亡。当时,KGB给苏联领导人提供了大量原始的「美国威胁」与「海外敌对势力」渗透苏联的情报,几乎不带任何遴选与分析,这本来没有错,但在苏联领导人不相信国外媒体又把自己的媒体管死的情况下,这些情报成为他们做出决策最重要的依据。结果呢?克格勃的情报让苏联领导人整天紧张兮兮,不得不拼命扩军备战以对付「美国的进攻」,对内疯狂镇压民众的正常要求以肃清「海外敌对势力」渗透,结果我们都知道,苏联最后是倒在了「内部敌人」手上。对苏联倒台功不可没的克格勃(KGB)们摇身一变,发财的发财,当官的当官,统治这个国家的依然是原克格勃的普京。

没有官方的「吃饭砸锅」论,就不会有民间的「海外敌对势力」论,这倒不是说官方说服了民间,而是说民间某些人在谄媚官方,而两者的结合将使舆论场里的理性说理能力流失更严重,只剩下立场宣泄和解构狂欢,权力污染汉语,又多一例证也。(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