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梁源法:如此下结论是否太轻率?

f140625551
作者梁源法先生,从事海外华文传媒工作30年,曾任法国《欧洲时报》总编。图为今年6月25日梁源法先生在杭州浙江省侨办主办的海外华媒研讨会上发表讲话。(摄影:黄频/中欧社)

我们并不是说西方民主制度一定是最好的,是十全十美的。它还需要不断的完善。实际上,百多年来,西方的民主制度也一直在不断的改革和自我调节和完善之中,所以才形成了目前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所采用的局面。不然的话,为什么实行了六十多年社会主义制度的俄罗斯和东欧国家,转过来又选择了西方的民主制度?

故且先不去考虑什么社会制度,但凡一个国家应该实行民主,让人民当家作主,总不会有人反对吧?想当年,中国共产党不就是以“争民主,反独裁”作为旗帜,号召工人、农民和学生起来推翻国民党的吗?到了21世纪的今天,难道还要回避“民主”这两个字吗?

中国的《人民日报海外版》5日28日在第一版位置,发表了署名为田文林的一篇评论文章,题目是“西式民主为何日渐失灵”。读完这篇文章的全文,给人的印象就是:“西方的民主制度日趋失灵”,已经不行了。

为什么会得出如此惊人的结论?作者在文章中举出了三个国家,在最近出现的政治乱象作为他立论的例子。这三个国家就是埃及、泰国和乌克兰。文章作者从这三个国家近一时期出现的政治动乱和社会动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民主化没有带来繁荣稳定,反而将好端端的国家搞得鸡犬不宁”“选举民主日趋背离民主的本意”,等等。最后竟然武断地下了结论,认为“普世民主”是个“伪命题”。

本来以为这也许只是田先生的一时心血来潮,一家之言,看过也就算了,没有讨论之必要。不想几天下来,中国大陆的不少主流媒体跟风甚劲,连续发表了不少文章,主调都是一个意思,那就是西方的民主“失灵”了,有些还“正堕入腐败与专制的深渊”。如此吓人的说法,很长时间里在中国大陆的官方媒体上已不多见。为何最近以来,却如此集中地来抨击“西方民主”,真的教人有点摸不清南北。

既然田文中将“西方民主”说得如此一钱不值,好像马上就要不行了,本人倒觉得有必要来澄清一些基本的事实。

田文清的文章中只举出埃及、泰国和乌克兰这三国为例,就下了“西方民主日渐失灵”的结论,实在有失偏颇。谁都知道,上述这三国并不能代表西方的民主模式,它们在各自的政体变更中,采用了西方民主制度的一些内容,但与西方大多数国家的民主制度,还是有着很大差距的。

埃及长期以来一直处于独裁统治底下,军方力量、宗教势力一直左右着政局的变动。记得2011年埃及穆巴拉克政权倒台后,埃及举行了首次总统选举。2012年5月23日,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洪磊曾在记者招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认为这是“埃及政治进程中的又一件大事”。但是,几年来,埃及的宗教势力和军方力量,一直在国家政治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目前埃及政局出现的乱象,并不是民主本身的问题,这是明眼人一看就清楚的事。

再说泰国,敌对政党的纷争是造成政局动乱的一个因素,但更主要的,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军方势力一直操纵着泰国的政局,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民主”最终在军方势力面前低头,这是泰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个特点,它与西方传统的民主制度相距甚远。所以,将泰国目前的社会动荡,说成是实行民主制度所带来的灾难,同样是没有多少说服力的。

至于说到乌克兰近期出现的动乱,其实更与民主无关。乌克兰从原苏联中独立出来,放弃了社会主义制度,实行西方的民主制度已经20多年了。只要不带偏见的来看待目前乌克兰的局势,谁都应该明白,造成乌克兰目前动乱的,不是因为它实行了什么民主制度,而完全是美国和欧盟的几个主要国家,与俄罗斯在暗中角力所造成的伤痛。

综上所述,埃及、泰国和乌克兰目前出现的政局动荡,各国自有各国国内复杂的政治因素,将它们拿来做例子,得出“西方民主日渐失灵”的结论,实在是太牵强了一点。

目前被大多数国家所采行

我们并不是说西方民主制度一定是最好的,是十全十美的。它还需要不断的完善。实际上,百多年来,西方的民主制度也一直在不断的改革和自我调节和完善之中。所以才形成了目前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所采用的局面。不然的话,为什么实行了六十多年社会主义制度的俄罗斯和东欧国家,转过来又选择了西方的民主制度?

