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解密“欠债定理”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欠债定理”,肯定不属于公正,但,也可以算是一种正义了,可以算善恶相报、因果报应、轮回等等(很多人爱歌颂正义,其实正义就是报复、仇杀等等之类,是人类社会的不理智的思想的垃圾)。

解密“欠债定理”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二千三百九十一

卢德素在《坚持“公正第一” 必然“民权至上”——读〈公正 民权 自由〉之十六》中、说“我写顾晓军著《公正 民权 自由》的读书笔记,通常分三步走,第一步,认真读一遍即将笔记之的那五篇文章;第二步,围绕那五篇文章思想内容,思考推敲读书笔记标题;第三步,在标题指引下为那五篇文章做笔记,专挑紧要的说,过于敏感的东西,尽量不提……”,其实是很到位的。

为什么呢?人和人不一样--同样的话题,我能说、并不等于你能说。比如,我就敢在茉莉花时说茉莉花、我就敢在十八大前揣测十八大、我就敢说“取缔政法委”……你能随便说吗?有的,到现在恐怕你都不能碰不能说。

那么,为什么我能说、而你不能说呢?其一,就是艺高人胆大,说与说的方法不一样。比如,说茉莉花,我研究的是茉莉花的意义,并没有鼓动。再比如,揣测十八大、就是猜十八大,我猜不能猜吗?

其二,就是“名人”效应。我经常说《中共为什么害怕顾晓军?》、《中共向顾晓军示好》、《党斗不过我顾晓军》、《假如中共党政机关关门》、《中共执政60年,究竟该打多少分?》、《中共自身就是最大的垄断》、《在党的领导下上床干那事》等等等等,我就再多说个《中共就是个傻碧党》、也不至于咋样。

其三,就是“欠债定理”了。有的朋友喜欢在文章中说自己的事,有的还喜欢反复说……这样说好不好呢?未必好。当然,也未必就不好。反正,我是不爱说--从不提中共过去欠我多少,更不提中共欠我家庭多少;至多,说说中共封杀(这是新的“欠债”,是不)。

前几年,社会上及小品中都表现过欠债的、反而狠,这就不准确的。为什么欠债的反而狠?是因为你想把债要回来。如果你无所谓要回来,就必然是你狠。

中共欠我的,我就从来没有打算要回来(一是要也要不到,二是算都没法算)。所以,我就狠了(且,中共还在不断欠我新债)。

欠人债,不管怎么说、都是狠不起来的。在中共与我的关系上,也是一样。剩下的,就是我怎么把握。比如,要吃准中共容忍我的边,一般不要去突破。偶尔突破了呢,就赶紧收回来(老鼠逗猫玩、或老鼠舔猫碧的关键,在于老鼠别让猫抓住)。

刘无敌身陷囫囵,不去说那是不是“一盘很大很大的棋”,至少他不智、他不懂得“欠债定理”--你得到了这样那样,而中共若觉得不欠你的,你还要这个那个……那么,中共自然就对你不客气了。

“欠债定理”,是成立的。且,在很多地方都存在,尤其是今日中国--法不为法的状态下。比如,两个腐败,一个被抓了,另一个没被抓;也许,有人会说那个没被抓的人,有人罩着。其实,能当大官、敢腐败的,谁没有人罩着呢?这种时候,往往就是“欠债定理”在起作用--能当大官,都有过“贡献”;这“贡献”,就是党欠他的。而如果他的腐败,大于“贡献”,那么,他就危险了。谁见过腐败远远小于“贡献”,而又不猖狂的人倒霉的呢?

薄事件,也可以用“欠债定理”来解释--他的所作所为与索取、远远超过了他爹的“贡献”和他的“贡献”,这就让他处于危险的状态中了。而他,做事又不讲规矩、没有底线,这就是让别个讨厌他、决心拿掉他的所在。

“欠债定理”,不仅在中国社会起作用,在西方也未必就不起作用。比如,我说“取缔政法委”、要比茅于轼说政法委,早整整两年;而茅于轼,却因此而获了个美国的什么狗碧奖。这看似没有道理,可,你并不知道美国是否欠他什么呀?如果美国欠他什么,那么,这不近情理的奖,也就算是近情理了,是不是?很多事情,我们不能只看到表面。政治,是肮脏的。很多桌子底下的事,多数人是看不到的。

“欠债定理”,肯定不属于公正,但,也可以算是一种正义了,可以算善恶相报、因果报应、轮回等等(很多人爱歌颂正义,其实正义就是报复、仇杀等等之类,是人类社会的不理智的思想的垃圾)。

顾晓军 2013-11-29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