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芦笛:拒绝汲取教训 六四还会重演

p140604102
二十五年前,学生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抗议示威。

党国领袖是想以这种独特的六四纪念方式,向全国以致全世界发布一个明确信息:中共绝不会容忍任何不满,哪怕是再温和的批评,只要引动他们的疑心,都将遭到无情镇压。只要党国领袖认为政权受到威胁,哪怕是病态想象也罢,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屠民保党”。

就是这种执恶固执的态度,决定了六四悲剧还会在未来重演。

临近六四,北京当局以“寻衅滋事”的罪名,抓捕了参加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座谈会的高瑜、徐友渔、刘荻等“五君子”。当局以此行动向全世界昭示,尽管六四已经过去了25年,它仍未吸取教训,依然是那个内心极度虚怯、充满不安全感并以小民为敌人的“阶级镇压工具”。

二十五年前,中共出动军队、坦克和装甲车,在北京开枪镇压和平示威的平民和学生,让全世界在电视机屏幕前目瞪口呆。外面世界的人无法想象,一个政权竟然会出动国防军去屠杀本国百姓。

观察家们更无法理解,那个曾以其改革开放的开明形象赢得西方好评的邓小平,为何会做出这一丧失理智的决策。中共不但牢牢掌握着枪杆子,更垄断了全部国家资源,怎么还会如此害怕民众的和平示威,要使出这种残暴手段来呢?

传统?

其实,这是毛泽东为中共建立的悠久传统。毛泽东在当国后表现出来的最醒目的心理疾障,就是他在赢得大多数中国人民的衷心拥戴之后,仍然对其事业彻底缺乏信心,深信“阶级敌人还在,心不死,一有机会就要以百倍的疯狂反扑过来,夺回他们失去的天堂,那时千百万人头就要落地”。

于是他的全部治国实践,便是基于这种病态恐惧的无穷无尽的“政权保卫战”:土改、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反右倾、四清运动……直到将全国投入十年文革动乱,致使党心民心离散,民族元气大伤,政权真个一度岌岌可危。这庸人自扰导致的“走向反面”,成了历史的讽刺。

毛泽东的言传身教,铸就了老一辈共产党人黑白两分法的狭隘视野。在他们眼中,“拥护者=同志,反对者=敌人”。百依百顺者就是自己人;若是心怀不满,那就一定是企图推翻中共政权的“阶级敌人”,就必须坚决镇压,因为根据列宁主义,国家机器就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工具,用林彪的话来说:“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六四的悲剧就是这样发生的。邓小平不明白,民众并不是为推翻共产党而走上长安街的。他们不过是因为急剧的改革骤然打乱了三十年的生活常规,心头一片茫然,又因贫富分化开始出现而心怀不满,上街游行宣泄而已。

这种自发的群体活动是社会松绑后必然出现的短暂痉挛,迟早要烟消云散,根本不会动摇中共统治。可惜邓小平囿于自身的经历,以为那类似于中共过去组织操纵的夺权斗争,于是悍然决定出动大军镇压。无论对国家民族,对中共,还是对他本人而言,这都是一个令人痛心的悲剧。

互动

更可悲的是,时至今日,中共仍不明白这简单道理。无论是40后的胡锦涛,还是50后的习近平,都是在毛的病态妄想教育中成长起来的。他们不知道,中共既是执政党,与人民发生矛盾乃至冲突就是常态,某些政策引起人民的不满乃至反对是不可避免的。但“反对”不等于“颠覆”,不等于“打倒”,不等于“推翻”,不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像对待敌人那样粗暴镇压,只能和平化解。

中共早就不再是当年那个以心狠手辣为生存前提的地下党,早就该摸索出一套在一党专政下朝野良性互动的办法来了。连传统社会的帝王都知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至今只知用专政机器对付批评乃至忠谏的中共,又如何能自称“始终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

更何况苏式极权政体根本就不是手无寸铁的草民能够推翻的。而且,如今中国的国力空前强大,据说已经取代美国成了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在此大好形势下,中共却以为区区几个学者开个会就会危及其统治,不惜捏造罪名抓捕之。

此举不但让世人历历忆起25年前长安街上那一幕幕血腥恐怖场景,更暴露了党国领袖的“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是何等弱不禁风。

不过,此举会给中共带来什么形象损失,党国领袖不会不知道。我想,他们是想以这种独特的六四纪念方式,向全国以致全世界发布一个明确信息:中共绝不会容忍任何不满,哪怕是再温和的批评,只要引动他们的疑心,都将遭到无情镇压。只要党国领袖认为政权受到威胁,哪怕是病态想象也罢,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屠民保党”。

就是这种执恶固执的态度,决定了六四悲剧还会在未来重演。(BBC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