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从不放弃抗争的人道主义愤怒绅士埃赛尔辞世

p130304101
2011年3月10日,斯特凡-埃塞尔在法国北部城市里尔被授予里尔城市奖章。(图片来源:路透社 / DENIS CHARLET )

抵抗纳粹的运动已经过去,但法西斯式野蛮暴行的威胁并没有完全消失。斯特凡-埃塞尔一生都没有停止向违背他曾为之奋斗的价值理念的现实说不。在《愤怒吧!》一书中,他指出当今世界面对着两大挑战,一是对太多人的严重不公,二是对基本自由和权利的侵犯。而漠然视之是最不可取的态度。他呼吁和平反叛:向只给年轻人指引大众消费的大众宣传手段,向对弱者和文化的蔑视,发起和平反叛。

法国著名人权和社会活动家,畅销书《愤怒吧》的作者斯特凡 埃赛尔(Stéphane Hessel) 在2月26日到27日的夜间去世,享年95岁。埃赛尔曾经在二战时期参加法国抵抗运动,战后成为一位法国外交官和大使。联合国成立之初,埃赛尔参与人权宣言的起草,被认为对联合国人权宣言的问世有贡献。埃赛尔还是一位宣扬人道主义精神的伟大爱国者,他捍卫外国无证者的权益,支持巴勒斯坦建国。

一生都在为社会公正而奋斗的埃赛尔晚年名气大振,他书写的小册子《愤怒吧》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其中包括中文。这本薄薄的小书,出版前六个月中,就加印12次,累计销售将近四百万册。版权被十多个国家的出版商买走。这本书走红全球,成为出版界的一个奇观。更重要的是:《愤怒吧》这本书被作为反全球化和经济危机运动的标志,多个国家产生了“愤怒者”运动。

年事已高的埃赛尔虽然以小册子《愤怒吧》在世界出名,但他本人总是以乐观的微笑来打动感染大众。他说话既大胆又循循善诱,充满诗意和哲理,因而受到许多人的尊敬。在政治上,埃赛尔支持左翼社会党总统奧朗德,也支持环保理念。他曾经在2010年法国地区选举时,将自己的名字排在法国绿党巴黎地区竞选名单的最后一名,以表示对这个年轻政党的支持。

埃塞尔是一个对不公正世界敢于表达愤怒的风度翩翩的绅士。不太为人所知的是:埃赛尔也是一位捍卫无证件外国移民的领军人物。从60年代初开始,他就呼吁法国保护那些非法外国移民的权益。1996年,巴黎警方强势驱除200多位躲在巴黎圣-贝尔纳教堂的非洲无证件非法移民,引发社会议论。德高望重的埃塞尔这时被任命为事件的调节人之一,他毫不隐瞒地对警方使用粗暴手段的做法进行批评,认为这有害无利。他继续跟踪政府对无证件非法移民的安置处理,要求政府能有一个“不把外国移民变成不公正牺牲品的政策”。他要求对外国移民进行真正的个案处理,对于将几百个外国移民合法化会造成“爆炸”的担心,埃塞尔表示这是毫无道理的恐惧幻想。他特别反对将那些已经长期生活在法国,有工作和住所的无证移民驱除出法国的政策。最后这些被从教堂驱赶出来的非洲非法移民,几乎全部获得居留权。

埃塞尔对外国无证件移民的同情,来源于他自己的身世。1917年生在德国柏林的埃塞尔在20岁时才加入法国籍,二战初期加入法国抵抗势力。所以,埃塞尔有一种“无国界公民”的自我定位和感受,他认为法国有来自多个国家的移民,这应当是法国的财富而不是累赘。法国的移民政策既要与法国和相关国家的国家利益相符合,也要符合人类团结互助的基本精神。

