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趋势论(修改稿)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人,都是有弱点的,往往因眼前利益、而忽略了大趋势。能把握住大趋势、规避风险,才是一种积极的人生的态度。人生的胜算,都是胜在大处。

趋势论(修改稿)
--顾晓军主义:大脑革命.之二千四百六十九

“趋势论”的思想,是“顾晓军主义”的早期的思想,也是“顾晓军主义”的早期的哲学思想。虽然、在“顾晓军主义”的早期的文章中,《原始共产主义的谎言》和《科学共产主义的梦呓》、远比《趋势》和《再论趋势》更有名、影响更大,也同样可以算作“顾晓军主义哲学”(认识论原本就是哲学),但、严格地说,只有《趋势》和《再论趋势》、才是真正的“顾晓军主义”的早期的哲学思想,而《原始共产主义的谎言》和《科学共产主义的梦呓》、准确点说、是该算作社会学的。

“趋势论”的思想得来较容易,产生于批判马克思的“螺旋式上升或波浪式前进”(见《趋势》2009-1-9)。而当我脑海里再涌现哲学思想的浪花时,已是2009-3-23~30;“23~30”的跨度很大,我已回忆不出《两种论》(后改称“多元论”)产生时的痛苦与艰难。而“否定论”,则是在与网友恍然大悟的碰撞中产生(已是2009-9-25)。说这些,是因这些也是“趋势”、我的哲学思想的“趋势”。

与“多元论”和“否定论”比,“趋势论”多少有点“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味道。没有《趋势》和《再论趋势》,就不会有《顾晓军主义哲学》,也恐怕很难说会有《两种论》、《否定论》、《再论否定》以及《顾晓军主义哲学概论》、《九月随想(五三•哲学ABC)》。没有“趋势论”,会不会有《公正论》、《民权论》、《自由论》也都不好说。无论如何,《趋势》和《再论趋势》是“顾晓军主义哲学”思想的开始。这说得是,有开始、有起始点,才会有趋势。

趋势,是有方向的;趋势,表达和包含着事物的发展。事物的发展,蕴藏在趋势中;趋势,用总趋势与各阶段的趋势、描述事物的发展的过程。这样,趋势除了有方向以外,就又有了轨迹、波段、波长、峰值、拐点等等。还可以通过这些,找出规律,预测走势、结果,在偶然中寻找必然,为判断提供依据。

趋势,是涵盖规律,寻找事物发展的轨迹的、哲学思想与态度。也可以说,趋势、是一种研究事物发展的方向、势能与其必然的哲学法则。在“顾晓军小说•之五十五(二卷:名花)”、又名《一位当红女明星和我的一夜千古风情》中,男主人公、在拿自己与女主人公比较时,说“我这一生,走的是马鞍型;才有机会,幸会了她。而她,只怕是难免要走山包型。”;其中的“马鞍型”与“山包型”,说得是人生的轨迹。

“马鞍型”说得是波谷,“山包型”说得是波峰。用“马鞍型”和“山包型”比整个人生,“马鞍型”是少见的,“山包型”往往是常见的。然,用波谷与波峰比人生的某一阶段,却又是再常见不过的。人生,有时不是自己能够把握的。而事物的发展(如股市),则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把握的。懂得了“趋势论”、悟透了“马鞍型”与“山包型”,是可以帮助人们规避风险的。即便是自己不太能够把握得了的人生,如果悟透了“趋势论”的奥秘,至少、也是可以坦然面对、不自暴自弃,甚至为下一次起飞早作准备。显然,“趋势论”对于人生的把握,远比不分“趋势”、不分阶段的、儒家的盲目的入世与老子的消极的出世、都更有可操作性。

不好意思,下面又是略加修改、基本全抄、我于2014-3-10~11撰写的《趋势论》(“修改稿”,其实就是沉淀后的补充,让原论证更加合理。如果说、原稿算是写出来了的话,“修改稿”、则可谓更加完备一些)。

在百度百科的“认识论”和“曲折性”的词条中,都可以看到“螺旋式上升或波浪式前进”;而“螺旋式上升或波浪式前进”,则出自于马克思的哲学原理的辩证法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之中。原话、是这样的:“事物的辩证发展就是经过两次否定,出现三个阶段即‘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形成一个周期。事物的这种否定之否定的过程,从内容上看,是自己发展自己、自己完善自己的过程。从形式上看,是螺旋式上升或波浪式前进,方向是前进上升的,道路是迂回曲折的,是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

