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慕容雪村:邪恶的秩序就该扰乱

p110922101
慕容雪村是作家,出版有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非虚构作品《中国,少了一味药》等。

最近许多人都因为扰乱社会秩序罪被抓,秩序二字听来神圣,但如果这秩序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正直之士身陷囹圄,让权贵肆意盘剥,让众人沉默忍受,如果这秩序就是为了让蠢话横行,让真理噤声,如果这秩序就是为了让铲车、棍棒、称砣和黑监狱得以永存,那么,不扰乱、不破除、不抵制这邪恶秩序更当何为?

温和的反对派律师浦志强被拘,坚强的记者高瑜在央视”认罪”。作家慕容雪村呼吁,”不扰乱、不破除、不抵制这邪恶秩序更当何为?”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年是北京血腥镇压民主运动的二十五年,在人们把焦点放在反蝗普选楼价股巿自由行的二○一四年夏初,天安门广场上的历史,再一次来到我们面前。”在《明报》发表的题为《 六四二十五》的文章中,作者安裕评论北京当局拘押参与六四纪念家庭聚会人士时写道。

安裕说,在一个威权主义当头并且迷恋”控制”的国家,要为一桩官方早已定性的惨案平反不是一件易事。这二十五年我们见过流亡海外民运人士的证言,他们在自由空气底下自主作证,这是理所当然;然而在大陆的另一群他们,则要冒上从此和家人不得安宁的巨大株连风险,因此有一种说法是”尽量不犯法,不踏过底线”式的抗争,保住有生力量。

中国和越南等邻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问题上矛盾激化

安裕指出,今年六四前中共官方的强硬行动,连 浦志强这样的温和派也被捕,天安门母亲开始感到不自由,这与几年前本来就强硬的氛围相比是更加强硬,可是与其说是强硬,毋宁说是倒退更为恰当–文化向四十年代的延安文艺座谈会倒退,政治更是一元主义当头、倒退得令人想起斯大林主义。

亚洲战火难以避免?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杰·科恩(Roger Cohen)认为,二十一世纪的核心战略问题是中美争夺亚洲,有可能会燃起战火。他在《中国把”门罗主义”用到亚洲》一文中,引述芝加哥大学政治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的论述说,”如果中国在经济上继续增长下去,它会希望像美国统治西半球那样统治亚洲。而美国会百般阻挠中国实现这种区域霸权。……战争的可能性相当大。”

杭州余杭5月10日爆发反对建垃圾厂的大规模抗议,军警出动700人维稳。

科恩说,在历史中,我们很少看到权力从一个霸主转向另一个霸主的过程是和平的。中国需要资源。越南和中国的海洋冲突近日也出现激化,起因是中国决定在中国南海建一座石油钻井平台。那是一片河内政府宣称拥有主权的海域,可能蕴藏了大量石油和天然气。中国正在维护自己在中国南海的主权,从而激怒了菲律宾和越南。

科恩指出,越南的”转向美国”表明它对中国的恐惧何其真切。美国的开支紧缩令这种可能性愈发加剧。正在崛起的霸主一旦发现弱点就不会放过。威慑远比战争更可取。

深圳比香港有更多信息自由?

中国社科院每年公布所谓的”全国城市竞争力排名”,把香港视作中国的一个城市参与”评比”。台湾《自由时报》发表评论《香港看中国的笑话评比》认为,这类”排名”对中国的国内城市极不公平,对境外的香港而言也是一种侮辱。

作者葛隽认为,香港不但是一个独立的经济实体,而且享有三权分立的社会制度。无论从哪一范畴而言,中国任何一个城市都无法与连续多年荣获”世界最具竞争力城市”称号的香港相提并论。把香港强行拉入”中国城市评比”的圈子,完全是出于一种”拉大旗作虎皮”的心态,中国社科院不过是藉香港之名,抬高自己的身价而已。

葛隽举例说,惹人发笑的是,在”全国竞争力排名”中,”信息范畴第一”的城市居然是深圳,而一河之隔的自由世界香港只排”第二”,相信全世界人包括深圳人都会不以为然–一个没有新闻自由、连Facebook、YouTube都被禁止的地方,信息的获取竟然优越过香港,”评比”的公信力可见一斑。

央视上的”游街示众”

记者高瑜被指犯有非法泄露国家秘密罪,成为又一名遭打压的异见人士

杭州发生因群众反对建垃圾焚烧场而引发的群体性冲突事件。”自由微博”显示,”杭州”成为为新浪微博”第一热搜索”。 律师徐天明说:” ,显示出政府决策完全忽视民意、自行强力推进的严重后果。在信息高速传播时代,民众参与当地事务管理,已成为执政者无法回避的现实。那种高高在上、傲慢自大的执政作风,已为全民唾弃。没有真正的暴民,只有真正的暴政。”

针对记者 高瑜在央视”认罪”的消息,活跃的网络评论人杨恒均在新浪微博指出,”最近一年多来反裆(党)、反社会、反革命、反和谐坏份子们无所遁形啊,频频被拉上电视当众认错认罪,这在世界上绝对是绝无仅有的!不过这是否有损尊严,不太与法治精神合拍呢?当然,你也可以这样辩解:这与以前给那些反革命坏份子挂上大牌子,拉出去游街、侮辱如何?要不,把那些人也挂上牌子?”

作家慕容雪村在新浪微博发表评论说,”最近许多人都因为扰乱社会秩序罪被抓,秩序二字听来神圣,但如果这秩序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正直之士身陷囹圄,让权贵肆意盘剥,让众人沉默忍受,如果这秩序就是为了让蠢话横行,让真理噤声,如果这秩序就是为了让铲车、棍棒、称砣和黑监狱得以永存,那么,不扰乱、不破除、不抵制这邪恶秩序更当何为?”

上述微博均为新浪网删除。

(德国之声中文网)

评论

  • 匿名 说:

    今天我们还能说什么?

    闵良臣

    今天我们还能说什么?

    哪怕与上世纪末和这个世纪头几年相比,中国人的民主自由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中国除了党办官办之外的网站是否还能继续办下去?广大网友们是否应该都“洗洗睡了”?

    有的人为何总是要给中国人带来恐惧感?这是为什么?谁能告诉我?

    如果“国家安全”是以给国民带来恐惧感为代价,我们要这样的“国家安全”干什么?

    人类到底是先有个人、家庭,还是先有国家?个人都不安全了,国家安全有什么用!

    当本人惊骇地看到一家网站上挂着《国家安全蓝皮书发布,《南方周末》被点名》,说你不信,如同半个世纪前在看《烈火中永生》时江姐在城门上看到木笼子里挂着血淋淋的人头一般(其中就有她的丈夫老彭)!

    可谁都知道,制造这种白色恐怖的政权不几年后就被推翻了!

    人类史告诉我们,恐怖,有用,也有效,但很有限!

    2014-5-12

  • 232 说:

    这种破坏祖国安定团结的小人也配叫作家?

  • 匿名 说:

    发布诽谤政府的煽动性言论,喝喝茶就不错了,一直以人权卫士自诩的美国都自己打脸了,你应该庆幸了。

  • 匿名 说:

    看过他中央民族大学的演讲稿,感觉还算励志。不过最近写的这些,真是掉价,又是一个把自己打扮成民煮斗士的博国际同情的小丑。

  • 232 说:

    这个又是一装清高的小丑

  • 姓名 说:

    看标题,就觉得这个“作家”很阴暗

  • 你韩爸爸 说:

    这种人很典型啊,无非是以个人的不幸,来无端的扭曲世间万物,并说一些耸人听闻的未来传说,以达到自己个人的某种小小的私欲而已。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