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把灵魂出卖给魔鬼的人

p140922103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只能写到这儿了。这篇文章是写给人们5年后看的。就像2009年写了那篇关于西红市前书记的文章一样,也是留给2012年的大家看的。

成王败寇,跟红顶白。今天中国只以金钱论人品。早上微博微信满是阿里上市及马云语录就是最好的证明。可我只想说,我们的未来不会再以金钱论人品,我们的未来更不会有魔鬼。我们不要让10年后的自己鄙视今天的我们。

把灵魂出卖给魔鬼的人
写在阿里巴巴上市的一刻

9月19日,上午。iPhone 6正式开卖,各地苹果店门前排队的壮观情景占满了各种媒体的版面。对果粉来说,此乃好事。

而同样在今天,下午近傍晚时分,媒体上开始了各种对#阿里巴巴上市#的直击。苹果的热潮还没退却,又一个热浪开始席卷。准确地说,前期和iPhone 6一样,也已经铺天盖地地热炒了好一阵。只是今天,盛宴的序幕,正式拉开。对“马粉”、“巴粉”或“淘粉”来讲,此乃好事。

但,真的就那么好吗?我们无须回望太远,就从最具争议的开始说起。

1、2009年及2010年间,支付宝事件。马云在未得到其他股东(主要为雅虎和软银)授权的情况下,私自决定并完成了对支付宝的VIE架构拆解,并将支付宝的所有权转移至马云绝对控股的一间境内公司(浙江阿里巴巴)。历史事件在此不细说。而此番马云对契约精神践踏,让人哗然。而面对雅虎和软银此等强大的股东,有如此的底气,敢于如此强硬,只能说明当时马云身后的力量让马云觉得他可以比雅虎和软银更强大。至少在中国。而谁在中国可以比互联网两大世界巨头都强大呢?我们不难猜到。

2、2013年7月,《南华早报》刊登了对马云的系列专访。马云不仅说支付宝事件的操作“绝对合法”,更说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而最令读者诟病的,是他引用“六•四”中邓小平做出清场决策为例,以证明他对支付宝的转移为“领导者的决定”。在TAM事件过去的20多年后,马云依然认为当年的镇压是正确的。可见其人格之方向;

3、在上述访谈中,马云指谷歌应该对被迫退出中国市场进行反省,不要觉得中国企业的成功是有政府支持的。他更夸赞中国政府的互联网管制水平很高 ,能管理出好几家互联网巨型企业。不光是面对世界科技巨擎谷歌之目中无人的傲慢,其为红色政权专制之背书更是几近无耻;

另:在上述访谈中南早的记者也直接问了马云,在支付宝事件中中国政府是否起到帮助作用,马云并没有正面回答。

4、2013年初,阿里曾多次跟港交所商谈,欲将公司在香港上市。但,与其它公司寻求香港上市不同,阿里从一开始就是以强势姿态出现,甚至给人一种胁迫的感觉。为什么?就是为了它那奇葩的合伙人制度。在没有集体诉讼和辩方举证的香港市场,试图以“风清扬”的江湖地位逼这个以同股同权为核心价值的市场接受他那个比美国原装还要苛刻百倍的“合伙人制度”。虽然他有李小加为其如跳梁小丑般推销,但这个对核心价值无比珍惜的市场,并没有向他屈服;

小议:香港市场是令人尊敬的,也是让马云痛恨的。因为只有这里,他才能避开所有关于支付宝事件的法律风险。也只有这里,才是其与最直接的眼中钉、肉中刺决一高下之地。腾讯,这个让他越来越头疼的对手,当年没有跟美国中概股扎堆,独自一人在香港上市,却享受着中概股从来没有过的高估值,不断刷新着中国互联网上市企业的市盈率,加之其持续创新高的盈利能力,最终变成了今天的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第一股。因此,在香港市场创造出高于腾讯的市值,才是真正的中国互联网第一。可惜,除李小加外,香港市场没人买他的帐,最终让风清扬无法如愿。即便如此,不如愿也是次要的,但法律风险是最重要的。因此,在尝试让港交所就范失败以后,媒体“识趣”地扛起了推销的大旗:又是“同股同权不应该永远是香港的核心价值”,又是“港交所应该与时俱进”,又是“错过阿里将是香港的灾难”等等等等。当然,明眼人从媒体本身就不难看出这背后都来自同一种熟悉的力量。

5、面对市场对其“合伙人制度”之苛刻及不合理,

在香港上市梦彻底破灭后,马云只能直面他最不想登陆而除香港外唯一能承载阿里的市场—华尔街。他也开始了另一场华丽的表演。

6、心中各种不情愿(甚至恐惧),但脸上依然一副“在下一盘大棋”的灿烂笑容,马云正式拥抱华尔街。阿里的招股书中,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先生(必须声明:本人历来对董先生充满敬意,于此事上也对其无任何不敬)赫然出现在独董名单之中。虽然董特首为港澳人士,但贵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尊,又在全国各级领导辞任各种独董及顾问的大潮之际,逆中央之纪律,接受一家如此受关注的私人企业之邀请出任独董,以董先生历来谨慎的性格,是断然不会如此高调的。因此,董伯伯(港人对其昵称)之出山只有一个原因,即以其深厚的美国社会关系为阿里之上市保驾护航。但以马云个人之力量,想打破上述对于董伯伯的限制及顾虑,显然是做不到的。而从过往的公开资料显示,马云与董伯伯(及其家族)也不存在历史渊源或长期之谊。那么,就剩下一种可能,即董主席之出山只能是受中央之托。类似的例子只有一个,2012年10月,习大大出任国家主席前访美,也是请得董主席全程陪同。因此,可以不严肃地说,马云不简单,跟习大大一个待遇。按香港人的话说:“阿爷真系好睇佢。”普通话即“中央真是很照马云。”

