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欧盟对大功率家电说“不” 部分家电制造商或破产

“欧盟对大功率吸尘器说‘不’!”据德国《明镜》周刊28日报道,从9月1日起,欧盟将开始实施新的生态设计指令,大功率吸尘器等“耗电大户”将陆续被禁售。许多家电制造商可能因此破产。

报道称,这让人想起几年前欧盟禁售白炽灯泡的规定。许多德国人直到现在仍对这种充满温暖光源的灯泡依依不舍,而不愿用冰冷的节能灯。现在,布鲁塞尔又开始实施下一个有争议的禁令。从下月初开始,凡是功率超过1600瓦的吸尘器都不得生产和进口,到2017年吸尘器的功率将下调至900瓦。这意味着,如今畅销的吸尘器中,许多将不符合欧盟的禁令,因为这些吸尘器的平均功率达到了1800瓦。

新的生态设计指令于去年被欧盟通过。其目标是至2020年,至少节省20%的能源。除了吸尘器外,其他还有40多种大功率家电产品将被禁止销售。这些电器包括电热水器、冰箱、烤箱、咖啡机、电风扇、充电器等。环保官员们算了一笔账,新规定可以为每个家庭每年省下数百甚至上千欧元的支出。不过,这项举措却引起欧盟各国民众的争议。许多人表示,现在欧盟国家电费高昂,降低能源消耗的出发点是好的,比如更省电的洗碗机、电脑或烘干机,特别受到欢迎。调查也显示,大多数消费者对该指令的大多数规定,并不会在意。

德国媒体报道称,最难以接受新规定的是家电制造商。新规定意味着,许多仍在销售的畅销吸尘器必须在9月1日前迅速下架。他们表示,该举措不会使吸尘器更为环保,反而会直接降低干家务的工作效率。

尽管欧盟此举可能会对家电商有极大打击,不过对于深受电价之苦的居民而言,这的确是一个不小的利好消息。

数据发现,欧洲范围内的电价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与2012年相比,绝大多数的国家的电价都有上调。德国的电价同比增长了9%,而罗马尼亚和希腊的电价涨价更为厉害。

在欧盟范围内,只有塞浦路斯的电价高于德国,换句话说,德国是欧盟电价第二贵的国家,法国、英国、意大利等欧盟国家的电力价格都比德国便宜。

《法兰克福汇报》(FAZ)引用了Statista数据,根据欧洲统计局Eurostat去年欧洲电力价格,德国去年的平均电价为每100千瓦28.1欧,仅低于排名第一的塞浦路斯0.1欧。

欧洲的缺电现状

在欧洲,“是否需要进行传统能源向可再生能源转型”已经不再是人们探讨的话题,大家更关注大型燃煤发电、燃气发电或核电站能否合作达到全天候基本负荷。欧洲电力行业正在面临艰巨挑战——在清洁的、可靠的、价格适中的电力供应中寻找平衡。

可再生能源和低碳技术在欧洲所占的比例正逐渐提高,尽管并网趋势日渐明显,但并网进度却不尽如人意。由于美国的页岩繁荣拉低了全球市场的煤炭价格,很多国家重新开始运行老旧但相对高效的燃煤电厂。因此,目前很多欧洲国家燃煤量比前几年有增无减。

鉴于现状,欧洲不得不挣扎在实现清洁能源目标和追寻物美价廉能源的夹缝中。

专家预测,未来两年中,由于老旧的基础设施无法在可再生能源的间歇期持续供电,一些欧洲国家将面临电力短缺,有可能导致电网采取滚动电力控制(即临时停电措施)。

目前为止,欧洲国家都未能有效地将投资用于重新规划老旧基础设施。此外,由于不适应目前的市场模式,欧洲的现代化燃气电厂很多都处在检修或关闭状态。

面临着前所未有挑战的德国可以看做是欧洲电力行业的缩影。

柏林的“能源转换”政策向欧洲其它国家证明,电力行业若要有所作为,则必须立足于商业和政治的中心。一方面,消费者希望得到清洁的、价格适中的能源,政治家们希望在统一的电力市场获得有保障的供应;另一方面,可再生能源已经逐渐替代传统能源发电,但可再生能源的间歇性特点却无法保障供应,并且成本更加高昂。

因此,德国电力行业正在遭遇连锁反应。

柏林强行淘汰核电之后力挺可再生能源,导致国内主要公共事业公司“失宠”,这一趋势可以从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中看出——自2008年起,公司价值减少了一半。

公共事业公司受到严重冲击,不得不降低对基础设施的投资。由于缺乏资金投入,无法得到有效升级和维护,老旧的基础设施难以将电力从德国北部的离岸风力发电场有效传输至重负载的南部地区。

于此同时,市政型公共事业公司却在大型企业“挣扎”之时逐渐掌握了主动权。

市政公共事业公司大部分属于国有企业,主要提供暖气和电力,运营方式更具有灵活性。他们的成功被归功于其“国有制”的特征。市政公共事业公司积极寻求与技术供应商之间的合作,创造出一种“虚拟电厂”——一些小规模的分布式能源资源在此得以被合并,作为一个独立发电设施进行运营。

显然,欧洲的公共事业公司需要重新配置其商业模式才能继续前进。公共事业公司的核心专业是构造和运营发电厂。但目前,他们的资产几乎横跨整个电力价值链——从发电到电网,再到可再生能源。将自己置身于并不擅长的领域和高估自己在整个体系中的角色,都导致欧洲的公共事业公司无法专注于发电,可谓“丢了西瓜,捡了芝麻”。

分权式的电力体系已经在德国、斯堪迪纳维亚地区以及欧洲东部被证实了功效,这些地区都已经建立了市政模式的公共事业公司,但其它地区国家需要采用别的解决方法。有一个选择是,建立更加强大的跨边界输电网络,但这个方法是一把双刃剑。以波兰为例,由于与德国拥有跨国界输电网络,结果德国过剩的风电流入波兰,将波兰国内的发电厂置于巨大压力之中。

理想状态下,可再生能源发电火力全开的话,会导致电力过量供应。但由于可再生能源的间歇性特点,传统能源发电厂必须承担电力保障的重任,确保电网供应的稳定和平衡。传统发电厂规模巨大,运营时产生强大压力和温度,无法根据电力需求而调整发电量;而在进行维护的时候,将导致电网负荷大幅减少,这对供电的成本和稳定性来说都是隐患。

由于经济下滑,政治家们将更多精力投入到金融市场,而能源不再是政治的焦点。但随着经济复苏,银行将拥有越来越多的资金。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各国需要确保电力行业不会成为下一个面临危机的行业。合理的投资和有针对性的基础建设对于欧洲各国能否找到电力平衡至关重要。

在市场的过渡时期,欧洲能源政策和个别成员国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出来。这时,行业领袖和专家们必须团结协作,先确保电力供应和电力传输能够有效运转,再考虑经济利益。否则,整个欧洲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