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极权体制处於永恒的危机

p130508104
许知远,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现任职于《生活》、《东方企业家》杂志。已出版作品《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国纪事》和《醒来》等。

历史总是充满意外,倘若人们身处在一九八九年的秋天,断然无法想像中国日后的崛起,与共产党政权的稳固。同样的,当下这个似乎不可阻挡的巨人很可能是个泥足的巨人。极权体制也是一种处於永恒危机的体制,因为权力的高度垄断,也意味著风险的高度集中。从薄熙来到周永康案,这个政权已撕下最后的遮羞布,以赤裸的面貌示人。而它的内部仅仅是被惯性与利益维繫,禁不起任何严肃的挑战。

中国出版人和专栏作家许知远,周前在亚洲周刊撰文,首先回忆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该事件迅速催生的一个政治流亡群体,与海外华人世界连接在一起,它与台湾、香港共同汇聚成一股对大陆的政治压力。当时,政治学者严家祺相信北京的合法性业已消失,更无法应对新的挑战,从东亚到东欧,力史潮流站在自由这一边。严家祺当时认为,六四平反为时不远,届时流亡者们归来,这四种政治诉求最终汇聚成一种政治——一个尊重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政治,一个崭新的联邦制的共和国就此诞生。

许知远说,二十五年后中华帝国却崛起了。今天的台湾与香港面临的困境,正是中华帝国崛起的后果。倘若人们看到香港近十年来的恶化、台湾日渐的内部分裂,也不禁怀疑它们能对抗一个如此强大的中华帝国吗?许知远说,二十五年来的中国已变得无法辨认,不仅让港、台陷入经济上的焦虑,「更重要的是,台湾与香港在中国高涨的民族主义气氛前不知如何是好。政治流亡人士早已分裂、式微,海外华人、留学生急於靠近北京,不管是香港的中环、台北的立法院,你都能感到一股似乎无法阻挡的力量的到来。二十五年前天安门事件中,声援北京学运的那批渴望自由民主的中国人去哪儿了?

但许知远对未来充满希望。他说,历史总是充满意外,倘若人们身处在一九八九年的秋天,断然无法想像中国日后的崛起,与共产党政权的稳固。  同样的,许知远又说,当下这个似乎不可阻挡的巨人很可能是个泥足的巨人。「极权体制也是一种处於永恒危机的体制,因为权力的高度垄断,也意味著风险的高度集中。从薄熙来到周永康案,这个政权已撕下最后的遮羞布,以赤裸的面貌示人。而它的内部仅仅是被惯性与利益维繫,禁不起任何严肃的挑战。

许知远指出,所有的自由与民主,都是斗争的结果。此刻的香港与台湾,正在为自己昔日的浅薄与短视付出代价,但这新到来的压力正是对他们的一个有益锻炼。许知远举例希猎神话裡,即便最不可一世的勇士阿喀留斯也有致命的弱点,因而他置身的战争充满变数。

许知远表示,或许在歷史的某个意外时刻,严家其先生就会看到自己的期望成真。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处於弱势的一方必须做出更艰苦卓绝的準备与牺牲,以无比耐心,等待这致命一击的机会。而台湾、香港、大陆及海外民运的诉求通向同一目标──「政治民主」,或许在历史某个意外时刻,梦想成真。(史英强/法广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