一生都在与社会不公抗战的埃塞尔,自然也反对针对外国无证移民的歧视,更反对警察对他们的不当对待。2008年,当时的萨克奇政府推出所谓“选择性移民政策”,定出遣返非法移民的数字指标,将移民检查的范围,甚至扩展到中小学生上学的路上。埃塞尔在和当时政府部长面对面在电视电台上辩论时,批评政府为了完成数字指标的移民政策给法国带来的是不光彩。他也要求欧盟的移民政策能确立两项目标,一是打击非法移民的黑社会网络,二是打击非法雇用黑工的老板。他本人更是实际参与反对把非法移民子女驱除出法国的组织活动。

在《愤怒吧》一书之后,埃塞尔又出版了《参与吧》和《希望之路》两本书。他的最后一本书,名为《该你们玩了》,将在下周在法国出版。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埃塞尔老人还在电台专访节目中对各类问题侃侃而谈,毫无倦意。他寄希望于年轻一代,希望他们不仅仅停留在对社会不公的愤怒之上,而是要深入思考并实际参与改造世界的活动和行动。(肖曼/法广中文网)

斯特凡-埃塞尔:从不放弃抗争的人道主义者

他是法国抵抗运动的老战士,他是前联合国外交官,他是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工作的参与者,也是无证件外来移民权利的捍卫者;他是主张大欧洲建设的“欧洲人”,他也自称是“无国界公民”。法国人斯特凡-埃塞尔在95岁高龄逝世,各种致敬赞美之词纷至沓来,如果说贯串一系列赞誉词语的是他一生坚守的人道主义情怀的话,他最能够在世界各地的敬仰者中引起共鸣的是那本只有三十余页的小册子—《愤怒吧!》

《愤怒吧》―耋耄老人对晚辈后生的启示

的确,提起斯特凡-埃塞尔,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那本神奇的小册子和它在世界各地引起的轰动。2008年底,金融危机挟带着经济危机,冲击社会生活。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出版社的创始人被斯特凡-埃塞尔在一部反映抵抗运动的影片中的讲话所吸引。斯特凡-埃塞尔在这部影片中表示:“抵抗就是拒绝接受羞辱,就是追求道义上的合法性,而不是法律上的合法性,就是在所得到的与我们通过全国抵抗运动委员会试图争取的价值相反的时候,继续反抗。”斯特凡-埃塞尔90年的人生经历与感悟,让出版社年轻的创始人看到了昔日的反法西斯抵抗运动与今天的抗争间内在的联系,最初的访谈设想逐渐演变成书的构思。2010年10月,只有32页的小册子《愤怒吧!》正式出版。显然,无论是作者,还是出版者都没有料想到它随后引起的轰动。首版印刷只有8000册,售价只有3欧元的小册子迅速成为全球畅销书,被翻译成多种文字,销量达到四百五十万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法国、西班牙、希腊街头抗议政府紧缩措施、拒绝为金融危机买单的年轻人为自己贴上了“愤怒者”的称号,纽约街头的“愤怒者”发起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并在全球近80个国家得到响应,他发出的“和平反叛”呼吁甚至也在阿拉伯之春的社会抗议浪潮中引起共鸣。斯特凡-埃塞尔不仅一夜间名扬世界,而且俨然在垂暮之年成为一代年轻人的指路人。斯特凡-埃塞尔自己也对这突如其来的成功感到意外。2012年他向法新社表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特定的历史时期,各个社会迷失了方向,正在寻找如何走出迷茫,思考如何让人生有些意义。

如果说作者本人对《愤怒吧》在全球畅销始料未及的话,这本32页的小册子却集中反映出斯特凡-埃塞尔的人生哲学。

法国抵抗运动中的德裔战士

他1917年出生于柏林,父亲是犹太人,以写作和翻译为生。1924年,7岁的斯特凡-埃塞尔随父母兄弟移居巴黎。1939年,他考入法国精英学府高等师范学院,但是,刚刚开始的学业因为战争爆发而中断,已经加入法国籍的斯特凡-埃塞尔应征入伍,于1941年前往伦敦,参加了戴高乐将军领导的抵抗运动。1944年3月,他秘密潜入法国,试图与在法国活动的抵抗运动网络取得联系,但却因被人告密,而落入盖世太保手中。经历了一番酷刑折磨后,他被送往德国某地的一个集中营。就在他将被送上绞刑架的前夜,他侥幸与一名病死的囚犯偷换身份,逃脱了死亡。他此后被转送至另一个集中营,经历逃跑、被抓回、再逃跑之后,他终于成功地与家人团聚。

