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吴祚来:制造敌人保卫党国?

p141104103

警方与国保们公然践踏国家法律,肆意羞辱知识分子,还要持续到几时?

我们看到有几个贪官上央视悔罪的?

但我们却看到一个个媒体人(新快报记者陈永洲,以及独立记者、知名评论人高瑜21世纪传媒有限公司总裁沉颢)、大V(薛蛮子)还没有被司法审判,就被上央视悔罪。看起来它羞辱的是媒体人或知识界,但真正被羞辱的,是中国的法律,展示的是当局的无良与无耻。

我认识的一位媒体评论员,因为经常在国际媒体上发表时政评论,但几个月前就被禁止出国参加任何活动,而且这样的非法禁止,被告之不是短期行为。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近期也被校方通知,不允许参加在德国举办的学术活动,尽管她已购买了机票(不得退换的机票),如果一定去参会呢?也许在机场就会被拦截。郭教授找到相关机构的「国保」人员沟通,得到的答复是,因今年参加「六四」纪念会(浦志强因此会而拘捕至今未释放)、而且德国的学术会议有敌对势力参加。国保回答时不给任何书面文字,不给任何赔偿。

另一则来自知名作家章诒和先生的消息,说艺术评论家栗宪庭在家中被警方上岗,栗宪庭先生正在生病中,却被要求近期离开北京,到外地居住,给出的理由是:现在是北京非常时期。老栗住在京郊宋庄,距北京有上百里地,他一介文化人,北京非常时期,与他何干?非常时期警方应该去保卫核心部门,分散人力到文化人家门口上岗,驱逐文化人离京,是制造事端呢,还是真的担心文化人影响北京安全?

需要离京参加学术活动的,不允许参加,扣在北京保证「北京安全」,需要留在北京生活的,则被要求离开北京,也是为了「北京安全」。北京的安全与稳定,是通过折腾知识人、文化人的方式达到?还是通过羞辱文化知识界,以达到警示与威胁的目的?

记得2011年,当中东茉莉花运动席卷之时,北京也如临大敌,一些年轻人相约在王府井等地聚会,也许是想制造一点茉莉花运动的感觉,结果呢,有关方面以为自己的末日快到了,对网友约聚地严密封锁,任何进入相关区域的个人,都可能被拘捕,连上街给自己母亲买花过生日的女生,也受到盘查,网络上任何发表与茉莉花相关内容的网民,可能被拘,京郊茉莉花种植户不仅不允许卖花,甚至被毁弃全部花苗。

我本人在微博上讨论花儿与敏感、革命与反革命这纯属理性思考的问题(没有煽动任何人上街参与茉莉花活动),也两次被朝阳警方拘审,从傍晚审到第二天凌晨,第二次甚至将家中计算机抄走,直到被家人与单位保释。你不知道他们是报复性的拘捕(因为在媒体上发表过批评市府与警方的评论),也不知道是故意扩大打击对象,为他们自己创造绩效与奖金,警察说这些事情并不是他们想干的,是上级的国保让拘捕,他们就替人操刀,国保是做什么的呢,就是国家政治安全保卫部门,你在网上思考敏感词、思考革命与反革命这样的问题,也被他们视为影响国家政治安全了,这需要怎样魔幻思维才能扯上关系?但他们凭借手中的法外特权,就能拘捕你,就能羞辱你。

当时受到极其残酷迫害的,有滕彪律师,还有异见作家余杰等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友渔与纪录片制作人华泽后来编辑出来了厚厚一本《遭遇警察》,记录了因茉莉花事件遭到警方迫害的中国公民案例。

APEC会议将在北京召开,北京又有了非常时期,天津人收到的通知是不会及时供暖(延迟半个月),以保证北京会议时的空气质量,而北京有居民收到的通知居然是停止小商店经营,送奶公司将在会议期间停止送奶业务。警方不是想着如何保障百姓的安全,而是将知识分子、艺术家视同敌对势力,加以严密布控,让那些准备出国的知识人(可能曾经批评过政府)列为禁止出国对象,将曾经活跃的艺术家(可能曾支持过维权活动)列为驱逐出北京的黑名单,这样的非法打击方式,每年六四之时或国庆、「两会」之时,都会在北京重演,警方已驾轻就熟,非法的方式已成为习惯动作。

刚刚中共开过的四中全会「决定」,硬是被这些保卫党中央的警方、国保给当成了一纸空话和谎言,对于警方,法无授权,不得执行,对于公民,法无禁止,即可行动。警方不允许教授出国,是依据怎样的法律条文呢?栗宪庭生活在自己北京家中,又违犯哪一条国家法规呢?

警方与国保们公然践踏国家法律,肆意羞辱知识分子,还要持续到几时?

国保或警方所做的这一切,难道都是为了制造敌人,保卫党国?(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