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环球时报:街尿表演的香港人就像“光头党”

p140501106

香港有一小撮极端主义分子,他们让人想到东欧社会里的“光头党”,或者西欧社会里的“新纳粹”。欧洲这两伙人的第一个特征就是选择性排外,喜欢标榜“自我纯正”。这些人的存在有一定社会舆论根源,但他们总是把情绪表达做得很过头,最后给主流社会招来麻烦。

约30名香港人27日带着“粪便”道具进入尖沙咀海港城,高喊口号,并在商场内先后8次模仿内地幼童街上便溺。他们的挑衅行为引起内地游客不满,双方互骂,附近名店纷纷落闸停做生意。

此外另有部分香港网民在社交网站成立“向内地的便溺行为宣战,万人齐去苏局长家门口便溺”群组。他们计划5月4日下午集体到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苏锦梁家门口进行“另类抗争”,目前有近400人声称会参加该活动。

本月15日一名内地2岁幼童在香港街头便溺遭一些人不满并拍照,引起内地舆论的反弹。但事情已经过去,27日香港激进人士的挑衅表现令人意外。

这些人一定是很想羞辱内地人,但他们羞辱的显然是他们自己,同时也让整个香港社会蒙羞,让人看到香港社会中低质、脏乱的一角。在自由的香港什么都可以表达,但在市中心出了如此泼皮、反文明的行为,还是会影响内地人以及全球游客对香港的尊重。

香港有一小撮极端主义分子,他们让人想到东欧社会里的“光头党”,或者西欧社会里的“新纳粹”。欧洲这两伙人的第一个特征就是选择性排外,喜欢标榜“自我纯正”。这些人的存在有一定社会舆论根源,但他们总是把情绪表达做得很过头,最后给主流社会招来麻烦。

香港的这些“光头党们”以如此方式抗议内地幼童街尿,但他们的行为却真正在香港的城市文明中“拉了一地屎”,香港主流社会需要下些力气,才能擦掉它们,驱散这些屎尿散发出的骚臭。

内地人看到这样的表演,肯定很不高兴。但是内地社会也在以一种积极的态度,主动辨认这些极少数极端分子与香港主流社会的区别。我们不会迁怒于整个香港,但这些事也的确会成为内地人对香港认识中的一个元素,影响很多人前往香港旅游的兴趣。

内地社会毕竟同样有感性的一面,理性很难无处不在地发挥作用。当内地舆论对这些“光头党们”多骂了几句时,香港主流社会也请予以体恤。对一些摩擦,两地的互动做不到设计般的恰当,大家都要有一点宽容心。

总体看,内地还应多点更高的姿态。香港社会毕竟很小,面对内地的全面崛起,还有既盼着来、来多了又感觉难以承受的庞大内地游客群,那里的人难免患得患失。但无论如何,香港都是祖国大家庭新归不久的成员。

这个成员仔细看也是个不小的家,里面有几个调皮捣蛋的家伙,家长拿他们没招。无论我们怎么对付这些人,都不要影响整个中国大家庭的和谐。

爱中国,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承受这个庞大国家里的一些摩擦。有摩擦就有摩擦,内地游客见到当面挑衅的极端主义分子,不妨大胆回敬他们。但我们不必沉浸在这样的情绪中,尤其不能记香港社会的仇。想想香港民众是如何在内地水灾、地震时倾囊相助的吧,几个模仿内地幼童街头便溺的无赖分子,他们怎能代表那个与我们血浓于水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