但,能让中央这么“出钱(后文有解)出力”,究竟是什么重要原因呢?阿里够大?那BAT里腾讯也大,百度也小不了多少。淘宝涉及亿万人的消费太重要?那微信4亿用户,每时每刻输送着数以亿条的信息;同样,百度也随时提供着超过大半个中国的信息搜索。对红色政权的统治思维,这三家无轻重之分,也分不出轻重,皆为要地。再者,马云与高层既无同乡之谊,亦无同校之缘。那到底是什么让阿爷这么独爱马云呢?而相对于从来只公开谈技术的李彦宏,和低调几乎“不公开出来谈”的马化腾,马云是高调的。而其言论是可以影响很多人的。无疑,阿爷也很想他能按阿爷的意愿去影响着愿意听的人们。也即,央视说话人们不一定愿意听,但马总说话,还是很多粉丝愿意听的。到此,我们再回头看2、3中的言论,就不难看出端倪了;

前文提到阿爷“出钱出力”之“出钱”,是缘自2012年阿里引入了国开金融、中投及中信资本三家纯红色资金。今天,以阿里92.7美金的开盘价计算,中投套现9.7亿美后,剩余持股市值49亿美金。中信资本套现3.34亿美金后,剩余持股市值19.7亿美金。国开金融套现3.73亿美金后,剩余持股市值5.17亿美金。

7、在招股书中,外界发现了一些线索。《纽约时报》首先长篇予以披(si)露(bi)。有四大著名太子党涉及到阿里的股东名单中之持股机构。再看看上面几个“国家队”股东的超级回报,不难理解,2012年马云收购雅虎所持股之半数时为何那么底气十足了。

说到这儿,该总结一下了。

没人能否认马云在商业上的成功。我们也认可淘宝令国人生活发生了巨大改变,当然,是正面。而上述所列事实完全来自马云的言论及阿里之招股书,不涉及阿里之运营或商业决策,只谈马云个人。对于无法看清的问题,我们不想乱加分析。如:

——不想揣测阿里入股新浪背后的真正动机,甚至背后是否有其它力量,是否马云代一些力量持股新浪,从而该力量更好掌控微博之言论及运营。

——不想主观通过马云及史玉柱等人宣扬以毛泽东思想治理企业而判断其人格。

但是,通过上述7段,我们还是看到,马云在获得了若干次红色力量独一无二的支持后,每次都得以度过关乎存亡的险关。而同时,他及阿里每天从事着其它企业不敢想的“创新”。对于吴英,那叫非法集资;而对于余额宝,那叫“互联网思维”。这样的例子在马云身上太多了,每天都发生着。而他拿出了什么去换取这些无人能得的“热情帮助”呢?

传说中,十六世纪德国有位叫浮士德的博士,他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魔鬼,以换取魔鬼赐给他在世间为所欲为的权力和能力。

容我再讲一个听起少年些的例子。看过《七龙珠》漫画的朋友都记得,在魔人布欧那一段故事中,贝吉塔为了获得更强的力量以战胜孙悟空,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魔鬼法师巴比迪。

当时看漫画的时候年纪还轻,根本不懂其涵义。而多年成长,也慢慢理解了此中意义。但,直到看到马云这两年的言行,才清晰地看到“把灵魂出卖给魔鬼”到底是什么样。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只能写到这儿了。这篇文章是写给人们5年后看的。就像2009年写了那篇关于西红市前书记的文章一样,也是留给2012年的大家看的。

成王败寇,跟红顶白。今天中国只以金钱论人品。早上微博微信满是阿里上市及马云语录就是最好的证明。可我只想说,我们的未来不会再以金钱论人品,我们的未来更不会有魔鬼。我们不要让10年后的自己鄙视今天的我们。(涨姿势)

评论

  • 写给100年后的人看 说:

    看过历史的都知道,往往一股力量占据了优势,它就走向了历史潮流的背面。站在中国的层面,上文有道理,站在全球的层面,一些人以身份论对错,就是大错特错。美国在本质上已经成为全球发展的逆流。可以看一看阿桑奇对谷歌的评价。美国一次次在世人没有意识到风险的时候侵犯世人的权利,却认为理所当然,没有违反国际规则。在其它人跟进时,美国已经制定规则开始限制,然后自己再进入新的未开发领域。可以说,美国本应以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而不是玩这种游戏。谷歌还敢说自己不作恶吗?美国是不是一个全球独裁者。

  • 匿名 说:

    这世道,历史是由胜利者写的,正确也是由胜利者写的。当年如果希特勒赢了二战,那丘吉尔、斯大林等就成了被审判的战争犯。所谓赢者通吃。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