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德孤:文革再来,不是危言耸听

p140513101

党建网刊登刘浩峰写的《〈归来〉:以揭露的名义渲染丑恶摧毁主流价值》,通篇以苏联的《悔悟》为类比,以苏联解体,对戈尔巴乔夫进行批判,实际上是影射对习近平的批判。

在审判薄熙来之后,当局没有能够乘机清算文革,反思文革,只是又把盖子捂起来了。文革的土壤没有得到根本清理。发生文革的条件又要成熟了。

文革在中国是随时可能发生的,而且文革的某些荒唐已经在某些地方发生了。

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归来》引起中宣部官老爷们的反感,一篇讨伐檄文应运而生。

党建网刊登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刘浩峰写的《〈归来〉:以揭露的名义渲染丑恶摧毁主流价值》,通篇以苏联的《悔悟》为类比,以苏联解体,对戈尔巴乔夫进行批判,实际上是影射对习近平的批判。

这班苏俄的干孙子,人家俄罗斯人都没有舍不得苏联解体,中宣部老爷们一个个哭丧着脸在那里嚎什么呀?

整个这篇檄文,充满文革味道,是一篇对当前的党中央,习近平个人和改革开放的声讨檄文。

文中列举了改革中的一些做法,包括国企改革,私有化,等等,特别提到批判改革的顶层设计。试问,所谓改革顶层设计,是谁在设计?不就是习近平吗?他是新成立的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

文章还批判对《归来》通过审查毫无压力,请问是谁在审查?不就是党中央吗?还有谁?批判新浪网对极左人士孔庆东和张宏良的封杀。这国内网络安全是谁在管?不就是习近平吗?

文章批判《归来》试图解构所谓社会主义主流价值,所谓集体主义价值观。我真不明白,到现在的中国还在鼓吹斯大林发明的所谓集体主义吗?

什么是集体主义?什么是“集体”?在斯大林的社会里,所谓的集体,就是专制集权之政体,所谓民主集中制,实际上是只有集中没有民主的制度,就是专制。所谓集体主义,就是剥夺个人利益为所谓的集体服务,实际上是剥夺了个体利益而为长官服务,是一种典型的奴才主义,是非人性的,是对人权的剥夺。

文章批判所谓的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有什么不好?自由主义又有什么不好?中宣部习惯于把个人主义和自私自利等同起来,好像西方世界的人都是自私自利之徒,只有中国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才那么大公无私,简直是可笑之极。

个人主义并非自私自利,自由主义更不是十恶不赦。集体主义也绝不是什么大公无私。这些都是混淆是非的概念,麻痹了中国来百姓几十年了。

西方世界以公益为目的的机构个个人比比皆是。而中国,贪污公益善款的人,包括贪污四川地震救灾款的是层出不穷。现在中国社会开放了,出去见识的人多了,知道什么是资本主义了,没有那么好糊弄了。

本来,《归来》是一种人性的回归。但党建檄文却对这种人性的回归进行批判,要干什么?我看这和八十年代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类似,那个时候批判《苦恋》如出一辙。

中国发展到现在,给共产党折腾到现在,整个社会已经是只有党性,没有人性,只有兽性,没有人性的社会了,难道现在呼唤人性的回归有错吗?

共产党极左势力喜欢把人性说成是资本主义的,如果只有资本主义有人性,那还要兽性的社会主义做什么?

毫无疑问,人性是普世的,中国的《三字经》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就是讲人性,不管人性是善是恶,人性的回归总比兽性要好。一个缺乏人性的社会,那还得了吗?只有中国的文革才是缺乏人性的。

现在的中国社会也是大量的兽性,包括党性,所谓党性,其实质就是兽性加奴性,因为它要求的是对党的绝对服从,对敌人的绝对残忍。

网络上有不少针对中宣部这篇檄文的评论的,我这篇文字并不想在这方面多说。我只是提醒各位,中国的文革是有可能再来的,一点也不危言耸听。

不要以为薄熙来被抓被叛了,文革就不会重演了。

薄熙来最大的贡献就是唤起人们对文革的恐惧和记忆。但是,在审判薄熙来之后,当局没有能够乘机清算文革,反思文革,只是又把盖子捂起来了。文革的土壤没有得到根本清理。发生文革的条件又要成熟了。

