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唐云:教陈先奎同学写作文

p140911101
重庆师范大学教授唐云。

该文既无理论新意又无丰富的材料,逻辑混乱观点模糊,建议打回修改再提交。关键还在于该文导向出现严重错误,不但没有说明问题,无助于人民激发爱党爱国的革命激情,反而还突显马列研究者的苍白无知,让人怀疑这门伟大的学科——前有衣俊卿的例子,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现在陈先奎同学又成为另一个反证。因此建议该生重修几门课:诚实学、逻辑学、历史学、政治学、为人学、基础写作学……

饭碗固然重要,写作文换饭碗也是正常的光明正大的职业,搞好了兴许还能换来几根骨头。但是要让这碗饭端得堂堂正正,吃起来不卡喉咙,首先作文要写好,让支付饭资的人不但能看出你的忠心,还要让他们看出你够水平、够逼格,不然哪天噎死了也没人管!

就《爱国和爱党在中国是一致的》一文,教陈先奎写作文

9月10日是教师节。《环球时报》发表了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陈先奎的文章《爱国和爱党在中国是一致的》。该文的主题和中心思想我不大看得懂,大约是因为马列主义的教授学问深奥所致,一如衣俊卿先生那些高论吧,俺暂且慢慢学来就是。但作为一名中文教师,明显看出这位同学并没有学好怎么写好一篇议论文之类的课程,使得整篇文章观点缠夹不清不说,连起码的论点、论据和结论的一致性都达不到,对此俺感到十分不安啊——请想想,在教师节这个日子,全社会都准备对教师表达尊敬的时候,你写这样一篇漏洞百出的文章出来丢人现眼,岂不是要砸了大家的牌子么?习大大刚刚还在北师大说了要让教师成为最受尊敬的职业,你怎么就那么不上架,非得证明说大大的号召是无厘头么?

其一,你的核心论点“爱国和爱党在中国是一致的”,这种语式本身就包含了不一致,你以不一致的语式来证明其一致性,那是自相矛盾,这种矛盾在修辞上是大忌。相信你和我和大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在小学的时候,我们写自我总结时,一般会有“爱劳动、爱卫生”之类的陈词滥调,但即使这样的陈词滥调,在语法和修辞上都是没有错的,因为劳动和卫生属于不同的内容,我既爱劳动又爱卫生,所以要各自单列出来,各自爱一次……好吧,上中学和上大学,就有人开始要你写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共产党,这在语法修辞上也没有错,因为祖国、人民和共产党也属于三个不同的范畴,也需要分别爱那么一下——说到这里,你该明白点什么了么?如果三者或者二者是一致的,有必要这样单列出来分别爱么?在我们常常热爱的三者中,你只说了爱国和爱党是一致的,怎么不说爱党和爱人民是一致的呢?

要者,在爱国之外要专门说爱党,就说明他们本身并非一致,逻辑就是这么个逻辑,你又不是鲁迅:我爱一棵枣树,我还爱另一棵枣树!而事实也是如此,有些人深深滴爱着这个党,但他将所有财产和老婆儿女都转移到国外,当着党的干部危害国家的事儿还少么?你能说他爱国么?所以,你的立论显然就是故意说一致,实际上暗含不一致,用心极其险恶,不举报你是我的宽厚,知道么?

其二,写议论文最大的忌讳是阐述或议论的话题含糊不清、自相矛盾甚至出尔反尔,这样会让人搞不清楚你到底想说明什么,即使你说了什么人们也不再相信你的观点。

你偏偏就犯了这样的错误!

作为一个研究马列理论的教授,在展开议论之始,第二段的开头就指出“由于西方借我国改革开放之机而进行意识形态渗透”,云云,有点让人横生疑窦——马列主义不就是来自西方的么?作为西方哲学体系之一支,你固然知道马克思主义的三大来源,这三大来源既酿就了你研究的马列主义也衍生出了其他主义,要说对中国的渗透,还有什么比你研究的对象渗透得深?作为一个中国教授,明明知道来自西方的马列主义已经成为了中国国教,还有什么理由和颜面来奢谈抵制西方思想的渗透呢?“而爱国不一定爱政府”这样的言论,如果你认为是错的,你就应该寻找证据来证明它的错,而不应该仅仅凭它是西方意识形态就下结论,比如你可以从这几个方面来证明:国土面积增加是政府的功劳、法治社会的建设是政府推动的、社会正义是政府在积极倡导的。饿死人与政府无关、强拆与政府无关、律师入狱与政府无关等等,反正现成的证据多如牛毛,足够你信手拈来的!再者,本来你在说爱党爱国的事儿,突然扯进来政府这个概念,是不是太混乱了?