其实,马克思真的是在胡说八道,马克思的所谓哲学原理、是一种胡编乱造的所谓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生存在玄学时代,是辩证法泛滥的年代(辩证法,对人类文明、社会进步是有积极意义的;但,胡编乱造、就真的没有意义了),他的“否定之否定”、是胡编乱造的玄学理论(今天、我不解剖“否定之否定”,待我撰写“否定论”时一定说清)。在马克思的“螺旋式上升或波浪式前进”的影响下,百度知道就有了这样的演绎“你看,记-忘-记是螺旋式的在学习中进行的,但每一次发生都是事物的发展必经过程,是新的进步,有时甚至看起来像倒退。”

“记-忘-记”、绝不可以、也不能说明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原理的辩证法的“否定之否定”。人类的“记”、是有意识的、主动的,而“忘”、则是人们无意识的、被动的;那么,无意识的、被动的“忘”,就不是什么否定。“否定之否定规律”中的“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无论如何都应该在同一层面上,在有意识的、主动的层面上,这样才合理、也才令人信服。即使“记-忘-记”、勉强算作“否定之否定”,“记-忘-记”也绝不是螺旋式!“记-忘-记”、是循环记忆,可以说有一种上升;但,它无论如何都不是什么螺旋式。

早在“顾晓军主义”创立之初、在撰写《原始共产主义的谎言》(2008-12-30~31)之中,我就批判了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的哲学的“螺旋式上升或波浪式前进”、批驳“然而,其忽略了:如果,社会能在螺旋中旋到‘更高级的’‘科学共产主义社会’的话;那么,之后岂不还会旋到‘更高级的’‘科学’的奴隶社会、‘更高级的’‘科学’的封建社会、‘更高级的’‘科学’的资本主义社会……吗?”。其后,我在《顾晓军主义哲学》(2009-1-10~11)之中,再一次指出“马克思的‘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真的是瞎编。世上除了千斤顶与直升飞机,就很难找到‘螺旋式上升’了;而它们都是机械运动,不是政治、经济或其它啥的发展规律。‘波浪式前进’呢?没有方向性。股市从6100多点跌到1600多点,也跟在里面一起前进?”。

而在百科的“曲折性”中,则有“割裂事物发展的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会导致循环论和直线论的错误。循环论只看到事物发展的曲折性,否认了事物发展的前进性,直线论只看到事物发展的前进性,否认了事物发展的曲折性”。如果是为了解决“循环论”与“直线论”的问题,那么、用“螺旋式上升或波浪式前进”、则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大量的事物的发展的规律,不是螺旋式;即使个别是螺旋式,也不一定是上升、有的根本就是下降。而波浪式前进的方向,也无法解决。

马克思主义的“螺旋式上升或波浪式前进”,都只是描述了事物的发展(上升、前进),而没有概括事物的终结、也没有描述事物的衰败。一个不包括事物的发展、衰败与终结的全过程的、对事物的描述是非全貌的所谓哲学原理,无论如何都是失败的、是胡说八道!在忽悠世界与读者,是祸害信众与后人。

我以为任何事物、都会有开始与终结,任何事物、也必然都会有发展与衰落。描述事物的发展,应该是有方向的;方向,也是至关重要的。有方向,才能够判断、一个事物究竟是新生的、正在发展着的,还是衰落的、即将消亡的。方向,是描述事物的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也是我们观察、分析、判断事物,从而做出抉择的依据。

当然,方向、也只是描述事物的朝向,而并不包含事物的发展与衰退,因此、我从哲学意义上、提出了“趋势论”(2009-1-9、我撰写了《趋势》,2009-1-10、我又发表《再论趋势》;此两篇,属“顾晓军主义哲学”)。我在《再论趋势》中、指出:“趋势,是指明事物发展的必然的方向的,是客观的指向。”近查看百度百科,见“趋势”词条道、“趋势表示事物发展的动向,在金融交易市场表示股票、期货、外汇运动的方向……”。显然,“趋势表示事物发展的动向”是错误的,因为在“动向”中、并不包含方向,与马克思的“螺旋式上升或波浪式前进”、犯得是同样的错误。而“在金融交易市场表示股票、期货、外汇运动的方向”,则忘记了任何事物的发展或衰退、都有趋势,比如社会、政治、军事、战争的发展,都不可能没有趋势;而把对“趋势”的解释局限于金融交易市场中,则显然是种无知。

