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欧盟紧缩政策或将改变

随着欧元区经济在今年第二季度陷入停滞,欧盟内部围绕持续紧缩财政政策的争议再度变得激烈起来,欧盟财政紧缩这剂“苦药”正遭受越来越多的质疑和批评。法国、意大利等国政客公开站出来批评欧盟提倡的紧缩财政政策,认为紧缩财政政策拖累了欧盟经济复苏的后腿。德国、荷兰等国则认为应继续坚持紧缩财政政策,否则欧盟前几年付出的财政整顿努力就会前功尽弃,欧债危机很可能会卷土重来。

欧盟部分成员国政府债务过高曾是引发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根源。因此,为铲除欧债危机的根源,欧盟委员会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起自2011年以来一直要求欧盟成员国实施严厉的紧缩财政政策。欧盟成员国在过去4年中实施的紧缩财政政策在削减政府财政赤字、恢复金融市场信心、降低政府融资成本、缓解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等方面立下了汗马功劳。欧盟成员国实施紧缩财政政策在减赤方面的确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今年第一季度,欧元区和欧盟成员国政府财政赤字比例(即政府财政赤字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例)分别为2.7%和1.9%,大大低于欧债危机前的水平,也低于欧盟3%的政策目标。目前,奥地利、比利时、捷克、丹麦、斯洛伐克和荷兰已经退出“过度赤字程序”,这使实施“过度赤字程序”的欧盟成员国数量由2011年的24个减少到11个。从长远看,欧盟成员国以往实施的紧缩财政政策对欧盟建立稳健财政体系和欧洲一体化进程都将产生重大积极影响。

然而,紧缩财政政策是双刃剑。在压缩政府财政赤字的同时,成员国不但不能在经济低迷时通过财政手段刺激经济增长,反而还要缩减政府开支和增加税收,最终将欧盟经济推向衰退深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显示,占国内生产总值1%的财政紧缩政策将在2年内导致收入下降0.6%,失业率上升0.5%。事实上,受欧债危机和紧缩财政影响,欧盟经济自2011年第四季度陷入衰退,到2013年第二季度走出衰退,但经济复苏进程缓慢且脆弱。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欧盟和欧元区的国内生产总值环比分别增长0.2%和0;今年6月,欧盟和欧元区的失业率分别为10.2%和11.5%,希腊和西班牙的失业率分别高达27.3%和24.5%,青年失业率分别高达56.3%和53.5%。经济界人士认为,如此众多的失业者使欧盟经济陷入了政府削减开支、企业大量裁员、失业率居高不下、消费支出减少、国内需求减弱、经济持续低迷的恶性循环。

面对经济持续低迷的现实,欧盟部分成员国政客将抨击目标指向紧缩财政政策。法国、意大利等国要求欧盟适度放松对成员国实施紧缩财政政策的要求。法国总统奥朗德和意大利总理伦齐公开批评欧盟有关成员国预算赤字不得超过年度国内生产总值3%的预算政策规定,警告称财政紧缩措施正在抑制经济增长。法国经济部长蒙特布尔日前称,欧盟紧缩财政政策为“欧洲病”,认为紧缩财政政策在道义上是正确的,在经济上却是错误的,导致了法国经济疲软。法国财长萨潘表示,法国今年将达不到政府预算赤字不超过国内生产总值3.8%的减赤目标,今后也只能以适当的步伐减少赤字。意大利总理伦齐表示将通过增加在公共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等方式推动经济增长,并承诺不会进一步削减政府预算。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最新的表态预示着,欧洲央行有可能会转变以紧缩为主的政策思路。德拉吉8月22日表示,欧洲央行官员和政客在刺激需求和减少失业方面可以发挥各自的作用。欧洲央行在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的同时,财政政策能起到更大的作用,将会对整体政策立场产生积极影响。要想促进就业,就需要在欧盟和成员国层面上采取货币、财政及结构性措施的组合政策。在财政政策方面,决策者应该利用欧洲预算规则中存在的灵活性,以便更好地解决经济复苏乏力的问题。同时,有必要更好地协调欧元区的总体财政政策,以便形成更加有利于经济增长的总体财政立场。分析人士据此认为,德拉吉的这种表态实际上是在暗示德国等预算平衡的欧元区成员国,应采取更多财政政策措施,来刺激本国及欧洲经济。(严恒元/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