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欧洲议会通过中国政府摘取“法轮功”人员器官决议 中方驳斥

13日,中国驻欧盟使团发言人就欧洲议会通过所谓“中国政府摘取‘法轮功’人员器官”决议答记者问。

欧洲议会12日通过了一份所谓“中国政府摘取‘法轮功’人员器官”的决议。对此,中国驻欧盟使团新闻发言人蒋小燕参赞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表示,所谓“中国政府摘取‘法轮功’练习者器官”完全是“法轮功”杜撰的谣言。可以负责任地讲,没有任何“法轮功”练习者的器官被摘除或买卖。相反,正是“法轮功”编造歪理邪说,实施精神控制,导致大量痴迷者自残、自杀。

早在2006年,针对“法轮功”散布的谣言,中国政府曾组织多家中外媒体和外国驻华机构赴谣言涉及场所实地走访,事实证明有关言论纯属子虚乌有。

蒋小燕称“法轮功”是不折不扣的邪教组织,也是一个反华政治组织。希望欧方不要被其谎言迷惑,不为其提供欺骗舆论的舞台。

新西兰政府再次驳斥法轮功活摘谣言

2013年11月21日,新西兰国会网站(Parliament.nz)公布消息和报告,新西兰国会外交、国防和贸易委员会(the Foreign Affairs, Defence and Trade Committee)近期向国会递交报告,就新西兰法轮功协会递交的所谓要求新西兰国会制止中国政府采摘法轮功练习者器官的请愿书进行驳斥,称法轮功的这一指控目前仍未经证实。

11月 7日,该委员会收到新西兰法轮功协会负责人于景方( Sam Fang)递交的所谓制止中国政府采摘法轮功练习者器官的请愿书后,分别于 11月 14日和 21日进行了审议。

该委员会审议后向国会递交报告《新西兰外交、国防和贸易委员会关于于景方代表法轮功协会的请愿书》,报告中称,新西兰法轮功协会称中国政府采摘法轮功练习者器官,目前这一指控未经证实。委员会认为,新西兰同中国就人权问题的对话渠道众多、畅通,而且早在 2006年加拿大人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抛出所谓中国政府采摘法轮功练习者器官的报告后,新西兰政府就做了调查,并同两位大卫、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办公室、人权问题非政府组织以及其他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国家进行了讨论。相关国际组织均认为乔高 -麦塔斯的报告缺乏根据,而且美国国务院的调查报告也给出同样定论。

外交、国防和贸易委员会的结论认为,根据该委员会及新西兰政府的调查,目前没有任何独立证据能支持法轮功的“中国政府强迫采摘法轮功练习者器官”指控。

新西兰国会公告截图

欧洲议会老和中国过不去

欧洲议会爱找中国的麻烦,这是近年常有的事。欧洲议会近年对中欧关系发展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进入新世纪后,欧洲议会中某些专吃政治饭的人“冷战思维”远没有放弃,经常在“涉藏问题”、“台湾问题”、“中国人权问题”、“中欧贸易问题”、“欧盟对华军售”、“中国在非洲利益”等问题上制造事端,以哗众取宠。

在发展对华关系方面,欧洲议会常常和欧盟委员会、欧洲理事会的调子不一,不时炮制一些不友好的对华决议,甚至给欧盟委员会施加压力。欧盟委员会的一些官员有时对此流露出不满,但又常叹无奈。欧洲议会是欧盟的监督组织,作为执行机构的欧盟委员会对它确也奈何不得。在制造反华噪音方面,与欧盟各成员国议会相比,欧洲议会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欧洲议会所以如此,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从大的方面讲,冷战虽然结束,但西方不少政客的“冷战思维”远没有放弃,反而有所强化。因此,他们对中国总是百般挑剔,用“双重标准”和“有色眼镜”去衡量与看待中国的一切。

其次,当前人权问题是南、北国家争执的“热点”之一,更是西方政客的时髦话题。一些专吃政治饭的欧洲议员们大做“人权”文章,哗众取宠,而中国则成了他们攻击的“天然目标”。