从人权宣言起草参与者到无证件移民权益的捍卫者

1946年,他被录取到法国外交部工作,在联合国开始了他的外交官生涯。当时,新生的联合国开始起草世界人权宣言。作为联合国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他进入人权宣言起草委员会。70年代,他曾在日内瓦出任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1981年,他被正式任命为大使。在法国政府中,他曾多次负责对外发展援助与合作工作。1983年他从外交岗位上退休。此后,他曾先后是法国视听媒体最高委员会、社会融入最高委员会、以及国际合作最高委员会的成员。

斯特凡-埃塞尔从未停止参加社会活动、尤其是关注外来移民权利的活动。90年代中期起,他就成为捍卫外来无证件移民权益活动中的领头人物之一。他自称是无国界公民,认为来自不同国家的移民是法国的一大财富,公开批评政府移民政策对外来者的蔑视与不公。2006年,他曾反驳时任内政部长的“选择性移民”的说法,强调,世界人权宣言承认人有自由流动的权利。

和平反叛

抵抗纳粹的运动已经过去,但法西斯式野蛮暴行的威胁并没有完全消失。斯特凡-埃塞尔一生都没有停止向违背他曾为之奋斗的价值理念的现实说不。在《愤怒吧!》一书中,他指出当今世界面对着两大挑战,一是对太多人的严重不公,二是对基本自由和权利的侵犯。而漠然视之是最不可取的态度。他呼吁和平反叛:向只给年轻人指引大众消费的大众宣传手段,向对弱者和文化的蔑视,发起和平反叛。

在《愤怒吧》之后,斯特凡-埃塞尔又撰写了《行动吧》、《要求全面解除核武器》、《抵抗》、《支持自由缅甸》、《希望之路》等书。就在离世之前,他还在一本访谈书著的前言中呼吁地球上所有愤怒者行动起来,建设一个重视社会的世界。他写道:只要贫穷与政治上的不公仍然在扩大,就要愤怒,就要行动。但这也需要有责任感和同情心,这样才能在一个真实与和平的世界社会,成为真正的公民。

如果说《愤怒吧》一书让斯特凡-埃塞尔在93岁高龄时唤醒了世界各地无数青年人的反抗意识的话,他也在挥手告别尘世之际,以他坚守人道主义情怀的一生重新提醒世人只要有不公存在,就要行动,就要反抗。

(瑞迪/法广中文网)

埃塞尔:愤怒和抗争之后才能获得幸福

法国人道主义者,社会活动家和外交家斯特凡∙埃塞尔(Stephane Hessel)2月26号晚间去世的消息引发法国社会及国际社会的一片惋惜声,人们为失去这样一位始终忠实于自己的理念,为人权,为正义呐喊的人士感到悲伤。斯特凡,埃塞尔1917年出生于柏林,少年时代来到法国,他可以说是二十世纪历史的见证人和参与者,因为他曾参加戴高乐将军领导的法国抵抗运动,进过德国纳粹的集中营,他也参与了联合国人权宪章的起草,当过外交官,身为犹太人,反而支持巴勒斯坦建国,他2010年在世界遭遇经济危机时,出版的小册子《愤怒吧》成为全球畅销书,启发了不少国家愤怒者的反抗运动。

