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克斌:沉船杂感—知耻近乎勇

p120804104
作者王克斌先生2007年夏天在北京崇文区药王庙前街二巷二号小院其故居前留影。(图:作者博客)

比起日、韩,中国官的脸皮的确太厚,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日、韩走在了中国的前边。中国的官员不知道什么是耻辱,不知道什么叫犯罪。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意挥霍,鼠窃狗偷, 监守自盗。享受着最高级的待遇,但是还不满足。他们贪污了百亿千亿的人民血汗,贪得无厌。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手里有着超越法律的权力,因为人民没有制裁他们的手段。

近闻韩国沉船上有300多名高中生,而带领这些高中生出行的一名学校副校长被救出后上吊自杀 。该副校长52岁,这名姓Kang的副校长上吊的地点选在珍岛的一座山的一棵树上。这座山就在安置失踪者家属的一座体育馆附近。警方称,很明显,这名副校长是因为自己被救起、但仍有200多名学生失踪而感到“内疚”。

康校长的以死谢罪让我不禁想到孔夫子当年的教导:“知耻近乎勇。”我不知道他在这次事故中究竟富有多大的责任,但是至少,他知道自己身为校长,难辞其咎,没脸面见死亡者的父母。尽管这种了结的手段值得商榷,但他的敬业和自责的精神却值得我们华人尊重。

欧美距离较远,自不必说,日、韩就在身边应当是我们的借鉴。日本人的政府官员、商务总管一旦陷于丑闻,则立即辞职,甚至了却残生。前不久,韩国有位离职的总统因为有人告发,尽管本人清白,但却毅然跳崖,以示清白。那不应当是畏罪,畏罪自杀似乎是中国官员的专利。

反观我们礼仪之邦,理当知晓礼仪廉耻。那么多政府官员吃着人民的饭,住着人民的房,坐着人民的车,掌握着管人民的权,他们却不管白天黑夜,偷盗着人民的财产。他们拥有几十套房子,他们占有好几个二奶,他们每日花天酒地,胡作非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他们天天干着可耻的勾当,却不知道什么是耻辱。更谈不到内疚,更谈不到自裁。比起邻邦日韩,中土官员的脸皮的确是厚了一点,又何止是一点。

礼堂火起,马上 有人喊:“让领导们先走。”把孩子和百姓置身于火海,自己保命在前。不知道什么是耻辱,出来后他们继续当官。比起邻邦日、韩,中土官员的脸皮的确是厚了一点,又何止是一点。

即使犯了渎职之罪,即使为了掩人耳目,暂时革职。可以歇了半年之,他们又被悄悄地提了一级,重新握起大权。比起邻邦日韩,中土官员的脸皮的确是厚了一点,又何止是一点。

曾经有位总理,除了一个大型的政绩工程,他几乎什么好事也没干。张家口地震,他面都不露。结果当完了总理,还要再干几年委员长,过足了官瘾。他的小儿子犯案,远逃异国。他的大儿子在商界显赫,又到山西当官。他的女儿把控着电力,大把大把地赚钱。这样的官在日、韩即使不谢罪,也会遭到人民的罢免。可是他在中国却无所畏惧,颐享天年。

曾经有位总书记,借助某个运动登上宝座。上台之后,拉帮结伙,结党营私。儿子脚踩官商两界,妹妹也破格提升。到了年头,死皮赖脸,还要干两年的军委主席。留下几张不该有的照片,他堂而皇之地坐在中间。身居幕后,继续干预朝政,黑手遮天。这样的官在日、韩即使不谢罪,也会遭到人民的罢免。可是他在中国却无所畏惧,颐享天年。

比起日、韩,中国官的脸皮的确太厚,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日、韩走在了中国的前边。中国的官员不知道什么是耻辱,不知道什么叫犯罪。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意挥霍,鼠窃狗偷, 监守自盗。享受着最高级的待遇,但是还不满足。他们贪污了百亿千亿的人民血汗,贪得无厌。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手里有着超越法律的权力,因为人民没有制裁他们的手段。

习王上台之后,发誓整治腐败,老虎苍蝇一起打。如今几乎一年有半,苍蝇倒是拍了一把,老虎却依然安闲。几个大案还是前一届留下来的,除了政敌薄熙来,老虎们还在景阳岗作乱。他们似乎也感到了这是一种耻辱,但是还没有勇气出来面对。知耻近乎勇,可是他们离勇还有一段距离。

中南海的上方,遮盖着一层黑色的幕布。人民看不到刀光剑影,也听不到烛影斧声。他们却听厌了各种猜测与谣传,他们也看透了反腐的决心和誓言。贪官们抢掠了他们的财产,他们却无权知道如何处理贪官。最终这幕后交易的牺牲者恐怕还是百姓。当然,习王也有难处,老虎太多,老虎太大,谁能惹得起他们?把他们加到一块,那就是党呀。和日、韩的官员相比,中国的这群公务员们可说是厚颜无耻,个个该X。

腐败在中国已经成了臭豆腐,人人都讨厌那个气味,但是人人又深知那玩艺儿下饭。孔夫子的教诲“知耻近乎勇”似乎只能在日、韩实现。中国的官场已经把耻辱当成了荣耀,把自私当成了理想。让他们贪吧,尽情地贪吧,再大的国家也有被掏空的一天。(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