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小说:腐败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春风得意马蹄疾、春风又绿江南岸、春风已度玉门关、小楼昨夜又春风、春风花草香、春风化雨、春雨润物细无声、春雨三月江南、春雨湿杏花、春雨断桥人已渡、一夜听春雨、春雨贵如油、油菜花、油头粉面、油焖大虾、虾米蒸蛋、虾米音乐、乐不可支……
却不料,腐败刚当上省政协副主席,反腐败开始了。

腐败
--顾晓军小说.二百二十四(七卷:反腐败)

腐败,姓腐、名败,中国人。
腐败,出生贫寒(但,其祖上、有人在前清中举、做过大官)。腐败,为人生性木讷、不甚合群;然,他又绝顶聪明,凡事一学就会、一点就通。

腐败大学毕业后,分到某市某局做科员。因生性木讷、不甚合群,他既不巴结领导、也不与同事往来;自然、没人给他介绍对象,因而他很想结婚、却又没人与他结婚。
不过,在票证的年代里,他的日子、过得还不算赖。

改革开放后,不活络的人、就越来越吃不开了。如,有人给他送礼、托办事,他不收礼、也不办事。再如,他当了多年科员、早该晋升了(比他晚进局里的、都当科长了),可他却升不上去。
有看不过去的,就悄悄指点他:该收的就收,该送的也得送,与时俱进嘛!

腐败,一下子想通了,就来者不拒;至于托办的事,能办的、他就办,而办不了的、则周旋着……
一时间,他的家里、各种礼品就多了起来。而他,又没老婆、孩子……怎么办呢?如是,他就想到了、把礼品转送他人。

送一般的人,他又不愿意;送科长,科长比他还年轻、资历也浅……如是,他想到了局长。局长,好歹与他算是校友;局长自己、也曾提到过……
礼品有了出路,就不再嫌多了,有时、还觉得别个送的少,他也会暗示下。

工夫不负有心人!不到一年,腐败被直接提为科长。
腐败当了科长后,送礼的人就更多了;礼品,也比过去的、档次更高了……腐败,除了一如既往地朝局长家里送、之外,便琢磨--市长,与自己、好歹也算是个老乡。

就这么,他摸到了市长的家。
走动之后,他渐渐就把局长、放在其次,把好的、贵重的都送到了市长家。

腐败,为人木讷。然,木讷人、有一点好处,他、只负责朝市长家送东西、从不提任何一点要求。
久而久之,市长夫人过意不去了、总问长问短、关心他……不久,发现他还没结婚;市长夫人,拍胸脯、说包在她身上。

如是,腐败心花怒放,腿、跑的更勤了,东西、送得也更多了……手头紧时,他也会主动去开发。
如此这般,对象、虽还八字没有一撇,但、他已调某厅、直接晋升为处长。

当上处长后,市长夫人、果然把亲侄女介绍给了他。
谈对象,腐败、当然是外行。但,女方年纪很轻、又没有什么文化,属于不需要怎么谈、商定好了、就可以结婚的那种。

基本上商定好了之后,腐败、就又被市长从处长的位置上、一下子放到下面、当上了个一县之长。
这真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腐败,随即来到所任之县、先走马上任,而后、再考虑结婚、考虑如何收礼等等。

这厢里、正忙得不亦乐乎,那厢里、下面来报:省府大员、要来小县视察。
用什么方式接待省府大员呢?又送什么东西给省府大员呢……腐败,绞尽脑汁、终于想到:婚礼!

给省府大员洗尘的晚宴,正是、腐败县长的婚礼……
省府大员酒足饭饱之后,腐败携新娘、将省府大员送至宾馆;而后,腐败嘱咐新娘留下、陪省府大员聊聊、照顾好他……

说罢,腐败带上了门,独自一人、回到了他的新房。
在新房,腐败是--又苦、又愁、又喜……苦的,自然是好不容易找个对象、却心甘情愿地、把第一次、留给了别人;愁的,当然是不知新娘肯不肯?如果不肯、如果闹出人命来,咋办?就算不出人命、回头她告诉市长夫人,又该咋办?

喜的,自然是更大的官、更高的职位,在向他招手。
新婚之夜,腐败、独守空房,且忐忑不安……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一夜无眠。清晨,腐败、又早早地跑到宾馆去、守在省府大员的屋子外面。
腐败守在省府大员的屋子外面,却没有人来向他报告,诸如、昨夜这里发生了什么等等……这就说明:一切都在正常中。

正常就好!腐败在想:他日她、她肯,这就是正常;她被日、没有意见、且配合,这也属正常……他日了,当然就应该知道回报,这就更是正常。
正常好。遇上强拆,动不动自焚……腐败就想不通。

省府大员终于起床了,腐败前前后后跑着、照应着。
新娘,也终于与腐败会合了(此后,腐败与新娘、谁也没有提起过此事)。

省府大员走了。不久,新娘就怀孕了……孩子生下来后,腐败、咋看咋觉得孩子长得像省府大员。
过了孩子的百日盛典,腐败、安排新娘带着孩子、去省城看望省府大员……

不久,省里发榜--腐败,被任命为某地级市市长。
县长新娘也自成了市长夫人。

当到了市长,腐败、自然又无师自通--诸如上报经济开发区、由亲戚总承包、太太负责收红包……乃至买官卖官等等。
正甩开膀子大干,下面来报:一副国家级要来视察。

哇,真是好运!想什么就来什么……腐败,立马安排:小学生捧副国家级标准像,机场迎接欢呼;警察,排成方队、接受副国家级阅兵式检阅……
总之,让副国家级感到--快乐无比、乐不思蜀、忘乎所以、认不得自己!

副国家级享受到了元首待遇,回京后、力荐腐败、出任某省政协之副主席。
如是,腐败又晋升为副部级。

春风得意马蹄疾、春风又绿江南岸、春风已度玉门关、小楼昨夜又春风、春风花草香、春风化雨、春雨润物细无声、春雨三月江南、春雨湿杏花、春雨断桥人已渡、一夜听春雨、春雨贵如油、油菜花、油头粉面、油焖大虾、虾米蒸蛋、虾米音乐、乐不可支……
却不料,腐败刚当上省政协副主席,反腐败开始了。

不说改革开放了吗?不说以后不搞运动了吗……怎么、又要反腐败了?腐败,怎么想、也想不通。
腐败觉得:如果不反腐败,自己、弄个副国家级、也不是没有可能……而如今反腐败,自己哪一桩哪一件,不够腐败呢?

而若真成了腐败,往后的日子、岂不要在秦城度过?
想到这里,腐败、痛苦而委婉地、在网络上疾呼:反腐也可能会不得人心!

顾晓军 2014-7-4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