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梁源法:反贪腐要从源头上做起

f140625551
作者梁源法先生,从事海外华文传媒工作30年,曾任法国《欧洲时报》总编。图为今年6月25日梁源法先生在杭州浙江省侨办主办的海外华媒研讨会上发表讲话。(摄影:黄频/中欧社)

在西方一些民主国家,社会虽然崇尚民主、自由,但是各级政府部门对为官者的薪酬、公款消费、接待应酬,都有一整套严格的规定,让你想贪也贪不了,想浪费也浪费不了。绝不象中国大陆那样,只要书记或市长大笔一挥,几十万、几百万,可以如流水一般花出去了。

如何从源头上清除滋生贪污、腐败的土壤,也即是说,如何从体制与制度上不让官员有贪污和腐败的机会与可能,才是最有效的反贪反腐的办法与措施。

王岐山在一次会议上说,将来要做到让有权者“不敢贪、不能贪、不想贪”。如果有朝一日真正做到了这个“三不”,则中国的社会民间“怨气”就会少得多,“和谐”气氛就会多得多了。

现在无论是在中国国内也好,还是在海外华侨华人圈子里也好,当大家谈起中国大陆现状时,一个热门话题就是社会上的各种腐败现象。贪污与腐败是一对孪生兄弟。腐败现象不光是表现在官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已渗透到社会的各个角落。网络上有人戏言,现在的中国大陆,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就是停车场里的管门员,有机会也会运用他手里的权力,拿点好处费。人们对这些年来中国在经济上取得的巨大成就,无不竖起大姆指;但一讲起腐败现象时,又无不痛心疾首,心中冒火。而官场的腐败,最让老百姓痛恨,也是造成社会不安定的一个因素。

记得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如果媒体披露一个腐败案,说某某官员贪污几万、几十万人民币,就认为不得了,是一件大案。而现在,不要说各级官员了,就连一个小小的科长都可以贪污几百万、几千万。这到底是怎么了,在中国大陆好象政府或企业里的钱库没有人管一样,一个人就可以把公家的这么多钱转移到私人的腰包里,你说可怕不可怕?改革开放成绩斐然、经济高速发展,为什么在财金管理制机上反而后退,没有有效的监督手段,也没有多少遏止措施?不然的话,贪污何其如此容易?

有人也可能说,贪污腐败现象在任何国家都有,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这话说得不错。在当今时代,确实,贪污、腐败现象在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有存在,就是在所谓先进的西方国家,官场的贪污、腐败现象也时有被媒体披露在大众面前。但相比较而言,无论是数量与牵涉面,中国大陆官场的贪污、腐败现象是比较突出的,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在当今社会,货币时代,钱这个东西,应该说人们都是喜欢的。有汽车,有房子,有钱进医院,有钱周游世界,谁不向往,谁不追求?中国人这样,外国人亦然。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应该是绝大多数人们都不会反对的做人之道吧。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光有道德规范,或强调“思想觉悟”,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要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强制性的行政法规。在西方一些民主国家,社会虽然崇尚民主、自由,但是各级政府部门对为官者的薪酬、公款消费、接待应酬,都有一整套严格的规定,让你想贪也贪不了,想浪费也浪费不了。绝不象中国大陆那样,只要书记或市长大笔一挥,几十万、几百万,可以如流水一般花出去了。中国各地不少市、县劳民伤财的所谓“形象工程”,不就是这样轻易地就竖起来的吗?这种事情在西方民主国家不能说绝对没有,但也绝对没有象中国大陆那么多。

说到底,出现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就是党和政府的一些机构权力太大,每个省、市、县的第一把手的权力太大,既缺乏有效的监督力量,又没有财务支出的详细而严格的规定。不然的话,“公钱”哪会那么容易变“私钱”?相比较而言,一些西方民主国家的官员花“公家钱”就不那么容易。

我几年前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可能会说明一点问题。

我家乡的一个地级市市政府托我帮忙物色、联系,希望在法国找一个城市,与之建立“友好城市”关系。经过一番努力,最后在法国中部找到了一个相应的城市,对方表示愿意与我家乡建立友好城市关系。经过商议,首先由法国市长带领一个七人代表团到我家乡访问,先草签一个协议。代表团在上海下飞机后,我家乡的政府就派了几辆轿车,从浦东机场直接把他们接回家乡,这中间有三百公里的路程。在一星期的访问期间,我家乡的政府以高规格热情地招待了他们,真是好吃又好住。最后举行了隆重的友好城市草签仪式。法国市长带回草签协议后,必须先交市议会投票通过,才能再邀请中国方面市长到法国来签署正式的建立友好城市的协议。大约九个月后,我家乡的市长也带领了一个七人代表团来到巴黎。这个城市离巴黎二百多公里。法方定好签署建立正式友好城市协议的时间后,并希望我转告说,上午十点在市政府举行签字仪式,仪式后由法国市长举行一个招待午宴,整个活动就算结束。我听了后觉得法国人也太小气了,你到我家乡,当地政府招待了你一星期,管吃管住管玩。人家千里迢迢来法国,你只请一顿饭,还要人家从巴黎自己来,自己回去。我都不好意思向我的家乡父母官开口转告。结果当地市政府的联络官解释了半天,说法国各级市政府的费用都是由国家拨款的,自己没有别的收入,且政府的每项支出都得要向市议会报告,并由议会审批后才生效。这项签字仪式,除了举行签字仪式时备一点酒水和小点心外,只能请一餐饭,连招待住一晚的费用也没有办法报帐。

通过这件事让我知道,法国各级政府和政府的大小官员,在花公款问题上权力是有限的。中国大陆的各级政府和官员,在花费公款上,也能象法国那样,在制度上给予有效的限制,我想贪污腐败现象就会减少很多。

据说,中国派驻海外的一些中资机构中,同样存在这种毛病。公司的头头是国内派出干部,所有的资金进出,都是由他一人操办,其他人无从过问,也没有人监督。好像这个公司成了他的私人物产。人们不明白,他的上级机关的领导为什么由得他这样做?这中间有什么猫腻,局外人就不知道了。等到一旦出了问题,国家蒙受的损失就大了。这种现象也和国内三天两头媒体披露出来的案件一样,损失的难以追回,到时也只能放放马后炮了。

贪污、腐败,天怒人恨。好在习近平这一届中共新领导大刀阔斧地展开反腐反贪工程,陆续抓出了不少大大小小的“老虎”。此举深得人心。习近平上台后所展示出来的勇气与魄力,似乎让民众看到了新的希望。

但是如何从源头上清除滋生贪污、腐败的土壤,也即是说,如何从体制与制度上不让官员有贪污和腐败的机会与可能,才是最有效的反贪反腐的办法与措施。不然的话,抓出了一个贪官,过若干年后,其接替者又被抓起,这在一些地方上不是新鲜事。最近,王岐山在一次会议上说,将来要做到让有权者“不敢贪、不能贪、不想贪”。如果有朝一日真正做到了这个“三不”,则中国的社会民间“怨气”就会少得多,“和谐”气氛就会多得多了。

说老实话,在官场反贪污、反腐败的措施和手段上,一些国家的经验不无值得借鉴的地方。先不说远的“西方民主国家”,同样是地处亚洲的新加坡,在这方面就有不少好的措施与规章。中国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专家们,何不抽出一点时间,认真地研究一下,看看有没有值得借鉴的地方?

2014.8.28.于巴黎

(作者赐稿)

评论

  • 不能做coward 说:

    反腐有没有震慑力、能不能得民心,关键就看是否有腐必反、有贪必肃。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