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杨华:谁剥夺了赵常玲做中国人的权利

p140923104

对于中国举重队,对于奥运金牌战略,多一个赵常玲,少一个赵常玲无关大局,但赵常玲事件关乎个体的幸福自由,关乎责任部门的正本清源,讨要赵常玲就是讨要真相、正义和良心。

湖南小姑娘赵常玲14岁被领导送到了遥远的哈萨克斯坦,七年了,独在异乡为异客,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家乡,还曾动情说道:“我好想念吃糍粑”。但她有国难回,有家难归,因为当初体育局狠心将其抛弃,现在又怕惹恼友邦,没胆量将其讨回来。

湖南举重中心经国家体育总局许可,将赵常玲“交流”给了哈萨克斯坦,合同时间是2007年5月20日到2012年9月15日。赵当时还只是14岁的孩子,没有民事行为能力,糊里糊涂就被诓了,据赵爸爸回忆,举重队事先并没有通知他,只是赵常玲回家说要去很远的地方。就这样,赵常玲少小离家,上级官员就像人贩子一样,将这位小姑娘贩卖了。

拿斧的得柴火,张网的得鱼虾,而举重队官员可以权力套现,把运动员当梯子爬。交易赵常玲好处有三,第一,实践养狼计划,避免女举中国独大被踢出奥运会;第二,出口赚外汇,赵当时不是一线选手,留着也是烂在锅里,不如换一笔钱;第三,马姓领导在竞选亚举联主席,哈国的一票很重要……

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代表不同国家参赛也不算稀罕事了,但问题是赵常玲不是改国籍,而是“被改籍”, 劳务输出的个人行为变成了国家行为,个体不能主宰自己的未来与命运。具体到赵常玲的“交流合同”,程序是否透明?政策是否规范?对个人意愿是否充分尊重?哪些官员,哪个部门该对此事负责?我们没有答案。

哪块黄土都能落脚,哪棵树上都能搭窝。赵常玲在哈萨克斯坦得到了更好的训练环境,至少这里没有为争取奥运名额拉关系讨好上司,而摆酒席拼酒“因公殉职”的丑事。哈萨克斯坦给赵常玲虚构了一个身世,说她叫祖尔菲亚,属于东干族人,祖辈在清朝迁徙中亚,是土生土长的阿拉木图人。

或许中国和哈萨克斯坦有口头协议,不允许中方声张赵常玲的真实身份,但当祖尔菲亚伦敦奥运摘金,中国媒体关于她的各种揭秘铺天盖地,这让哈国非常不满。合同终于到期了,2012年年底赵常玲回国探亲,申请二代身份证,表示“永远怀揣中国心,要替中国拿2016年里约奥运金牌”,赵常玲憧憬着重回祖国的幸福生活。

然而,哈萨克斯坦觉得中国舆论造成恶劣影响,痛斥中方“失去体育道德,充斥政治色彩和极端民族主义”,坚决不放赵常玲。赵常玲被哈方认定“有异心”,被不明真相的中国网友大骂“叛国”,结果落得两边不是人,不得不言不由衷的发表公告“关于我在中国的报道都不真实,我如今在哈萨克斯坦,感谢所有人的支持,所有的传言都是谎话,我不想再去讨论这些。”仁川亚运赵常玲拒绝中国记者采访也是有道理的,她害怕中国记者乱写触怒哈方,她也对中国相关部门的软弱无能彻底失望了。

湖南举重中心两次发公函催促哈萨克斯坦放人未果,体育总局害怕事情闹大,因为把运动员当商品的行为并不光彩,其中或许还有各种纠葛和黑幕,查起相关责任都没好果子吃,弄不好还会上升为外交风波。再说根据国际奥委会改国籍选手三年后才能参加国际大赛的规定,赵常玲已赶不上里约奥运会,种种顾虑下领导不愿再索要赵常玲了。

韩国短道速滑名将安贤洙因国内派系斗争被排挤,愤怒之下改换门庭替俄罗斯效力,韩国总统朴槿惠公开问责韩国冰上联盟,冰上联盟官员不得不辞职。不管遭遇怎样的不公和伤害,安贤洙都是自己走的,相比之下,赵常玲事件性质更为恶劣,因为她不想远赴他乡,是祖国不要她了!

赵爸爸控诉道:“我的个人想法,国家怎么把她搞出去的,就怎么把她搞回来,一个小女孩不可能总在外面嘛。我们又没有犯法。”是啊,体育总局、湖南举重中心理应将赵常玲接回来。2007年赵常玲相信组织,所以去了哈萨克斯坦履行五年交流计划;2012年赵常玲再次相信组织,希望很快回国效力重做中国人。难道她信组织信错了吗?凭什么剥夺她做中国人的权利?

对于中国举重队,对于奥运金牌战略,多一个赵常玲,少一个赵常玲无关大局,但赵常玲事件关乎个体的幸福自由,关乎责任部门的正本清源,讨要赵常玲就是讨要真相、正义和良心。(大公网)

评论

  • 袁先声 说:

    看到这篇文章很震惊,为赵常玲深感悲哀、无辜,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