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方乐迪:习近平新政以“党的领导”统摄全局

同样是在10月,被外界冠以“新版延安文艺座谈会”之称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两个既有历史感又有现实意义的“文与武”的政治活动可谓意味深长。一方面,这体现了以习近平为代表中共执政力量对于中共政治传统继承与发扬;另一方面,这也彰显出“党的领导”已经成为统摄全局的坚定力量。

新版古田会议于10月30日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已经有15年没有出现在公开报道中了。而在85年前,第一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就是在古田召开的。同样是在10月,被外界冠以“新版延安文艺座谈会”之称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两个既有历史感又有现实意义的“文与武”的政治活动可谓意味深长。一方面,这体现了以习近平为代表中共执政力量对于中共政治传统继承与发扬;另一方面,这也彰显出“党的领导”已经成为统摄全局的坚定力量。

87年内进行过15次 胡锦涛任内没有召开

全军政治工作会属于不定期召开的军内高级会议。该会议由解放军总政治部召集全军各大单位(有时扩大到军、师)政治工作领导人参加,会议内容为研究军队政治工作全局性问题。

自中共建政后,共召开过13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其中五十年代召开过三次会议(1956年、1958年的1月和12月),六十年代召开过五次(1960年、1961年、1963年2月和12月、1965年、),改革开放后共召开过五次(1978年、1980年、1981年、1988年以及1999年)。而在建政前则分别于1934年和1937年。

上一次中央层面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还是15年前的事情。1999年7月,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召开,会议讨论形成的《关于改革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军队思想政治建设若干问题的决定》,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出席会议并讲话。而在胡锦涛担任军委主席的8年间(2004-2012),则无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召开。

梳理上述15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的议题以及召开节点看,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可谓中共治军的风向标会议。每次会议都成为中央统合全军思想,宣誓治军新思路与新调整的窗口。

例如时隔15年(上一次是1963年)再度召开的1978年度全军政治工作会议。这次会议是一次治军方面拨乱反正的会议。是次会议总结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军队政治工作的基本经验,特别是在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着重研究了新的历史条件下军队政治工作建设的问题。会议还讨论修改了《关于加强军队政治工作的决议》、<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中国人民解放军干部服役条例》三个文稿。

1999年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则将江泽民的治军思想以“决议”形式贯彻下来。这次会议,总结了改革开放以来军队思想政治建设的经验,作出了《关于改革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军队思想政治建设若干问题的决定》。

全军政治会议奠定习近平的军内地位

85年前的古田会议,确立了人民军队建设的基本原则,核心内容党指挥枪,不是枪指挥党,重申了党对红军实行绝对领导。是次这一内容也被重新强调,强调“党的领导”是为了统合军内,消除军内的山头与宗派,所以习近平在这次会议上特别提到了徐才厚。这也中共高层首次就徐案进行表态。习近平称,“特别要高度重视和严肃看待徐才厚案件,深刻反思教训,彻底肃清影响”。有分析人士称,通过时隔15年后首度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习近平奠定了其在军内的地位。

强调“党的领导”早已在官媒的造势上体现出来。军媒承担纪念古田会议的大部分宣传任务。近日以来,军报在重要版面的重要位置连续发文纪念古田会议。27日周一,《解放军报》,头版刊发了一篇长篇述评《永远的生命线–写在古田会议召开八十五周年之际》。此日是四中全会闭幕后的首个工作日。与四中全会一样,这篇文章的主基调也是在强调“党的领导”。而自25日开始,军报亦连续连续五日刊登有关古田会议的评论员文章,分别为《根本的东西要守住 ——一谈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增强政治工作时代性感召力》、《让“生命线”焕发生命力 ——二谈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增强政治工作时代性感召力》、《把解决问题作为出发点 ——三谈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增强政治工作时代性感召力》、《敢于同错误思想作斗争 ——四谈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增强政治工作时代性感召力》、《把改革创新作为动力源 ——五谈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增强政治工作时代性感召力》。

30日,解放军报头版和中国军网头条推出署名解辛平的文章《从古田再出发——论在强军兴军征程中坚持和发展我军特有政治优势》。在评价古田会议时,文章称,“我们党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第一次提出了思想上建党,政治上建军,由此确立了军队建设的历史方向和根本原则,规定了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和任务,人民军队从此有了‘根’和‘魂’,从而“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迸发出压倒一切敌人而不被敌人所压倒的磅礴力量”。这篇文也同样提及了最近颇受关注的“军队国家化”问题。文章将‘军队国家化’形容为在‘命根子’上捅刀子:“‘铸魂’与‘蛀魂’的较量不仅从未停歇,而且一直是不见刀枪的战斗。……所谓‘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背后都潜藏着一个目的,就是要突破官兵思想防线,动摇和破坏我军这个坚强柱石和钢铁长城,在我们的‘命根子’上捅刀子,妄图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

这已不是军报近日第一次批驳军队国家化。27日军报第6版,由驻扎广州42军的陈杰所撰的《在弘扬古田会议精神中铸牢军魂》一文中就有批驳“军队国家化”的内容:“政治上的坚定来自理论上的清醒……要在坚定立场上不含糊。当前,西方敌对势力变本加厉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企图搞乱我们的思想,妄图把我军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上述提及的有关古田会议的军报系列评论的第四篇同样有批驳军队国家化的内容:“西方敌对势力把西化、分化的矛头对准中国军队,攻击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法理性,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鼓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各种错误思想乘虚而入,甚至滋生蔓延。”

而目前对于“军队国家化”的最高批判则是来自军委副主席许其亮。《〈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辅导读本》,近日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许其亮为本书撰文,标题是《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许其亮撰文称,“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必须有利于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决不能照搬西方建军治军模式。要把党关于建军治军的新理念新成果用法固定下来,善于从法理高度旗帜鲜明批驳‘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

“党的领导”在改革的各领域强化

通过今年以来的各大重要会议的基调看,中央在各方面都进一步强调“党的领导”。

今年6月,习近平首度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头衔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习近平一改胡锦涛时期的低调,首度将财经领导小组的全阵容曝光。此举具有象征意义,意在强化党对于经济工作领导的形象。在过去十年,对于小组组长由何人担当一直有各种传言。外界一度称该小组组长一直由总理担任,不过事实上,由总书记担纲小组组长才是真正的政治惯例。

今年5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进行集体学习。是次集体学习中,习近平提出:“坚持党的领导……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一个重要特征。”笔者查阅相关文献发现,在此前的中共全国代表大会报告和历次关于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论述文件中都未提及这一概念。

10月中旬召开的四中全会亦强化“党的领导”。在全会出台的公报和《决定》中,“党的领导”也被着重的描述。在公报中,13处强调“党的领导”,创造新纪录,并且明确地提出“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社会主义法治最根本的保证”。4天后公布的《决定》也提出,“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法治是一致的,社会主义法治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必须依靠社会主义法治”。《决定》理顺了法与党之间的关系。

通过以上的内容分析看,在改革的各领域,“党的领导”都被进一步强化。故而,这一次在治军领域进一步强化“党的领导”就是题中应有之义了。更何况是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选址在了古田,这个富有独特政治含义的革命圣地。(大公网+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