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笑蜀:决不能允许国家暴力跟人民抖狠

p091121102
笑蜀,真名陈敏,前南方周末高级评论员。现为北京《炎黄春秋》杂志编委,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这说法不是林彪的专利,从来都是政权逻辑。所谓专政,要害不仅在于”专”即垄断权柄、即”一切操之于我”;更在于”政”即”镇压”,即滥用国家暴力。对自己制定的宪法和法律都毫无尊重,不听招呼就镇压,这种反法治的暴力思维是骨子里的。

权力不受制约实质是国家暴力不受制约,世上最强杀人利器不受制约,这是酿成六四悲剧的罪魁。今天仅因学者室内研讨六四而悍然发飙,悍然抓人,显然出自同样的罪魁。就此来说,悍然刑拘浦志强、徐友渔、郝建等公民,不过是六四悲剧的延续。

当下中国,其实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对中共的执政地位构成实质挑战,中共并没有面临马上失去权柄的即刻危机,但是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却每时每刻都面临国家暴力锁喉的风险。由此导致的普遍的心理危机,即普遍的创伤感、挫败感、绝望感,肆意蔓延的仇恨和暴戾,有如人心中的堰塞湖水位越来越高,越来越接近溃决的临界点。

半个多世纪前,中共机关报新华日报曾有社论题作《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换作今天,何尝不可谓《一党专政,遍地是灾》。

没有谁有能力马上颠覆中共,一党执政的格局不会马上改变。但是专政即不受制约的国家暴力必须马上结束,国家暴力动不动抖狠发飙的历史必须马上结束。把权力的老虎关进笼子里,首先必须把国家暴力关进笼子里。

北京消息,因参加2014年5月3日”2014•北京•六四纪念研讨会”,律师浦志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民间学者胡石根、作家刘荻,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遭海淀区公安局刑事拘留。甚至六十多岁的著名哲学家、历史学者徐友渔也不能幸免,也遭警方悍然刑拘。

其实5月3日的”六四纪念研讨会”规模很小,不过十来人。而且都没有在公共场合、仅在一位学者的家中召集,限定为私人事务。何况按官方今天说法,六四属于所谓政治风波,早不是先前定性的所谓动乱或者暴乱。那么作为学者和亲历者,以学术活动形式私下研讨,有何不可?这已经尽可能低调和克制了,已经很给当局面子了。

但是,当局还是下了手,而且是狠手。无论怎样给它面子,都没用,它都不买账。只要你坚持履行自己法定的公民权利,在它看来都是对它的冲撞,它都要怀恨在心。它可以任意冻结任何公民权利,权力的战车可以在权利的瓷器店任意横冲直撞,作为公民却只能忍气吞声,谁敢尝试跟它讲道理都被视为找茬,都可能遭到情绪化的报复。悍然刑拘浦志强、徐友渔、郝建等公民无非也是这个原因。

权力不受制约,尤其警权不受制约,甚至到了学者开小个会都要抓人的地步。凸显出警权尾大不掉,民权步步失守,人权处处受难的严酷现实。有点武林常识的人都知道,越是武功高强的人,日常生活中越是隐忍、克制,越是不能轻易出手。因为所谓武功无非杀人之功,稍不克制,就可能致人死命,而遭天谴。警权杀人之功逾民间武夫何止百倍,隐忍、克制当为其底线伦理,这在文明国从来视为天经地义。

不幸,在中国,这一底线伦理从不存在。政权就是镇压之权,这说法不是林彪的专利,从来都是政权逻辑。所谓专政,要害不仅在于”专”即垄断权柄、即”一切操之于我”;更在于”政”即”镇压”,即滥用国家暴力。对自己制定的宪法和法律都毫无尊重,不听招呼就镇压,这种反法治的暴力思维是骨子里的。权力不受制约实质是国家暴力不受制约,世上最强杀人利器不受制约,这是酿成六四悲剧的罪魁。今天仅因学者室内研讨六四而悍然发飙,悍然抓人,显然出自同样的罪魁。就此来说,悍然刑拘浦志强、徐友渔、郝建等公民,不过是六四悲剧的延续。

警权嚣张,动不动就跟人民抖狠,动不动就朝人民发飙,这决非福音。它不止是权力战车驰骋于权利的瓷器店,根本就是疯子飙车于闹市,毁掉的不是抽象的权利而往往是高贵的生命。当下中国,其实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对中共的执政地位构成实质挑战,中共并没有面临马上失去权柄的即刻危机,但是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却每时每刻都面临国家暴力锁喉的风险。由此导致的普遍的心理危机,即普遍的创伤感、挫败感、绝望感,肆意蔓延的仇恨和暴戾,有如人心中的堰塞湖水位越来越高,越来越接近溃决的临界点。半个多世纪前,中共机关报新华日报曾有社论题作《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换作今天,何尝不可谓《一党专政,遍地是灾》。没有谁有能力马上颠覆中共,一党执政的格局不会马上改变。但是专政即不受制约的国家暴力必须马上结束,国家暴力动不动抖狠发飙的历史必须马上结束。把权力的老虎关进笼子里,首先必须把国家暴力关进笼子里。

专政是中国人民最大的噩梦,中国人民为此付出的代价已经够高,决不能再听之任之。

(新公民邮件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