2008年,在巴黎的凯布朗利博物馆的一此演讲中,他讲述了自己的一生和生活的理念,在本次节目中,将为您介绍部分演讲的内容。

加入法国抵抗组织

埃塞尔:我听了戴高乐将军的伦敦讲话的内容后就决定到伦敦去,最后成功地坐上了一架从里斯本飞伦敦的飞机,和其他所有到伦敦与戴高乐将军汇合的年轻人一起被集中到了一个地方,在那里,有人向我提了不少问题来了解我是不是从德国去的间谍,最后他们认为我还是值得信赖的,然后我就被送到康贝尔莱,这是来自法国的年轻人与将军汇合的地方。所有的年轻人都很敬仰和崇拜将军;甚至可以说他拥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我有幸和另一个人一起被邀请和将军共进午餐,我是从法国高等师范学院毕业的,可能是这一点让军人出身的将军感兴趣吧,另一个人是税务稽查员,在吃饭的时候,我们互相提了不少问题,我们告诉他当时他在法国他深受欢迎,这一点当然让他感到高兴。

但最关键的是,我们在他面前是能感到他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人;不仅是他身高,还有他的姓名,怎么会姓戴高乐(De Gaulle )这个姓呢?真的是非常了不起。

法广:Gaule在法语中的意思是高卢,而在名字前加上的有含有属于某个地区的贵族的意思,所以De Gaulle 的意思就是统治高卢地区的的贵族,也许是这一点让年轻的埃塞尔感到十分惊讶。

从纳粹集中营逃生

埃塞尔的战争经验首先是抵抗运动;1941年他执行任务时,因有人告密而被捕,被关进德国纳粹集中营,在集中营里,他受到虐待,食不果腹;被迫劳动,他随时都有被处决的危险,最后埃塞尔躲过了纳粹的魔爪,但其中还有一段不凡的传奇故事:

埃塞尔:我当时和大约三十五个人一起来到了集中营,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前途如何,只能等来自柏林的处决我们的命令,其中有十六个人被吊死。对我老说,较幸运的是,当时有一个来自德国的“囚犯”,他非常厉害,和纳粹的医生组织了一个计划,让三个囚犯到集中营里感染了伤寒病的人等待死亡的地方,当时有三个法国人快死了,而一旦他们去世,我们三个人就可以用他们的身份了。

可以想像当时我的心情有多么急切和复杂,我要取代的是一个叫米歇尔∙博瓦代尔的人,这是一个很好的年轻人,我不时也到他的病床前探望他,我一方面当然希望他能很快恢复健康;另一方面也盼着他能在处决我的命令到达之前死去。很巧的是,在十月二十号,我生日这一天,可怜的博瓦代尔去世了——我变成了米歇尔 博瓦代尔,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集中营结束。

1945年,从集中营出来以后,我当然感到十分幸运能活着,而且也没有得为数众多的“集中营综合症”。但还是有一个医生说,你肯定会有哪里不正常吧,可以让你得到一些共和国得优待,我说我什么都没有,他坚持说,你一定会有很多你的集中营伙伴们得的什么“睡眠困扰综合症”。我问他这是什么,他解释说从集中营里出来得很多人,晚上睡不着觉失眠的时候,在集中营受的各种虐待的场面就会特别清醒地出现在脑海里。我告诉他我没有这种症状,因为在集中营时,我失眠了就会背诵诗歌,所以我失眠时脑子里不会出现受虐待的场面,而是背诵诗歌,我对诗歌得记忆力很强,所以直到现在我还能完整地背诵出不少诗歌来。这就是我和诗歌的关系。

参与起草联合国人权宣言

法广:埃塞尔受到酷刑折磨。二战末期,他趁纳粹转移犯人之机,跳火车逃跑,投奔驻在汉诺威的美国部队。他于1945年5月8日二战结束后返回巴黎。并在这一年,考入法国外交部开始了外交生涯。1946年到1950年,他在纽约联合国秘书处担任行政主任,并在1948年被任命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秘书,参与起草联合国人权宣言。