再次,欧洲议会中虽不乏较为客观或对华友好的议员,但在当前不少西方舆论的强大压力下,他们往往不敢仗义执言,怕惹上麻烦。因此,欧洲议会之中,对华友好的声音弱小,形不成气候。反之,那些对中国怀有偏见、顽固反华的少数议员却肆无忌惮,能量极大,活动积极,不断在欧洲议会里串联造势,成为各种反华提案的始作俑者。

另外,欧洲议会(包括许多西方国家)中可以接触到的关于中国的各种信息主要来自海外分裂势力和非政府组织以及西方媒体,大都是片面、负面甚至是黑白颠倒的,这些议员们很少能对中国有个客观、全面的了解。加之,达赖集团和台湾当局一直把欧洲议会作为重点拉拢对象,还有议会中的反华骨干推波助澜,欧洲议会由此经常就“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做出反华决议。欧洲议会还曾允许一些“东突”分子在议会大厦举行有关“东突”的研讨会,为他们提供从事反华活动的场所。

欧洲议会的作用何在

欧洲议会是欧盟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欧盟的监督和咨询机构,其作用类似欧盟成员国的议会。欧洲议会每届任期5年,议员可连选连任,由欧盟各成员国按比例经直接普选产生。

欧洲议会的主要职责是审议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即首脑会议通过的各种政策决定,对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进行监督。同时,它还根据各党团的要求,就欧盟及世界范围内的各种问题做出决议,供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参考,试图在欧洲理事会的决定中体现欧洲议会的意见。从欧盟的发展历史看,《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后的欧洲议会在某些领域的立法职能有所加强。不过,在对外政策的制定方面,欧洲议会的作用限于咨询与监督,其影响有限。

一位欧洲政治家曾经抱怨,参加欧盟会议太费精力,因为与会者要在几个会议地点之间长途奔波。欧盟委员会总部设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欧洲法院和欧洲审计院设在卢森堡,欧洲央行设在德国法兰克福,再加上许多大大小小的专业机构,一切显得非常分散。欧洲议会的会议设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但欧洲议员多数时间还是在布鲁塞尔,议会的党团活动、各委员会的会议和议会特别全会都在布鲁塞尔举行。

“棒子打不到欧洲议会议员身上”

欧洲议会反华的首要原因是利益使然。随着欧洲议会权力的逐渐增大,很多人将欧洲议会当成谋求自身利益的场所。欧洲议会给各位议员提供各种补贴。《泰晤士报》曾经这样评论:“对许多人来说,当选欧洲议员是一个肥缺”。通过制造爆炸性事件,可以迅速提高知名度,得到更多实惠。前面讲到的斯科特走的就是这条路数,他不仅对华言辞激烈,就是对欧盟委员会成员也“毫不手软”。其次,独立的政治地位使欧洲议会议员可以天马行空般批评别的国家。欧盟有关法规规定,“欧洲议会议员不因在他们履行职责时所发表的意见或进行投票表决,而受到任何形式质询或指控,他们享有同本国议员一样的豁免权”。这表明,欧洲议员很少因为自己的不当言论和行为而受到惩罚,“棒子打不到这些跨国议员身上”。

欧洲议会动不动就通过反华提案,到底对欧盟的政策制定有多大影响?欧盟委员会的一位官员曾表示,欧洲议会的议员有权发表各种意见,那里代表了欧洲政坛的各种力量,但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作为责任机构,制定政策时就不能凭着一时的冲动,而要全面考虑欧盟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多年来,欧洲议会一直在对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施加压力,图谋在诸如人权问题上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但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在发展对华关系方面还是采取了积极的态度,中欧双边的人权对话进展顺利,双边关系的发展近年来更是积极且有成效的。

了解欧洲议会决议的通过程序也许会对判断其决议的价值有所帮助。欧洲议会的很多决议都是由几个议员发起,通过相关委员会的讨论后就可拿到大会表决。除非重大问题,很多决议表决时议员常常缺席很多。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来形容一些欧洲议员对某些表决的态度并不过分,而过去很多涉及中国的决议就是这样出笼的。与其说是欧洲议会的决议,不如说这些决议仅反映了部分议员的政治倾向。至于对这些靠吃政治饭生活的政客的言行是否值得看重,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西方政客历来是不甘寂寞的。了解了这一特征,对他们的一些立场和言论也就不必太当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