顺说,我最近经常在文章中、提到或批评百度百科,其实真的是看得起百度百科。比如,维基百科说、“趋势主要是指时间轴上的某个可见动向,在统计学上,趋势具有时间性,是资讯变动的一个横面观察……”,这就无聊得无耻了。大家想,我提他们做什么?希望百度百科知好歹。

其实,我早在《趋势》中的“趋势”一章里、就指出“人类社会的发展,是有趋势的。人类对自身与环境(包括宇宙中的万事万物)的认识,是有趋势的。世间政治集团与经济集团的发展,也是有趋势的。”、“其实,每一个个人、每一个家庭,也都是有其自身的兴与衰的发展的趋势的。尤其是在社会发展的这大趋势中,认清与把握好每个人自己的小趋势,是很有意义的。”,在“大趋势与小趋势”之中、我又指出“很多人,不是不能够认清大趋势,而是被一些小趋势蒙住了眼睛。其实,在能看清大趋势时,小趋势是可忽略不计的。”,在“一个趋势掩盖着另一个趋势”之中、我还指出“重要的,是我们不要被表面趋势所迷惑。被掩盖着的另一个趋势,有时是一部分人看不清,有时则是大家都看不清。”、“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有其自身的发展趋势的。没有发现某一事物的发展趋势,是因为我们没有发现它,而不等于其趋势不存在。”、“顾晓军主义,把趋势纳入哲学的范畴,一定会有人暴跳如雷。但,趋势难道不比‘螺旋式上升’更能正确地反映出事物发展的自身规律吗?”等。

在《再论趋势》中,还引用了“顾晓军言论”的《股市无灾 下跌仍继续》原文中的、“趋势,就是趋势!不为个人的意志转移,也不为集团的意志转移;甚至,不为某一个国家的意志转移。”

很不好意思,今日(2014-3-10)沪指又暴跌58.85、跌幅2.86%,报收1999.07、收于2000点以下。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如果你买了100万块钱的股票,今天这么一跌、你的账面损失、就是2.86万元。而这一切,我早就预测到了,且于2008-2-11、就已正儿八经地写在文章《股市无灾 下跌仍继续》里了,我道:“‘股市无灾,下跌仍继续!’说上面这一句话,是多少有一点于心不忍的。这一句话,大约是2008年春节后、最不吉利的一句话!大约,也会被股民们骂整整一年、骂得很惨。但,这也是2008年春节后、最中肯的一句话!大约,也要被股民们念叨三、五年;甚至,更久远!”

为什么、我能如此准确地预测到沪指、这六年多来的、如此悲惨的境遇?这就是、我把握住了趋势,把握住了沪指、中国股市、乃至中国经济的、总体的趋势。我在《股市无灾 下跌仍继续》中、还说:“从技术上讲:(以沪市为例)头部刚刚做得完美,破4000、下3500、面向3000……毛毛雨啦!其实,最重要的:不是大盘的点数,而是你手中的股票的市值--将面目全非!”如果谁、2008-2-11手中有什么股、而且这几年没有操作、没有换股的话(这种可能性、非常大,因套住了、就不知怎么办了),现在看看、是不是已面目全非?

其实,在沪指2007年、见6000多点时,我就预测到、这将是中国股市的一个长期头部。而我一向认为,我的这一预测、并不值得我骄傲(因为,一、是有开线图的、有工具。二、是预测到6000多点、是中国股市的一个长期头部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我、只不过把握准了长期的趋势,出来后、没有再进去),我骄傲的是、在2011-6-6的《说说中国政治的大迷局》中、准确地预测到了薄熙来与陈希同、陈良宇一样的结局。