毛泽东曾经说文革会七八年来一次。从六四镇压到现在,已经二十五年了,从八十年代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到现在,已经有四个七八年了。

过去因为邓小平的发展经济,把文革给掩盖起来了,人人都是一门心思捞钱。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坎,社会矛盾积累了,民怨也积累了,经济发展已经无以为继了,危机来了,除了内部危机,外部危机也是越来越深重。

我看到习近平是着急了,靠反腐败,靠打老虎,想拖延时间。但是他的打老虎也是难以为继的,没有真正的政治改革,什么也别想做成,这一点,温家宝曾经讲的非常清楚。

网络上看人们的评论,现在的人们已经越来越缺乏耐心了,对改革是等得不耐烦了。所以才有人说中国的前途只剩下暴力革命一途。我对此深以为忧。

在中国搞暴力革命,那不是闹着玩的。文革就是一种暴力革命,是一场内战。我看,如果没有人扭转局面,文革式的暴力革命真的就要来了。

如果文革真的来了,谁能控制得了?

当年的文革,毛泽东要是没有周恩来帮他支撑局面,这个国家就彻底垮了。现在的社会,搞文革,又是八仙过海,习近平能控制得住局面吗?江泽民能控制得住吗? 我看都不可能。

真正搞文革的话,整个社会都要遭殃了。 美国的间谍网遍布全球,中国政府不知道如何应付,居然要弃用人家的Windows 8和IBM服务器。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现在的中国设立所谓网络监控中心,干脆关闭互联网得了,干脆搞闭关锁国,干脆不许用电脑,不许出国,等等,简直是可笑之极。

你要有本事,也搞国际间谍,把手伸到人家的政府和商业机构去,伸到奥巴马的裤裆里去。现在搞得网络监控网络安全,只是用来对付老百姓,真是无能透顶了。

不过,我提醒各位,文革在中国是随时可能发生的,而且文革的某些荒唐已经在某些地方发生了。

其实,中国国内的很多富商,早已经为此做了准备了,他们是随时可以逃离中国的,一些当官的也是。如果发生文革,发生那些针对商人和官员的生命财产的威胁,他们是随时会逃离的。真正逃不掉的是普通老百姓。

文革死灰复燃就代表了阶级斗争死灰复燃,那么另一场浩劫就会降临中国了。 当然,经过改革开放那么多年,中国人的见识是增加了不少,不那么容易被糊弄了。某些野心家们要挑起文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但是,除去一个薄熙来,可能会有更多的薄熙来,包括在习近平反腐败斗争中可能被针对的对象,包括江泽民李鹏曾庆红之流,都是有可能滋事的。他们的能量有时还很大呢,包括中宣部这班老爷们,他们是惟恐天下不乱呢。

而一旦发生文革重演,我们这个网络上的海外朋友们,就别想回去了吧,你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们,都会因你们而蒙难,里通外国的帽子又会戴到他们的头上了。

我对时下的中国现状是担忧的,习近平的所谓改革可能已经来不及了。但是,在目前看,除了支持习的改革,还能有什么希望呢?当然,不改的话,就大家一起完蛋吧。

从中宣部的这篇檄文,可以看出,极左人士,中宣部的老爷们对习的立场是非常不满的。我早就说过,对极左人士来说,薄熙来才是他们信得过的。

习近平有他父亲习仲勋的原罪,就算他承诺“七不讲”,也不会得到极左人士的信任的。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改革,利用手中的权力,做最后一搏。

有个别的脑残把中宣部的檄文当成言论自由的一部分,说为什么不能批《归来》?这是言论自由吗?中国有言论自由吗?文革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也是言论自由吗?这些人真是脑袋长到裤裆里去了。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