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于时语:欧洲大陆的“丐帮”横行

f130717559
生活在捷克的罗姆族青少年。(摄影:黄频/中欧社)

左翼社会党法国政府继续前任右翼总统萨科齐制定的政策,驱逐“非法入境”的吉卜赛人,实在反映了整个欧洲社会十分无奈的麻烦:长期在各国定居或流荡、然而又与当地文化格格不入的大批吉卜赛人。这可以说是欧洲大陆的现代“丐帮”问题。

一个15岁的吉卜赛族中学生列奥娜尔达(Leonarda Dibrani)近日成了法国的头号新闻,甚至愈演愈烈。《费加罗报》(10月20日)主页的头五条消息,居然全部有关此事,不仅直接牵涉到法国总统奥朗德,连奥朗德的前任女友、上一届社会党总统候选人罗雅尔也出面表态,可谓满城风雨。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法国政府以非法移民的理由,将列奥娜尔达全家强行驱逐出境,当时列奥娜尔达正在参加学校去外地的游学活动,执法人员追踪而至,拦截学校客车,当着老师同学将她拘捕,再与家人一并遣送到其父母原居地科索沃。

事发之后,法国舆论尤其左翼舆论大哗。虽然据法国《世界报》调查,列奥娜尔达“出生地不明”,但却是在法国长大,科索沃对她完全是个陌生的外国。法国政府坚持驱逐她全家必要合法,只是手段有点粗糙。

舆论压力之下,奥朗德表示可以网开一面,让列奥娜尔达一人回法国完成学业,而决不允许其父母再次入境。《费加罗报》形容这是要她在家庭和学业之间作出“所罗门的抉择”。

左翼社会党法国政府继续前任右翼总统萨科齐制定的政策,驱逐“非法入境”的吉卜赛人,实在反映了整个欧洲社会十分无奈的麻烦:长期在各国定居或流荡、然而又与当地文化格格不入的大批吉卜赛人。

这可以说是欧洲大陆的现代“丐帮”问题。

吉卜赛人自称Roma或Romani,在东欧和法国等地又有茨冈等其他名称。他们的起源有各种说法。最出名的传说,便是吉卜赛人祖上锻造了将耶稣基督钉十字架的铁钉,因而遭到天谴,被迫到处流浪。

现代研究表明吉卜赛语言来自次大陆,与印地语、旁遮普语关系十分密切。根据DNA调查,吉卜赛人大约在一千多年前离开北印度,逐渐经由巴尔干半岛进入欧洲大陆。

虽然在欧洲大陆生活了数百年,大多数吉卜赛人仍然维持了他们自身的文化传统,而没有融入当地社会,特别是在前东欧共产国家地区,因为教育程度低下而处于社会底层。华沙集团瓦解之后,这些地区的吉卜赛人受到普遍的歧视和公开的迫害,大批进入西欧各国“淘金”,而成为法国等地“非法移民”的一个主要来源。

因为缺乏现代教育和专业训练,吉卜赛人缺乏在欧洲社会正当谋生的技能,他们传统的流浪艺人文化早就不适应现代社会,所以乞讨和偷窃成为他们的主要谋生手段。由于吉卜赛人保持了严密紧凑的家庭和家族关系,因此逐渐形成了组织严密的现代“丐帮”。

一个突出的特点,便是利用欧洲宽容的法律,训练未成年人从事小偷小摸。

去过欧洲的华人,大概都领教过在巴黎、罗马等闹市街头、车站、商店等处活动的这些小偷团伙。

几年前,在罗马古代竞技场门口,我甚至凑巧拍摄到一名吉卜赛妇女向游客提包伸手的照片。我也曾目击巴黎警察在地铁列车上一次抓捕七、八个小偷的“盛况”。但是由于涉案的大多是十多岁的小孩,警方也只能训斥一通便不了了之,任他们继续在街头大显身手。近来旅法旅欧的中国游客频频遭劫,吉卜赛“丐帮”神偷们显然脱不了关系。

现代“丐帮”不仅组织严密,而且本事高强。《纽约时报》报道有吉卜赛青年承认:从13岁“入帮”,七年来总共偷盗了60万美元的钱财珠宝。

虽然法国数万无身份吉卜赛人大都居住在城郊肮脏简陋的营地里,法国警方追查到“丐帮”首领在东欧建造了大理石豪宅,还在法国北部查到“丐帮”人士开高档奔驰(马赛地)的事例,令人想到明代冯梦龙在《喻世明言》收进的《金玉奴棒打薄情郎》故事,其中金老大虽然只是一个乞丐“团头”,却锦衣玉食,房产田园,放债使婢。

这样的集团犯罪现象,自然引起了法国公众的反感。

根据巴黎著名电视台France 24调查,93%的法国公众同意吉卜赛人无法融入法国社会,77%公众支持驱逐吉卜赛人政策。在欧洲持续的经济衰退之下,仇外的右翼民粹政党异军突起,特别是法国极右翼的国民阵线得票率超过二位数,左翼的社会党政府也不能不受到很大的压力。所以即便有欧盟人权机构谴责抗议,从萨科齐到奥朗德,始终坚持驱逐无身份吉卜赛人。但是吉卜赛人早已是欧洲住民,在东欧原居地的恶劣生存环境和歧视压迫之下,被法国驱逐的“丐帮”只会转进西欧他国,而继续成为当地民众和外来游客的头痛问题。

左翼社会党法国政府继续前任右翼总统萨科齐制定的政策,驱逐“非法入境”的吉卜赛人,实在反映了整个欧洲社会十分无奈的麻烦:长期在各国定居或流荡、然而又与当地文化格格不入的大批吉卜赛人。这可以说是欧洲大陆的现代“丐帮”问题。

(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