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人大确定香港特首选举没有公民提名

p140831101

中国官方《新华社》报导,全国人大常委会投票通过关于香港未来特首普选问题及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议案,为未来香港特首普选定下决定性框架。

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在北京举行记者会报告决议的内容。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周一(1日)将出席香港举行的两场简介会和记者会。

列席会议的港区人大代表马逢国会后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决定订明,普选特首时,候选人要得到提名委员会半数以上委员支持;候选人限二至三人;提委会的人数、构成及委员产生办法,均要按照第四届选举委员会。

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文本表明,2017年开始,香港特首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

通过的普选框架在各个环节都有具体规定,包括组成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都要按照第四届选举委员会。

提委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候选人。

每名候选人要取得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之后可以交由全香港合资格选民选出,并由中央政府任命。

如果有关普选框架未能经法定程序通过,就要沿用上届的特首选举办法。

马逢国表示,当全国人大常委订下具体的框架后,将来香港各界在提委会的组成方面,仍有讨论空间。

按照通过的特首普选框架,意味着“公民提名”的意见并没有被人大常委会采纳。

香港特首梁振英下午将举行特别行政会议,会后将会见记者。

香港立法会泛民议员已经表明,若中央就香港政改定下没有“真普选”的框架,将会在立法会否决方案,亦会参与,“占中”。

“占中三子”、“ 真普联”、民主党、民阵、学联和学民思潮等人士周日下午将齐集香港立法会大樓举行六方会议,决定稍后的步署,同时决定晚上在香港政府总部旁的添马公园进行集会,声称宣布启动“占中行动”。

香港警方对于“占中行动”晚上的集会严阵以待,有报导指警方调派超过5千人应付可能出现道路堵塞及其他突发情况。(陈志芬/BBC中文网)

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等通过决定

8月31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经过表决,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按照决定,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将由普选产生。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审议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2014年7月15日提交的《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7年行政长官及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是否需要修改的报告》,并在审议中充分考虑了香港社会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会议指出,2007年12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定》规定,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的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在行政长官实行普选前的适当时候,行政长官须按照香港基本法的有关规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解释》,就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修改问题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报告,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确定。2013年12月4日至2014年5月3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就2017年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进行了广泛、深入的公众咨询。

香港政改经过了广泛、深入的公众咨询

咨询过程中,香港社会普遍希望2017年实现行政长官由普选产生,并就行政长官普选办法必须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行政长官必须由爱国爱港人士担任等重要原则形成了广泛共识。对于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办法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香港社会提出了各种意见和建议。在此基础上,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就2017年行政长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修改问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报告。会议认为,行政长官的报告符合香港基本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解释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要求,全面、客观地反映了公众咨询的情况,是一个积极、负责、务实的报告。

会议认为,实行行政长官普选,是香港民主发展的历史性进步,也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的重大变革,关系到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关系到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必须审慎、稳步推进。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源于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即“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制定行政长官普选办法,必须严格遵循香港基本法有关规定,符合“一国两制”的原则,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地位,兼顾社会各阶层的利益,体现均衡参与,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循序渐进地发展适合香港实际情况的民主制度。鉴于香港社会对如何落实香港基本法有关行政长官普选的规定存在较大争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正确实施香港基本法和决定行政长官产生办法负有宪制责任,有必要就行政长官普选办法的一些核心问题作出规定,以促进香港社会凝聚共识,依法顺利实现行政长官普选。

会议认为,按照香港基本法的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既要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也要对中央人民政府负责,必须坚持行政长官由爱国爱港人士担任的原则。这是“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的基本要求,是行政长官的法律地位和重要职责所决定的,是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客观需要。行政长官普选办法必须为此提供相应的制度保障。

会议认为,2012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立法会产生办法经过修改后,已经向扩大民主的方向迈出了重大步伐。香港基本法附件二规定的现行立法会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不作修改,2016年第六届立法会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继续适用现行规定,符合循序渐进地发展适合香港实际情况的民主制度的原则,符合香港社会的多数意见,也有利于香港社会各界集中精力优先处理行政长官普选问题,从而为行政长官实行普选后实现立法会全部议员由普选产生的目标创造条件。

资料图:香港特首梁振英

鉴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解释》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定》的有关规定,决定如下:

一、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

二、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时:

(一)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而规定。

(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

(三)香港特别行政区合资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选举权,依法从行政长官候选人中选出一名行政长官人选。

(四)行政长官人选经普选产生后,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三、行政长官普选的具体办法依照法定程序通过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予以规定。修改法案及其修正案应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根据香港基本法和本决定的规定,向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提出,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

四、如行政长官普选的具体办法未能经法定程序获得通过,行政长官的选举继续适用上一任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

五、香港基本法附件二关于立法会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的现行规定不作修改,2016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继续适用第五届立法会产生办法和法案、议案表决程序。在行政长官由普选产生以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选举可以实行全部议员由普选产生的办法。在立法会实行普选前的适当时候,由普选产生的行政长官按照香港基本法的有关规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解释》,就立法会产生办法的修改问题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报告,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确定。

会议强调,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政策,严格按照香港基本法办事,稳步推进2017年行政长官由普选产生,是中央的一贯立场。希望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依照香港基本法和本决定的规定,共同努力,达至行政长官由普选产生的目标。
(新华网)

评论

  • 毛毛龙 说:

    任何国外势力妄想通过收买、策反、鼓动让香港独立分裂出去的企图都是徒劳的,杂碎们在这上面花钱不觉得冤枉吗?

  • monkey孙 说:

    你們將自食其果 自食其果係搞事的學生,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