因此,我认为你这样写如果不是你无知,就是你在诋毁这个伟大的政府或者伟大的党,因为你让人在党和国家之间产生联想,还因为你以一个传播西方理论的学者身份来反对西方理论,让人对你的操守产生怀疑,当然对你倡导的“一致性”也产生了怀疑,你这不是侮辱我们爱国爱党的伟大情怀么?

其三,你列举的第一第二第三,在作文技巧上看,没有哪一点能支撑起你的主张。你的原话是“我们主张爱中国就要爱中国共产党,爱中国的关键是要爱党”,好吧,这是一种主张,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主张。但接下来的论述你则完全把这种主张当成一种真理、一个必须全民遵守的通则来看待,你这是玩无间道呢还是故意挑战议论文的规矩?而且,你的一二三全部是现成的结论式的判断,没有一丝一毫的论据嘛,你说“第一,在当代中国,爱党与爱国本质上是完全一致的”,这是拿结论当论据,用论点来证明论点,这不是“本定理证明本定理”么?这怎么能证明你“振振有辞”说的“共产党就是新中国题中应有之义”?即使是应有之义,它也是应然而非必然,你要从应然上升到必然,你就得从结论之外去另寻证据不是?所以你还需要补课,不然你的文章就会被人误会:的确找不到证据了,属于强词夺理!这样也就没法推出你说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利益的集中体现和杰出代表”这个判断,因为你没有证据嘛!比如我说我代表你家根本利益,我和你老婆有一腿,你老婆将你家存折全放我这里了——光凭我嘴巴这样说你肯定不相信,因此我必须说明某年月日在某地和你老婆有城下之约,并且还会拿出当时的视频或者文字记录以及你的工资卡银行卡佐证,这样才能说明我代表你家根本利益嘛!

再来看你的第二,你说“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无论在发展经济、扩大民主、完善法治,还是在改善民生、应对危机的国家现代化治理方面,都显示出优越性”。也许,我说的是也许,在未经证明之前我们姑且认为你这个结论也许是对的,但要我们去掉这个“也许”并完全信服你的结论,那还得要你拿出证据嘛,而且还要看你的论证方法是否合乎逻辑,但是你恰恰在这里丧失了基本的论证能力:你一方面说西方多党制让他们丧失了国家治理的能力,一方面又将伊拉克、叙利亚甚至乌克兰的战乱罪责推到美国那里,那么你到底是在说多党制不行呢还是在说美帝国主义捣乱呢?况且,乌克兰的问题不是那用一声炮响给我们传来你的专业方向的大哥俄罗斯在搅屎么?在一篇作文里你这么东拉西扯,怎么混上教授的?自1949年以来,中国出现的一次次动乱,哪一次不是从党内开始波及全国的?又哪一次不是用百姓的生命和财产为党内的错误和罪责买单的?读者也许是在太想知道其“优越性”在哪里了,可你偏偏不说,你说你这不是造孽么?作文写成这样和放屁有差别么?

关于你的第三点,不属于作文技巧问题,是属于内功问题,所谓“杰出代表”的说法也不是理论问题,这个我没法教你,但有一点我表示怀疑,那就是你说的“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这个和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观点有点冲突,他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你自己回去反省吧!另外,你说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个提法也有很大的问题,一方面我们现在是“最好”的时代,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现在的中国,都已经“最好”了,还要怎么复兴?另一方面,所谓复兴,就是要复兴某个历史上的最佳时期和最佳状态,就像文艺复兴是复兴古希腊文化一样,那么当你在提出中华民族复兴的时候,是不是就否定了今日是最好的时代呢?难道你认为历史上那些所谓盛世,如盛唐时代或康乾时代比现在还好?轻了是你说话不过脑子,重了是你用历史否定现实,也就否定了伟大了党,也就否定了这几十年的丰功伟绩!

评语:该文既无理论新意又无丰富的材料,逻辑混乱观点模糊,建议打回修改再提交。关键还在于该文导向出现严重错误,不但没有说明问题,无助于人民激发爱党爱国的革命激情,反而还突显马列研究者的苍白无知,让人怀疑这门伟大的学科——前有衣俊卿的例子,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现在陈先奎同学又成为另一个反证。因此建议该生重修几门课:诚实学、逻辑学、历史学、政治学、为人学、基础写作学……

最后,想和陈同学说的是,饭碗固然重要,写作文换饭碗也是正常的光明正大的职业,搞好了兴许还能换来几根骨头。但是要让这碗饭端得堂堂正正,吃起来不卡喉咙,首先作文要写好,让支付饭资的人不但能看出你的忠心,还要让他们看出你够水平、够逼格,不然哪天噎死了也没人管!

谨记,下去吧!(猫眼看人/凯迪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