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枫苑梦客:张艺谋的《归来》让谁不爽了?

一个民族、一个政党必须正视自己的错误,才能避免重复错误,掩盖、强迫遗忘贻患无穷。

一个人失去记忆是悲剧,一个民族失去记忆不是更大的悲剧吗?

张艺谋的新片《归来》公开上映了,反应热烈,有观众说:“归来我看了, 特别感人,开场十分钟哭到最后!很值得一看!”也有年轻观众对影片背景不理解,感到沉闷、无趣。

张艺谋在接受杨澜采访时说,在经历了多年沉寂之后,这也是他自己的艺术风格的“归来”。的确,过去几年,特别是2008年奥运会之后,张艺谋似乎迷失了自我,追求大场面,大制作。其实他最擅长的还是这种朴实无华细腻地反映平民生活的作品,《红高粱》,《秋菊打官司》、《山楂树之恋》等,都是好片。

《归来》剧情简介 :上世纪70年代初,与家人音讯全无隔绝多年的劳改犯陆焉识(陈道明饰)在一次农场转迁途中逃跑回家。这对怀抱芭蕾舞梦想的女儿丹丹(张慧雯饰)带来了巨大压力,她阻止母亲冯婉瑜(巩俐饰)与父亲的相见。因此夫妻二人近在咫尺却又相隔天涯。文革结束后,陆焉识终于平反回家,但是他却发现女儿早已放弃了芭蕾的梦想成了一名工厂女工,而深爱的妻子因为患病已经不认识自己。深厚的感情、生活的变故,迫使陆焉识做出了对他来说最荒唐却又最合理的人生选择……

原作者严歌苓看过影片后,对陈道明和巩俐的演技赞不绝口,说:“我从陈道明的表演中找到了祖父的影子。他那种高贵的知识分子气质和我祖父留下的老照片非常相似。” 而张艺谋也称赞两人的表演是“教材级的表演,教科书一般的精准。”

可是张艺谋的“归来”似乎让有些人很不爽,毛左领军人物司马南按捺不住,又唠叨开了:“尽管很多人说这是老谋子回归了什么文艺,尽管有人引导舆论说这只是一部深刻的心理影片, 但我看到的, 分明是一部彻头彻尾的政治片,政治片讲的是政治。张艺谋们大概认为30年来控诉的还不够,所以又挖开伤口撒盐, 开启”新伤痕文学“,并津津有味地、诗意地、夸张地加以欣赏、膜拜、玩味.……”

按照司马南的意思,三十年前的那个伤口已经愈合了,不应该再挖开来示众,更不能“撒盐”,用文艺形式表现政治主题。好在司马南先生还承认那是一道伤口。但他应该明白,后人有权利了解那道伤口的来历,以免旧伤痕上又添新伤痕,重犯历史错误。一个民族、一个政党必须正视自己的错误,才能避免重复错误,掩盖、强迫遗忘贻患无穷。不少九零后看了电影感到不理解,令张艺谋感到很失望。而这更说明他所做的工作具有重要意义和价值,不能因为有人反对就不做。冯婉瑜劫后余生却失去了记忆,似乎在隐喻什么。一个人失去记忆是悲剧,一个民族失去记忆不是更大的悲剧吗?

张艺谋在接受采访时也隐讳地透露,他在拍摄过程中就遇到了不少刁难,包括超生丑闻曝光。无锡滨湖区计生局通知张艺谋一定要亲自到无锡当面说清楚,张表示,电影正在拍摄过程中,难以脱身。最后,他收到超生罚款748万余元的通知,必须在30日内一次性缴清,逾期将加收滞纳金并申请强制执行。中央电视台详细报道了张艺谋超生丑闻,舆论汹汹,张艺谋备受压力,不得不和妻子陈婷公开露面,在媒体上公开向公众致歉。这一切的发生不是偶然的,不能阻止你,就警告你,不听警告,就想方设法搞臭你。

张艺谋已经就超生丑闻公开道歉了,我党执政后犯过那么多错误,发生那么多丑闻:反右、大饥荒、文革、六四,等等,什么时候向全民道歉呢?人民在等待着。

朋友转来一篇文章,读后让人好气又好笑:都21世纪了,有人的思想还停留在文革时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转贴奇文,立此存照。(党建网《〈归来〉:以揭露的名义渲染丑恶摧毁主流价值》)

(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