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卡夫卡奖协会给阎连科的授奖词

p141023103

阎连科在中国文学中的地位很像赫拉巴尔在捷克斯洛伐克,他们都对社会进行内部观察,在官方的灰色地带中徘徊。

卡夫卡文学奖是一个捷克的国际性奖项,通过解读卡夫卡表达对现代文学的理解。

卡夫卡奖的奖杯塑像是卡夫卡熟练地跳在父亲的背上,双手锤着父亲的背,催促他小跑起来。可以设想,如果秦始皇从塑像中大衣的洞里钻出是什么场景?

两千年来,中国的土地上发生无数神奇的事实与场景,而阎连科多年写作,一直在寻找20世纪以来中国命运的矛盾。

阎连科的作品吸引着我们,他的人生,思想与中国几十年的命运相关。同许多农村孩子一样入伍,他初期写作为了生存,用独特的方式,描写他不曾见过的现实和他内心的恐惧,有一天他解除了他不曾解除过的约束,出版了小说《夏日落》。2004年出版了小说《受活》,描述了对社会乌托邦的讽刺,在世外桃源中上演着因为人性贪婪而引起的悲喜剧。《丁庄梦》讲述的是一个艾滋病村的存活故事,在这个因为非法卖血而导致传染艾滋病的故事中,表现了一种黑色喜剧精神。阎连科于1997和2011年两次获鲁迅文学奖,2004年获老舍文学奖。这些奖项并未改变他的创作风格。《为人民服务》是一出黑色闹剧,写出了人们在特殊时代打破很多禁忌,包括性的禁忌。

去年在捷克出版的《四书》是阎连科连科的巅峰之作,四书五经是中国儒家的经典之作,但在本书中是四个荒诞的寓言故事。它描述的是需要描述但无法描述的历史,以及知识分子无法回避的记忆。在故事隐喻的结尾,四个孩子遇到了希绪弗斯,他们建议希不应该负重上山,而应顺坡而下。希接受了他们的建议从此快乐地活下去,如此简单。

阎连科一直说他是个逃兵,他逃避对现实的书写,他在《四书》的后记比喻自己是一个疯癫的和尚,从昨天看到明天的意义。

在他的写作中,神实主义取代了现实主义。神实,是指超自然的,神奇的。阎连科的写作背叛既有规则,自己建立新的规则。每个故事都是新的写作游戏。

阎连科的每部作品都是描绘现代中国,用古代中国的抒情,描述不断变化的现状。正如庞德所说:永不改变的现实就是最好的现实。

阎连科在中国文学中的地位很像赫拉巴尔在捷克斯洛伐克,他们都对社会进行内部观察,在官方的灰色地带中徘徊。

无论从文学还是经历,阎连科都实至名归。他有着犀利的讽刺和对现实的观察能力,最重要的是他拥有面对现实的勇气。这和卡夫卡的创作精神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