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曹国星:刘铁男案庭审直播展示官商勾连脉络

虽然此次受贿案起诉金额已经大大缩水,刘铁男的当庭痛哭也有影帝飙戏之嫌,但身为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并长期担任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刘铁男的庭审,很大程度上仍然展示了这一权力包罗万象的中国经济小内阁的权力运作轨迹和变现通道。

9月24日上午,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受贿案在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审判庭开庭审理。刘铁男案在河北廊坊审理,系最高检察院侦查终结后,指定管辖,由河北省廊坊市检察院向廊坊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官方有意将该案打造成习王“打老虎”反腐运动的典范案例,除此前通过廊坊法院微博预报庭审,庭审过程则由廊坊中级法院微博进行类似薄熙来案一般的庭审微博直播。

2012年12月6日,时任《财经》杂志副主编的资深记者罗昌平在微博实名举报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巨额骗贷,对他人恐吓威胁等问题。

这一实名举报,将《财经》杂志一年前并未点名的调查报道直接呈交公共舆论,也标志着网络举报的一波高峰的来到,这波举报热潮以清网运动,记者刘虎被抓而终结。

分析人士认为,为避免出现类似薄熙来案交锋激烈甚至当庭翻供的尴尬场面,检方很可能已经和刘铁男达成了实质性的辩诉交易,有争议的受贿涉案金额基本不会提交法庭,而刘铁男则有望获得轻判。

这一预测与庭审直播的进程颇为吻合,刘铁男对庭审极为配合,甚至痛哭流涕表示“忏悔”,而检方也投桃报李,以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被告人到案后,主动交待办案机关尚未掌握部分受贿犯罪事实,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等理由,要求轻判。

罗昌平举报刘铁男近一年后,2013年8月8日,刘铁男被中纪委正式宣布双规。

据《财经》报道,4天后,国家发改委内部向副处级以上干部通报称,刘铁男本人收受礼品,利用职务便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涉及金额超过1.4亿元。

该通报称,其中包括与其子刘德成通过非法经营所得约1.1亿元,其妻郭静华非法所得3800万元左右,收受礼品折合约41万元,刘铁男个人涉嫌受贿1000余万元,包养情妇两人。

呈交庭审的刘铁男受贿案细节,大多发生在其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期间,检方起诉的五项犯罪事实,大多与审批有关其中牵涉广汽丰田、南山集团等企业,并未牵涉金额和利益更大的国家能源局任上,但其中的巨大利益已经令人瞠目。

2013年6月下旬,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因牵涉刘铁男案带走协助调查,近2个月后,张房有重回公司上班,目前张房有仍然正常工作,并未因行贿而受到任何行政、刑事处分。

根据庭审记录,刘铁男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期间,广汽集团的多个项目审批权都握在他手中。

2005年8、9月份,广汽集团总经理陆志峰找到了刘铁男。陆志峰想与其合伙人张爱彬拿到广汽丰田在北京的一家4S店的指标,刘铁男随后向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打了个招呼,最终让张爱彬的公司获得了4S店指标,刘铁男从中获利1000万元。

2005年10月,张爱彬获取了广汽集团4S店的指标,这家公司成立伊始便赠送给刘铁男之子刘德成30%的股份。成功获得广汽集团4S店的经营权后,2007年6月刘德成在石家庄成立广顺汽车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注册资金300万元全部来自张爱彬以企业名义出资,其后到2009年2月,张爱彬陆续将690万元转账到刘德成的广顺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并回购刘德成持有的股份。

1000贿赂款,以企业之间的投资和股权转让形式,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到了刘铁男父子手里。

此外,刘铁男还要求广汽集团为自己的儿子刘德成安排职位,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先将刘德成安排在香港工作,而后调任广汽集团下属的广州骏威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并为其专设立了该企业驻北京代表一职。

从2007年6月至2012年12月的五年半期间,刘德成从未到岗工作,但挂名吃空饷121.3060万元。

南山集团则是山东的一家从村委集体发展起来的以地产和重工业为主的大型企业。2002年上半年,刘铁男担任国家计委产业发展司司长,当时南山集团的新型合金材料项目没有通过国家计委的备案,而这一审批大权正掌握在刘铁男手中。

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亲自上门请托,2002年上半年和2003年8月,刘铁男分别接受了宋给予的人民币共计4万元。而南山集团遇阻的项目则分别在2002年8月和2004年8月通过了国家相关部委的备案。

2005年下半年,刘铁男已成为国家发改委工业司的司长,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再次上门请托,请他给中国铝业副总裁罗建川打招呼,让南山集团下属企业获得3万吨氧化铝的收购权。

为答谢刘铁男,2006年8月,宋作文将这批氧化铝购销差价中的750万元汇入了北京金华实科贸有限公司的账户,而该公司正是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控制的,此后刘德成将全部经过告知了父亲。

庭审中,公诉方指控刘铁男收受恒逸集团贿赂1649.4627万元,而这笔钱最初只是邱建林送给刘铁男儿子刘德成的100万元。

2006年上半年,邱建林以这100万元为注册资金,为刘德成开办杭州峰德化纤有限公司,随后以虚假化纤交易为刘德成获利825万元。

后经刘德成同意,邱建林将峰德公司名下的900万元投入股市代刘德成炒股,最终卖出股票变现为1500万元。这笔钱刘德成借给他人开发房地产项目并从中获利。

2010年至2011年间,刘德成用杭州峰德化纤公司的1549.2665万元购买北京御汤山别墅一处及保时捷轿车一辆。

2011年5月,刘铁男通过下属联系邱建林,要其帮自己装修住房。邱建林为其装修并购买了家具,共计100.1962万元。这笔装修款与之前刘德成购买别墅和保时捷轿车的钱共计1649.4627万元,公诉方将之作为刘铁男受贿的数额予以起诉。

这笔款项成为控辩双方的争议点,刘铁男的辩护人提出,由邱建林操作炒股而增值的600万元不应算作刘铁男的受贿数额。

虽然此次受贿案起诉金额已经大大缩水,刘铁男的当庭痛哭也有影帝飙戏之嫌,但身为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并长期担任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刘铁男的庭审,很大程度上仍然展示了这一权力包罗万象的中国经济小内阁的权力运作轨迹和变现通道。

有趣的是,刘铁男还现身说法,自陈在双规期间,写了如何反腐的建议,建议将大量审批权下放市场,从源头上解决政府不该管的一些事,颇为讽刺。

刘铁男落马后,先后牵出刘铁男秘书王勇,原发改委工业司副司长、产业协调司巡视员熊必琳,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许永盛、核电司原司长郝卫平、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煤炭司原司长魏鹏远、电力司副司长梁波等发改委官员。

该案中最新的涉案人是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原司长陈斌、价格司司长曹长庆、价格司副巡视员郭剑英。(法广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