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瑞典茉莉:马悦然太太,请你自重!

p130529101

p130529102

2012年12月7日傍晚,我和瑞典女友玛格丽达去瑞典文学院散发文章《《瑞典文学院背叛诺贝尔》。后来,我在香港开放杂志发表《那晚,我去瑞典文学院搅局》一文,如实记载当时的情景:

“大约在发完一百多份之后,我们终于被人报警了。我并不意外,因为我知道中国驻瑞典大使馆不是吃干饭的。”“几个瑞典警察客气地‘请’我们到楼下大门外去,这是零下十几度的夜晚”,“一有空闲,我就和守住我的四个男女警察斗嘴,笑问他们是否已经学会了中国的专制手段。”http://blog.creaders.net/Swemoli/user_blog_diary.php?did=136550

然而,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的台湾籍太太陈文芬,却在《上海文学》2013年第3期的《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对当时发生的很多事情进行歪曲,对批评莫言的人和媒体进行直接的或含沙射影的攻击。其中一段写到:

“12月7日下午四点。……有人到现场发传单,事后发传单的人自己在海外撰文报导警察出来制止她。这很可笑,瑞典学院是一个独立机构,跟政府无关,怎么会有警察?谁都知道学院聘来的是特约的保全人员。反对中国籍莫言跟反对法国籍高行健得奖的是相同的瑞典籍的华人。他们指责高行健只从事文学,不过问人权与政治,这一次又指责莫言是共产党员。”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e56cf10101dfqf.html

其实把我“请”出瑞典文学院的并不是陈文芬说的什么“特约的保全人员”。当时的情况是,我忙着派发文章,他们特约的保全人员找了玛格丽达,请她出去。但玛格丽达深通瑞典法律,知道他们无权强迫我们,因此一口拒绝。后来,才有人招来货真价实的警察前来干预。

有图有真相。我手中有多张照片证明当时“请”我们出去、并在门外看守我的是真正的警察。此外还有不少证人,例如莫言的瑞典文翻译陈安娜,她就在警察看守下和我拥抱,并好言安慰我。

贴出两张照片,请陈文芬女士认出在警察旁边和我说话的金发女郎陈安娜,并且看图学瑞典文,认识瑞典警察手臂上贴着“polis”的符号。除了学习一点瑞典社会的基本常识之外,我更要请这位陈文芬女士学会自尊自重。

在流亡瑞典的二十年中,我对瑞典文学院小有研究,但从没有见过像陈文芬这样借丈夫的声望到处招摇的院士太太。趁莫言获奖之机,自以为给了中国人天大的恩惠,和专制政府及官方媒体搞得火热,手拿收款机,到获奖者所在的国家到处兜售自己的书。这样的院士太太不可能是有尊严的瑞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