凭什么、我准确地预测到了薄熙来与陈希同、陈良宇一样的结局?还是看趋势(《说说中国政治的大迷局》中说过的,我尽量少提、主要谈趋势)。薄熙来,1984-1988(4年)下基层,1988-2000(12年)走上升通道,2000-2007(7年)相当于快速拉升。按这样的趋势,就有当副总理的可能。而当不到副总理,那商务部部长就是头部了;去了重庆后,职务不涨、名气见涨,可视为双头。双头,是危险信号、暴跌的信号。而薄熙来没有意识到,反而玩《鄱阳湖底寻宝人发现神秘文字》游戏,这就纯属找死了。

好,论趋势,不惹毛左朋友生气。毛左朋友们真的是惹不起,用百度搜索“顾晓军”的网页、在“相关搜索”中,竟然出现“顾晓军流产”;我的一个博客,今天也有人跟贴、“没人抓顾晓军吗?没人说顾晓军污蔑社会主义建设伟大成果吗……”,我很无奈、也只好调侃、“不好意思,他们不肯抓我,怕一抓我、我就获奖了。”

其实,所谓趋势,就是建立在事物的发展的基础上的一种必然。如果一个事物不再发展了,那么、它就不再会有趋势了。而一个事物正在发展过程中,那么、它就必然会有趋势、客观存在着趋势。如果说、一个事物正在发展着、而又看不出它的趋势,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这个正在发展着的事物,还没有得到足够的发展、还没有能够形成与显现出它的发展趋势;二,是我们的认识趋势的能力有限,没有能够从这个正在发展着的事物的轨迹之中、发现与研究并归纳出它的趋势。

趋势的存在,是可以肯定的。即使一个不再发展了的事物,如果说它已不再有趋势了,这样的说法、只是表示、这个事物的发展的趋势终结了,而不是说这个事物、过去不曾有过趋势。也就是说,这个事物、这个不再发展的事物,它的过去是有趋势的;它从它的开始、一直到它的终结,都是有趋势的。而它的、从开始到终结的趋势、以及在趋势中所展示出的轨迹,也预示着它的发展和它的终结。

研究一个事物、从开始到终结的趋势,及了解这个事物在发展过程中的轨迹、把握其轨迹与趋势之间的关系,就是研究趋势的意义。研究趋势,就是观察各种各样的事物、分析与研究这些事物的发展规律、尽可能描绘出这些事物的发展轨迹、归纳出这些轨迹的可能的发展方向,再从这些轨迹与方向中、找出常见的、有共性的、可借鉴的,与其他研究者共享之;从而使人类争取把握住这些事物的发展的必然、演化的必然与结果的必然。最终、再把这些结果与研究方法、提供给社会,供人借鉴、尽可能规避风险。

以上,是趋势的意义,更是“趋势论”的重大意义。上面也已提到过、“其实,每一个个人、每一个家庭,也都是有其自身的兴与衰的发展的趋势的。尤其是在社会发展的这大趋势中,认清与把握好每个人自己的小趋势,是很有意义的。”这说得就是、“改革开放”是一种趋势,如果抵触、那就很难把握好自己的小趋势了。而民主进程,不也一样吗?

人,都是有弱点的,往往因眼前利益、而忽略了大趋势。能把握住大趋势、规避风险,才是一种积极的人生的态度。人生的胜算,都是胜在大处。

百科说“哲学,社会意识形态之一,是关于世界观的学说。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世界观,是自然知识、社会知识、思维知识的抽象概括和总结……”,其实、哲学就是认识论和方法论。在《顾晓军主义哲学》中、我说“书本说:哲学是万学之学。作家顾晓军告诉你:书本是胡扯淡!顾晓军主义说:哲学,就是一个淳朴的道理,能涵盖其它复杂或不复杂的道理。如此而已。”

百科说“在哲学上普遍性达到极限程度的辩证法规律只有三个,它们是对立统一规律、量变质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这真是“哲学就是把人能听懂的话,写成一般人看不懂的生涩文字而已!这是一个哲学博士50岁时感言”。辩证法的三大规律中、只有“量变质变”像规律、也有用。“对立统一”,就已经是有点扯淡了;而包含“螺旋式上升或波浪式前进”的“否定之否定”,则更是扯淡。

昨日的《多元论(修改稿)》处,有戈新洲的跟贴、提到黑格尔。黑格尔是玄学时代的大家,他的哲学思维、也是忽悠,他不拥有去繁就简的、清晰的思想的能力,也是绝对搞不出像“趋势论”这样的哲学法则的。

顾晓军 2014-3-30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