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英顺:青年学生的国殇日- -纪念“六四”廿五周年

中国历代青年士人,对于社会和政治,始终不曾放弃自己的责任,总是不断与恶势力作斗争。

胡适曾经说过, 凡在变态的社会与国家内,政治太腐败,而无代表民意机关存在着,那末,干涉纠正政治的责任,遂落在一般未成年男女学生的肩膀上。于是,本来应该安心读书的学生只好放下书本,走出校园,冒着生命危险去游行请愿,从而酿成大规模学生运动。他们非独牺牲学业,牺牲精神,牺牲少年的幸福,连到他们的自己的生命,一并牺牲在内。相反,如果政治清明,而且有各种民意机构存在,那么政治就自然是成年人的事了。在这种情况下,青年学生就可以安心读书,他们的兴趣,就可以是体育比赛、跳舞看戏、谈情说爱了。

胡适斯言至为是矣,青年学生对于国家进步的贡献,很多时间超过其他社会阶层,亦唯此种热烈青年运动,进步事业都有成功之一日。远至东汉末年党錮之祸、宋朝晴康年间太学生上书、明朝东林党争,清朝末期戊戌变法等等、中国历代青年士人,对于社会和政治,始终不曾放弃自己的责任,总是不断与恶势力作斗争。近代新旧文明交替之际,青年学生更是不遑多让,比如辛亥革命推动者就多的是青年学生:中国同盟会书记陈天华仅有十八岁(他为了唤醒留日学生,遗下万言书蹈海自杀),写“革命军”的邹容只有十九岁(他死于满清狱中)。再如“外抗强权,内除国贼”的五四爱国运动,也都是当时中国青年学生发起推动的。

而中国青年学生目前为止最大历史功绩,就是发起迄今最为伟大的民主运动——“六四”运动,几乎一举推翻盘踞多年共产党的独裁统治。这场由学生所主导的长达2个月的民主运动,高声喊出政治改革、新闻自由以及言论自由口号,在抗议行动声势最高时,有大约100万人聚集在天安门参与了这次示威活动,还吸引了军队士兵、警察人员、中共党员以及基层政府官员参加。民主运动引发全国性的示威活动,各地大约400多个城市也爆发规模不一的抗议集会,声势浩大撼动江山,中共政权受到建政以来最大挑战。“六四”运动后来虽然受到残酷镇压,青年学生付出巨大生命代价,但是他们为国捐躯虽败犹荣,“六四”历史地位已经完全确立,他们鲜血不会白流。

“六四”以后中共採取措施企图强迫人们忘记这场伟大运动,二十多年以来,唯有香港每年都有几万甚至十几万人,燃点烛光纪念“六四”民运,令人对于香港市民刮目相看。值得注意的是,参加纪念活动多为香港青年学生,象征港人除了对金钱追求之外,仍然不乏以人文思想为本的新青年,他们继承历史传统,关心国事思想活跃,国家,政府,政党三者分得非常清楚,要求中共平反“六四”,落实香港民主普选。恰当多数大陆民众逐渐淡忘“六四”事件之时,香港青年学生没有保持沉默,他们的勇敢使其成为现代中国青年学生榜样,“六四”牺牲精神的传人,大陆民主运动的火种。

当代人类社会物欲横流,人们置身其中难免随波逐流,寻求个人最大利益。可是青年学生则有不同,与世俗庸众相比,他们涉世较浅,心地善良,疾恶如仇,不计功利,容易热血沸腾拍案而起,与普通年轻人相比,他们知识积累较多,古今中外都有涉猎,判断是非能力更强。于是,为国家呐喊的责任,便落在青年学生身上,他们也是人类希望所在。近年韩国,缅甸,菲律宾,印尼,埃及,以及台湾青年学生,为了普世人权社会正义,前赴后继奋不顾身,英勇身影令人难以忘怀,这些国家今天所享受的初步民主自由,正是当年多少青年学生奋斗的成果。

“我们受过教育,我们就有社会责任”,当代中国青年学生,还有知识分子,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历史的责任,正在前面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