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捷克总统克劳斯执政十年今日下台

f121212559
资料图片:捷克总统瓦茨拉夫-克劳斯。(摄影:黄频/中欧社)

他几乎在所有的欧盟一体化进程中都起到了阻碍作用,而且还拒绝承认气候变化,轻视环保主义和无政府主义;但在同时,克劳斯也领导捷克经历了经济转型,拥抱了自由市场理论。

捷克人常说,总统克劳斯(Vaclav Klaus)就如同现代爵士乐一样——你不是喜爱他,就是憎恶他。

自由市场的拥护者、布鲁塞尔官僚的克星、欧洲的弃儿、气候变化理论的反对者……拥有着多个“标签”的克劳斯在十年富有争议的总统生涯后,定于3月7日下台。

不过,捷克参议院可并不想让克劳斯体面地退休:以38票支持、30票反对的表决结果,捷克参议院谴责克劳斯因实施元旦大赦而犯有叛国罪,并把该案交给捷克宪政法院进行最终裁决。与此同时,捷克参议院还希望克劳斯就他一直拒绝签署国际条约的行为负责。

因大赦腐败官员被控叛国

克劳斯被捷克参议院控告犯下叛国罪的缘由,在于今年新年的元旦致辞中,即将结束任期的克劳斯宣布特赦7000多名囚犯,以庆祝捷克独立20周年。

具体的特赦条件包括:被判刑期不超过1年者、年满75岁而刑期不超过10年者、年龄超过70岁但刑期不超过3年的罪犯,此次都可获得自由;然而实际上,在这次特赦背后,克劳斯所释放的是一批已在审判了8年之久但仍未结案的贪污腐败案中10多名涉及金融诈骗的银行高管和腐败官员。

在捷克,这十几个腐败案件具有非常高的“知名度”,并涉及数额巨大的资产剥离、贿赂和欺诈。例如在2003年发生的联合银行金融诈骗案,银行高管进行了大规模金融诈骗,据捷克媒体报道,当时有13万捷克人被骗6.8亿欧元;又例如鲸吞公款的捷克前足协主席查瓦洛夫斯基一案,在此次也进入特赦范畴。种种举动引发了广泛的公众愤怒,甚至一些克劳斯的坚定支持者也不例外。

到目前为止,捷克有600多个地方议会已撤下克劳斯的画像以示抗议。来势凶猛的反应令这位即将离任的强势总统也似乎有点措手不及。不过克劳斯还是立即反击道:“这种媒体和政客所发动的廉价的、片面的、虚假的对大赦运动的反对,在本质上是我已经很熟悉的一件事情。”

“这不是关于那些被定罪的人、被释放的罪犯,或者那些被指控资产剥离的罪人,这是针对我个人的攻击,而且选择在我的任期即将结束之时。”克劳斯表示,“这是一个标志,预示着我的政治对手害怕未来我在公共生活中将发挥的作用。”

克劳斯还将捷克参议院的指控称为“一场政治游戏”。目前,捷克宪政法院需要几周时间来做出裁决,而克劳斯面对的最大惩罚是丢掉他的总统养老金。

极具争议的政治遗产

克劳斯在近些年来的国际谈判中,令布鲁塞尔的欧盟官员伤透了脑筋。他几乎在所有的欧盟一体化进程中都起到了阻碍作用,而且还拒绝承认气候变化,轻视环保主义和无政府主义;但在同时,克劳斯也领导捷克经历了经济转型,拥抱了自由市场理论,使捷克免于陷入其他中欧国家所经历的社会问题泥潭。因而就其政治遗产,也存在着很大的争议。

其中,克劳斯反对气候变化理论的行为可谓全球皆知。他是全球首脑中,唯一一个公开挑战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判断的人,并断言全球变暖是人为的这一理论不存在;他著名的反对气候变化著作《蓝色而非绿色的星球》,目前在全球被翻译成了20种语言。而且他还挑战以为气候变化背书著称的美国前副总统戈尔,要求与他进行辩论。

克劳斯在对待欧盟前景的问题上,也一直持强烈的反对态度。他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是一个坚定的“欧洲怀疑论”者。在2009年,虽然捷克议会批准了欧盟宪法条文,然而他依旧推迟批准“里斯本条约”,直到条约中加入了一条规定,即禁止从捷克斯洛伐克被驱逐的德国人后裔收回自己因二战失去的财产。

作为捷克政治史上仅次于哈维尔的重要政治人物,已经在捷克政坛中摸爬滚打23年的克劳斯没有一丝要彻底隐退的意思:在布拉格,有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研究所,在那里,克劳斯可以继续做着他最喜欢的两件事情:反对欧洲一体化和环境保护主义。(冯迪凡/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