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汀:知识分子如何决定今天谁洗碗

显然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某一方作出妥协让步和牺牲。

昨天,一帮知识分子小伙伴们在一起讨论一个千百年来一直困扰着人类的问题——怎样解决家庭内部分歧。

我说:显然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某一方作出妥协让步和牺牲。

另一个小伙伴不以为然,他认为,所谓“妥协让步和牺牲”,明显是其他阶层人士才惯用的粗暴强硬蛮横霸道的方式!而我们作为知识分子,手中掌握着更加智慧而有力的法宝,那就是——沟通和交流!

于是我就呵呵了。真的,你们知识分子,或者说咱们知识分子,真的太把所谓沟通和交流当回事儿了!

以下是极富个人主观色彩的、没有任何样本统计分析结论作为支撑的歪理邪说:

我认为,知识分子,最大的劣根性,就是总以为交流和沟通本身,能够解决什么问题。

知识分子认为沟通和交流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包括家庭矛盾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有两种矛盾:一种叫做有你没我型矛盾,比如洗碗,要么你洗,要么我洗,你不洗就得我洗,我不洗就得你洗。就算今晚暂时搁置争论,双双不洗,明天后天大后天也依然要洗,还得洗更多。

你可千万别跟我说,那咱就出去吃!——如果你要这么说,那你就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知识分子了,因为知识分子还有另一个劣根性,那就是矫情!具体可以体现在,当有人建议那咱就出去吃以后,知识分子就会说: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回避矛盾你懂吗?我们有了问题就应该解决问题,一味逃避能有什么用呢?!这是懒惰!这是懦弱!这是自欺欺人!再说了,总在外面吃饭,高油高盐,不明添加剂众多,对身体不好,这是得不偿失啊!醒醒吧!balabala……

你又说了,那咱请个钟点工,每天来洗碗!——如果你要这么说,那恭喜你,你已经不是知识分子了!都知道能用钱来解决问题了,这还是知识分子吗?!如果大家都这么快刀斩乱麻,那还要以掰扯道理作为毕生理念的知识分子干嘛呢?知识分子的存在根基都被你动摇了,知识分子恨你!

所以说,对于谁洗碗的问题,其实呢,只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必须有人做出妥协。你不洗?好好好,我洗行了吧!——你看吧,问题一瞬间就解决了,根本不需要交流和沟通嘛!

但是让人妥协的原因是什么呢?无非两个:一是爱你,你高兴我就高兴,你不洗碗才高兴那就我洗,我洗洗也开心。二是怕你,你一洗碗就发疯,想想都害怕,不如我认个怂洗了算了,惹不起我还洗不起吗?!

但是,必须要强调的是,爱你也好,怕你也罢,都是已成定局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反正跟交流沟通是没关系的。有谁爱你是被你交流沟通来的?难道你还能口吐莲花说服别人爱上你不成?!又有谁怕你是被你交流沟通来的?你捏着他短难道他还不明白不成?!

因此,交流和沟通,从本质上来说,不能解决这种有你没我型的矛盾。

第二种矛盾,叫做误会。比如你想洗碗,我不知道,我以为你不想洗,我就自作多情洗了,结果你失望得哇哇大哭,我以为你嫌我洗得不干净,又自作多情洗一遍,你气疯了,就此埋下祸端。

这种矛盾,就可以用交流沟通来解决了。我就问你哭什么啊?你说你哭你不能洗碗啊!我就明白了——我去,原来你爱好这么奇葩啊,好好好,下次给你洗!于是矛盾就解决了!

由此可见,交流沟通,只能解决误会型矛盾,而不能解决有你没我型矛盾。

那么,现实生活中,到底哪种矛盾比较多呢?——如果你要是认为误会型矛盾比较多的话,我去,你言情小说看多了吧?!

而知识分子的劣根性,就在于,他总是天真乐观地认为,家庭矛盾本质上都是误会嘛。他完全搞不懂,其实很多家庭矛盾,本质上都是有你没我啊亲!

你就想吧,人,都是一样的人,好逸恶劳是人的天性。很多事情,你不想干的别人也不会想干的。没有人真的特别喜欢做家务,也没有人真的特别喜欢出去赚钱。假如有人勤勤恳恳的做家务或者任劳任怨地出去赚钱,那真的不是“误会”,而是被逼无奈。

当然了,我,也是一个知识分子,而且,也是一个热爱交流和沟通的知识分子。这是我杯具的源泉。以后再也不瞎BB了!

最后,小伙伴们把我开除出了知识分子行列。

另外,我家的碗都是我洗的。(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