埃塞尔:我认为我的一生中最幸运的就是能够加入一些由充满激情的人参加的组织;二十九岁时,我加入了联合国第一个公务员队伍,他们当时坚信所从事的事业是战后所能做的最美好,也是最重要的事业。我们知道,民族国家体制失败了,所以这次绝对不能重蹈覆辙,当时那些伙伴都是刚刚走出战争的年轻人,他们的理念就是要从现在开始共同建立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实际上,联合国的成立从某种程度上回应了建立更美好的世界的诉求,我认为到目前为止,联合国依然是最好的管理世界的工具。但关键是,那些掌握着决定权的领导人如何利用它来改变局面,他们需要工具,需要协商,讨论,但最重要的是最后要拿出具体行动来,除了联合国以外,还有工会,世界货币基金等组织等都是由这个充满热情的小组在四十年代成立的,可以共同发挥作用。现在的问题是要说服世界上的领导人发挥他们的智慧来利用这些工具,还是可以解决世界上的不少问题的——还有可能——这并不是乌托邦,应该说同时是乌托邦和必须的。我现在已经九十岁了,但是我鼓励年轻人加入这些国际组织,利用这些组织和工具来面对和解决世界上的问题。

政治理念的转变

法广:斯特凡-埃塞尔1917年10月20日出生在柏林一个犹太裔家庭,父亲是散文作家和德文翻译,母亲是时装杂志编辑和记者。1925年埃塞尔一家移居法国,原因是他母亲要与法国的情人作家,他父亲的好朋友亨利-皮埃尔-罗什相聚,而他父亲居然也接受了这样的三角关系,与 妻子和妻子的情人组成一个反传统的家庭模式。这段故事后来被亨利-皮埃尔-罗什写成了小说,并由法国导演特鲁佛(F-Trufaut)搬上银幕,他母亲的角色由法国著名演员珍妮∙摩洛演绎,至今仍是法国经典影片之一。1930 年这个三角家庭终于解体后,埃塞尔与母亲留在法国,于1937年成为法国公民。

虽然从少年时代就离开德国,但埃塞尔一直十分关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德国政局。

埃塞尔:我的政治理念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德国政局的影响,从1919年到1933年,我就看到德国共产党和社会党分开,又互相斗争,正是由于这些斗争才导致法西斯势力不断加强,我一直认为人类需求最真实的答案是就是有更多的正义,更多的平等和博爱,也就是说法国大革命的信念必须建立在民主的基础上,尽管共产党有很多乌托邦式的理想,但我认为共产党有点独裁性。对我来说,我一直认为戴高乐将军是法国当时局势最需要的人,但当他回来执政的时候,我觉得他更的政策过于偏右,尽管这还是一个共和国的政府,没有走独裁专政的路线,但我依然认为是难以接受的事实。

所以我认为建立在法国大革命要求的人人平等基础上的民主,建立在世界人权宣言要求的文化,社会平等的权利上民主;我认为这是可能,也是应该采取的在政治上前进的路线,我觉得离这条线太左或太右都不行;所以尽管在抵抗运动期间我有很多共产党员朋友,但后来他们也和我一样成了民主派人士。

生活哲学

法广:埃塞尔去世后,人们给他的评价都认为他是一位毕生致力于为人权和平能理念努力的人,而他说,这来自他的母亲教给他的人身哲学。

埃塞尔:我想是我的母亲交给我的要在生活中快乐的任务,让我拥有分享幸福的情感。这当然不是盲目的乐观主义,相反是这种不断斗争去获得似乎遥不可及的事物需求,要愤怒,要争取,因为在愤怒和争取之后,才能有可能获得幸福。

法广:对社会的不公表现出愤怒,然后行动来改变这一现状,通过行动来获得幸福,这可能是埃塞尔留给年轻人的精神遗产,但也有评论家指出,埃塞尔认为大的社会变化还是来自政治家的推动,而这一点,可能与现在年轻人的理念有一定的距离。(艾米/法广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