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仇佩芬:僵死的岩石,与活着的鸡蛋

p140704101
电影《辩护人》主角律师宋佑硕,看到小饭馆主人的儿子不明原因的被关进监狱被打得遍体鳞伤后十分震惊,并决心为之辩护。(电影剧照)

岩石再坚硬,也只是死的;鸡蛋再脆弱,也是活着的生命。岩石最终会碎成细沙,而鸡蛋终究会孵化而越过岩石。

今天,我想跟你聊一部电影,片名叫「辩护人」。本以为是我偏爱的律政题材,其实说的是人与国家的爱情故事。

片子讲的是卢武铉如何从一个只知赚钱的税务律师,变成不顾身家的人权律师。你不清楚卢武铉的事?没有关系,电影其实也没有提到他。这是关于那样一个时代的故事,片子一开头就说了:依据真实事件改写的虚构故事。只聊电影主角宋佑硕,也是一样的。

宋佑硕是个只有高中学历的律师。没有雄心壮志、不想出人头地,他只是为了赚钱才当律师的。靠着帮客户代办房产买卖和处理税务,赚了钱过上好日子的他,还记得带了钱回到当年吃霸王饭的小饭馆,向恩人老板娘道谢。是个和你我一样,对自己的安逸生活心怀感激的小人物。

但那样一个时代啊,就像我们从书上读到的,历史是在街头创造出来的。天光之下、阴影之中,沸腾的思想像蒸汽机一样推动着行动,警棍、催泪瓦斯和手铐怎么也浇不熄。

曾经,宋佑硕不懂那些成天抗争的年轻人,认为「不上学而去示威,是要遭天谴的」。但恩人的儿子问他:「那么那些逼得人们不得不上街示威的人,又该得到什么惩罚?」

恩人的儿子后来因为读了政府认定的禁书而被捕了,但他已经教会宋佑硕:「岩石再坚硬,也只是死的;鸡蛋再脆弱,也是活着的生命。岩石最终会碎成细沙,而鸡蛋终究会孵化而越过岩石。」因为不能让有生命的鸡蛋就这样在岩石前碎裂,为了赚钱而当律师的宋佑硕,舍弃了钱财和一切,像朋友说的「自己选择从安稳的生活走开」,挺身对抗着扭曲法律的政府。

你撇着嘴角笑了。不,这不只是你想象的热血革命电影,打动我的是其中荒谬的情节。电影里负责抓思想犯的警察,相信「警察只知道追捕犯人,这国家就完蛋了,警察是为了预防罪行而存在的」。对,「预防犯罪」,好笑吧?

于是为了「预防」,这个警察没有理由地抓了人,为了捏造出可以写在起诉书上的理由而拷打他们。当宋佑硕找到警察的私刑场,警察搬出法律和爱国的理由,狠狠地对他拳打脚踢,直到远方传来国歌的声音才停下来。

明明都知道是律师了还拚了命地打,听到不知哪里传来的国歌却立刻立正站好。这个警察在想什么啊?你笑了。对啊,我也觉得很可笑,这警察自称是爱国者,却以爱国之名滥用保护国家的法律,简直是胡闹吧。但想想这样的事自己最近也听过看过,我有点笑不出来了。

国家,当然是爱的,但国家是什么呢?宋佑硕说,根据宪法,国家即国民,而不是那些自称政府,其实只是取得政权的少数人啊。

法律,难道不是应该用来保护构成这个国家的人民的吗?然而在有些时代,那些取得政权的少数人总是用我们信仰的法律,伤害着属于我们、本该被我们爱着的国家。当法律不再是原本的样子,我们的国家又会变成什么?

只是这样一部电影,讲一些我们似曾相识的事。当51万香港人守住街头、200人遭到逮捕,而许多台湾人看着那样的新闻画面,一边想起过去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自己的国家曾经发生过的冲撞的时刻,我趁着未明的天光看完这部电影。

电影的最后来到1987年的釜山街头,催泪瓦斯的烟雾遮蔽了天空,宋佑硕一个人面对一整队穿着镇暴服、戴着面具的警察的背影,我想起了许多人:在另一片土地上用生命换取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人、隔了很久才被知道的228事件受害者、因为想要办报或参政而被捕的人、只是想说出自己的主张却被关进监狱的人、想要支持或反对什么而莫名被打破头或被带进警局的人……

你,一定也想起他们了吧!

是的,这是一部外国的电影,讲另一个国家的历史。听完电影说的故事,你,还认为这只是另一个国家的故事吗?

(风中物语/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