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木然:请不要把愚民当弄潮

p100802104

现在,总有那么一些人,利用媒体的优势,利用话语的霸权,对普通人进行遇民式教育,以为,只要谎言不断地重复,只要历史不断地屏蔽,只要对民众不断地进行洗脑,只要不断地制造乌托邦,就能把民众思维降低到猪的地步。只是,这种愚民的方式,在互联网时代,已经完全不起作用。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思想总是跟着经济走。在民主化成为潮流时代,民主已经成为人们的内在要求。在人性苏醒的时代,自由已经成为人性的组成部分,人权已经成为国人的主流意识。在人治退出舞台的时代,法治已经成为全民的共识。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代,既得利益集团,腐败集团,权贵集团,还是想着办法进行愚民。只是他们已经不好意思否定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这些基本要求,他们又不愿意看到这些基本权利、基本价值在中国的实现,因为这些基本价值实现了,保护他们利益的制度就得改,制度一改,他们的既得利益也就保不住。于是,他们抽像地同意这些价值,具体地否定这些价值,他们打着拥护这些价值的旗号,不断贩卖自己的私货。

他们贩卖这些私货的主要表现有:第一,这些价值是西方的,凡是西方的都是坏的,搞这些价值就是全盘西化。实际上,就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是全盘西化,因为这个概念太笼统,没有什么真实的意义,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指向。他们通过制造全盘西化这一概念,转移矛盾,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让民众辨别不出方向。在这方面的努力,他们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一些不明就里的民众把美国变成中国头号敌人,对美国进行全盘污化,对美国进行攻击。但是对于这一攻击,只能维持得了一时,不能维持一世,只要攻击美国的人到美国去看一看,谎言自然就会被戳穿。只有那些批美国是工作,到美国是生活的人还会继续污化美国。

第二,他们给民主填充私货,让民主似是而非。其实,民主就是民主。从历史发展来看,民主既不是社会主的,也不是资本主义的,而是古代的,无论这种民主附在什么主义上,都改不了民主即人民的权力的本性。民主从工具意义上说,如同市场经济一样,资本主义可以用,社会主义也可以用。民主从政治意义上说,就是一种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安排就是通过政治竞选的方式获得统治权,统治权的合法性来源于普选。在一个宏观民主制度下,人民的权力也就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普选,其二是独立自由的公共舆论。民主本身不创制政策,但独立自由的公共舆论可以决定政策的成败。把民主说成是社会主义民主,把社会主义民主说成是最好的民主,从而使社会主义民主失去普选、失去独立自由的公共舆论,以民主之名去掉民主之实,把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喊得震天响,却没有任何民主的实质性内容。

第三,他们给自由填充私货,让自由似是而非。一方面,他们大谈自由,另一方面,他们又大谈防止无政府主义,甚至把自由与无政府主义等同起来。一方面,他们大谈自由主义,另一方面,他们又反对个人主义,把个人主义等同于自私自利。一方面,他们大谈市场自由,另一方面,他们又否定政治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良好自由。他们的结论是,西方的自由主义是形式上的自由,是自由矛盾的自由,只有社会主义自由才是真自由。社会主义自由就是让人说话,就是容得下尖锐的批评,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他们通过回归传统文化的方式把自由搞得似是而非。却不知,自由就是个人自由,自由就是免于外在的强制和独断,这就要求限制权力的自由,因为权力是最大的强制与独断,权力自由,个人也就没了自由。个人自由的界限只在法治,而不在权力。

第四,他们给人权填充私货,让人权似是而非。人权就是人权,人权随着实践的发展而发展,人权的内容不断丰富。《世界人权宣言》说:对人类家庭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的承认,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视已发展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而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为使人类不致迫不得已铤而走险对暴政和压迫进行反叛,有必要使人权受法治的保护,于有必要促进各国间友好关系的发展,各联合国国家的人民已在联合国宪章中重申他们对基本人权、人格尊严和价值以及男女平等权利的信念,并决心促成较大自由中的社会进步和生活水平的改善。宣言还说:「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人人有资格享受本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利」,「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把人权说成是社会主义人权,不符合事实。人权是普遍的,是世界各国必须遵守的,是不分国界的,也是不分主义的。

第五,他们给法治填充私货,让法治似是而非。说成是社会主义法治。法治就是法治,法治就是限制权力,保障公民权利,在法治的范围内,通过公民权利与公共权力的博奕,达到一种良性的均衡状态。这需要人大立法,司法独立,需要建立宪法法院。如果讲社会主义法治,那实质上是国家高于个人,政党高于宪法,先锋队高于民众,把民众当成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把民众总是当成被治理的主体。

民主、自由、法治、人权都是普世价值,把普世价值转化为社会主义本身的内容并没有错,错的是在转化的过程中让这些普世价值变成了特殊价值,而且特殊价值离开了普世价值的本真,让普世价值失去了应有的含义,这不能不说是愚民的新方式。如果把这种愚民的方式彻底化、无耻化、流行化、通俗化、无耻化,把愚民当成智慧,这就会被历史所耻笑了。(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