故且先不去考虑什么社会制度,但凡一个国家应该实行民主,让人民当家作主,总不会有人反对吧?想当年,中国共产党不就是以“争民主,反独裁”作为旗帜,号召工人、农民和学生起来推翻国民党的吗?到了21世纪的今天,难道还要回避“民主”这两个字吗?将“一人一票”说成是“富人民主”,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我们不否认在目前的西方国家,在选举中存在有些经济财团运用各种手段影响和操纵选举的走向,但一旦被披露,则会落得身败名裂的结果。毕竟,“一人一票”起码让所有的国民在国家事务中有自己的选择权。这总比国民在国家事务中连表达自己愿望也不可能强一些吧?

至于说在各次选举中选民参与有多有少,这是正常的事,并不能说不参加这次投票的人就不要民主。在“一人一票”这个问题上,目前在中国大陆一些人总担心国民的素质不行,实行“一人一票”就会乱套。其实根本上还是不相信广大国民。国民的素质总有一个提高的过程,因为怕国民素质不高在选举中会出现乱象,而总是举棋不动,那你说等到哪一天才有条件?不久前,瑞士进行全民公投,决定最低工资每小时25美元是否可行。公投结果,选民否决了这个提案。钱,谁不想多要?但是瑞士的选民最后还是从国家的整体利益出发,否决了盲目提高最低工资的提案。是自己眼前获得小利而导致国家经济崩溃好,还是自己克服点困难而保证国家的整体经济竞争力好?这就是“一人一票”的威力。

再有,说“民主分权导致政府虚弱”,更是站不住脚的歪论。一个政府、一个官员,没有监督、没有制衡,才是导致腐败与专制的根本原因。目前中国大陆官场腐败面那么广,那么严重,就是长期以来党政不分,政企不分,政府与官员的权力太大,他们可以胡作非为,缺乏监督恐怕是一个主要的原因。不在体制上解决好这个问题,官场的腐败分子恐怕永远也抓不完。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是对的。一个国家当然要根据自己的国情,来建立受绝大多数人民拥护的社会制度,谁也没有说一定要完全照搬西方世界的制度。我们没有必要去争论什么“普世民主”、“普世价值”等字眼。但是人类总是有共同相通的东西,向往民主,反对独裁,难道还有人异议吗?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初期,常常提出的口号之一是“与世界接轨”。也就是说,要学习外国好的、有用的经验,包括经济上的、政治上的。目前中国大陆无论在经济领域还是政治领域,现在实行的一些政策与措施,不也是从西方的一些先进国家学习与借鉴来的吗?片面强调本国国情,认为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种思考方式并不可取。试问,朝鲜实行的国家领导人世袭制,生活供给制,虽然现在还存在着,但在国际上又有多少人认为是合理的?

当年毛泽东曾经说过,不要一种倾向掩盖着另一种倾向。现在中国大陆的一些政治问题研究者们,为了反击国际上一些人对中国关于“民主”的批评时,急于找一些论据和例子来进行批驳,语气虽然锋芒毕露,气势凶凶,但是却没有多少实际份量,立论很难站得住脚。

不要急功近利,不要生搬硬套,更不要轻率下结论,同样是政治问题研究上应该需要认真的一种态度。

(联合早报)

评论

  • 一个穷人 说:

    每个中国人起来,【将共产党一军】。什么时候给我们穷人【民主啊】。共产党就是敷衍来,敷衍去,只有拿起武器向共产党头上砍去,才有希望得到民主,其他都是做梦。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