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谁动了谁的苹果?波恩小咖啡馆的胜利

p131008104

小小企业VS电脑巨擎:一家波恩的咖啡馆与美国的苹果集团掀起了持续了两年的商标风波。最终苹果集团意外撤诉。

“苹果孩童”VS“苹果集团”

她想要开辟一块亲子天地,增加父母和孩子的互动,一起游戏或者是共同享用一块松饼。这里没有电脑、手机或者平板电脑。洛莫尔(Christin Römer)说:“很多人都沉迷于这些技术之中,家长们根本没有时间陪孩子。”因此,2011年洛莫尔在波恩市开了一家名叫“苹果孩童”的咖啡馆。在这里孩子们能够在游戏室尽情玩耍,而家长们也可以点上一杯咖啡,静静享受咖啡的香浓。从这家店铺的标志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店家的理念:一只苹果里面印着一个孩子的剪影像。

不料某天,这座位于一幢老建筑的咖啡馆收到了一封国际电脑制造商——苹果公司的信函。信中说,“苹果孩童”的标志和苹果集团的商标有“混淆的嫌疑”,并请求“苹果孩童”不要继续使用这个标志。

底线不能丢

苹果公司的律师之所以注意到洛莫尔的这家“苹果孩童”,是因为苹果要在慕尼黑的专利和商标局注册商标保护。针对“苹果孩童”的商标,苹果集团在两年前提起了抗诉。根据洛莫尔的说法,和苹果律师经过多次交锋,经过无数个不眠之夜之后,苹果公司向洛莫尔提出了一套和解方案。

当时洛莫尔原本是要打算接受这个合同的。文件中规定,不能生产与电脑相关联或者是相似的产品,比如笔记本电脑的防护罩。不过合同中的一个句子却让这位咖啡店主大感不快,这句话的内容是“我将不能谈及此事,只允许说,我和苹果公司友好的达成一致意见。”

因祸得福?

可她并不想向苹果集团作出这种允诺,她的客人们经常会问诉讼过程如何。“苹果孩童”在2011年官司初始的时候甚至得到了日本媒体的关注。洛莫尔微笑着介绍,被报道之后,还经常有游客到访咖啡馆,在这里照相留念。
“苹果孩童”的业主洛莫尔

不过这家电脑巨头现在却突然转变了态度:今年9月份,他们撤出了递交到专利局的上诉。洛莫尔的“苹果孩童”由此正式注册。洛莫尔说:“我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没料到是这种结局。……我很庆幸没有签署任何文件,现在我是自由的。”不过到目前为止,官方机构没有对这起案件作出任何评判——也就是说,苹果集团可以在任何时候重新提出上诉。

布灵(Alexander Bulling)是一名专利律师。他认为,苹果集团不会再走出这一步。苹果公司并不想冒险去赌专利局会做出何种决定,多半也是基于这个原因而撤出了对“苹果孩童”的上诉。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布灵表示:“苹果公司大概不想丢失脸面,公开输给这家小小的咖啡馆。”

德国之声向苹果公司德国分部提出相关询问时,对方拒绝对此事置评。布灵认为,苹果的举动属于正常范围内:“商标所有者必须始终要注意,避免让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其他品牌注册商标。”不过他补充道,“苹果孩童”的标志和苹果商标看起来不是特别相似。在这场纠纷中,苹果公司胜算很小。这件事上,苹果的反应有点过激。

其实苹果公司自己也曾因为品牌名称引火上身。英国摇滚乐队“披头士”早在1968年就成立了一家名为“苹果”的唱片公司。这要比苹果公司早了8年时间。经过了长年的拉锯战,美国苹果公司不得不向披头士公司支付了上百万美元的使用费。

劳心伤财

指责称,洛莫尔选择了苹果形状的商标是有目的要与苹果公司引起商标纠纷,从而达到为自己做宣传的目的。洛莫尔对此提出了反驳。专利律师布灵认为,洛莫尔的商标并非特殊之举。他说,有意识的设计一个与苹果公司商标相似的标志只会徒劳无功。风险过大:“如果这个案件中,苹果公司赢了,那么洛莫尔女士就会失去很多钱。”

就算苹果现已撤诉,可这场商标风波已经让洛莫尔支付了不少律师费。不过除了批评声之外,洛莫尔也赢得了很多粉丝的支持:“我收到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友好邮件,他们都十分支持我。” 洛莫尔至今对此都不胜感激。她觉得,如果没有这些媒体的大幅报道,苹果公司也有可能作出另外的一番姿态或是行动。(德国之声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