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佐勇 柳鸿飞:萨瓦河畔忙碌的身影

萨瓦河畔忙碌的身影
《欧洲时报》记者深入前南地区华人采风录(一)
本报记者 佐勇 柳鸿飞

深秋季节维也纳万木已逐渐枯黄树叶逐渐凋零,但是在塞尔维亚,在波黑,在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却还呈现镜头最钟爱的金黄,那里是前南领导人铁托沉睡的地方,那里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发源地,那里又是欧洲吉普赛人的聚集地,那里又是海外华人拼搏经营的地方。11月初《欧洲时报》记者来到了前南地区,实地考察当地华商们发展情况。在出发之前,记者做案头工作,在互联网上很少看到有报道上述地区的文字和图片,这就更坚定了我们前往采访的决心。我们对前南地区印象大多是从“卡桑德拉大桥”和“桥”的电影得来,也有“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的精神,再有就是廿年前的战乱,在那场离我们并不遥远的战争,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美国精确制导炸弹击中,媒体及使馆三位工作人员牺牲,从而引起包括海外华人在内的全体中国人的愤怒。

考察使馆被炸遗址

从维也纳到达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直线距离有650公里,穿过匈牙利一路都是高速公路。我们经过7个小时的驾驶顺利抵达贝尔格莱德。习惯了在申根国家之间驰骋,在匈牙利和塞尔维亚边界过关时让我们耽误了半个小时,塞尔维亚海关对每辆过往车辆严格检查,除了护照仔细扫描鉴别外,还要让把车子打开,看看有没有夹带的违禁货品,记者车上装了两箱奥地利产葡萄酒还好没有引起海关人员的注意,让我们松了一口气,但由此担心那些做贸易的商贩怎样才可以自由地流通货物,国际贸易特别是这种商贩式的贸易如何展开?最让人沮丧的是我们所带的GPS导航系统根本不工作,无法使用这个还算先进的仪器。只好通过地图研究线路,抵达贝尔格莱德后又找了一辆出租车带路,将我们拉到酒店。

塞尔维亚华商总会会长金东荣已在酒店等待我们到来,中国央视漂亮的驻贝尔格莱德女记者刘婵娟也赶来。来到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记者探访了当年被美国导弹击中的中国大使馆遗址,据老资格的《光明日报》驻贝尔格莱德首席记者戚德刚介绍,使馆被炸后,得到了全球华人的声援,当地政府鉴于使馆馆舍被毁,已经不能再使用,所以另在使馆区拨了一块20000平米的地皮,用于新馆舍的修建。当记者们来到原来的使馆遗址时,这里原有建筑已经夷为平地,种上了青翠的草皮,只在遗址上由政府立了一块由中塞文写的铭文:“谨此感谢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塞尔维亚共和国人民最困难的时候给予的支持和友谊,并谨此缅怀羅难烈士”。在这块金属纪念碑前摆有鲜花和挽带,这是前两天中国政协副主席来塞访问时献上的纪念。

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是1999年5月8日, 3名中国人遇难.事过境迁,关于这次被炸事件有多种版本,在网上搜到如下说法:美国的F-117隐型战斗轰炸机被击落后,中国马上向南政府提出要求,是否能够把F-117的部分设备和残骸供中国研究,甚至出钱买也可以,在中国和南政府达成协议后,南政府把F-117的导航设备、带有隐型涂料的表皮残骸、发动机喷口耐高温部件在秘密状态下移交给了中国,就放在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地下室供中国的军事专家研究。然而中国的军事专家一开始并不知道,为阻止敌对国家获得该项技术,F-117的导航设备装有保密自毁装置,如果飞机坠毁,自毁装置将自爆,炸毁导航系统中最重要的部件,但是,问题发生了:F-117坠毁后,自爆装置失灵,并没有自爆,但美国人做事情也有后招,如果导航系统没有自爆,便会自动报警,并且不间断的发出定位信息,这使得美国人在很短时间内找到了F-117残骸的精准位置,虽然中国人发现后迅速断掉了电源,但可想见,美国佬当时大吃一惊,决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中国人了解到美国的核心机密。但是,虽然当时美国人有很多种办法(包括派海豹部队夺回等),美国人却选择导弹袭击这样一种方式,估计是对中国在国际上支持南政府非常不满,同时彻底摧毁中国所得的F-117的残骸,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有一枚激光制导钻地炸弹要直接穿过几层楼打到大使馆地下室的原因,然而,美国人又一次失望,那枚炸弹居然没爆,中国人最终还是取回了F-117的部分部件,极大帮助了中国隠型飞机的研制。据说以上内容是在一次与某海军将领的私人聚会时,该将领以略醉讲出来的。他说:“虽然我们有人牺牲了,但是我们隐形材料的研制进度一下子提高了十年不止。那枚未爆的导弹有成为我国开发激光导弹的鼻祖。这种进步,是以血和国际上的屈辱换来的”。说到这里,那位海军将领流泪了。

以上传说戚德刚没有表态。他作为亲历者(使馆被炸后他接替烈士的工作派到贝尔格莱德),他说这枚导弹现在放在塞尔维亚军事博物馆展出,当然残片确实拿回中国进行研究。戚德刚表示,将南联盟有关历史真相特别是解体前后的故事写成文字,交《欧洲时报》独家发表,我们期待这位研究前南历史40年的前辈的著作。

经过战后廿多年的建设,贝尔格莱德已经见不到战争的摸样,老贝(人们称呼老城区)虽然还是那样沧桑和破旧,但新贝已经被拔地而起的办公大楼和商业建筑装点的有模有样,宽阔的大道,绿地和树木将新贝变得让人误认为是西欧的某一个现代化都市的样子。这里看到了奥地利经济对东欧的影响,中央合作银行、第一银行、维也纳城市保险公司、Merku超市,Spar 超市、DM超市和到处可见的OMV加油站都星罗棋布地非常显眼地建造在路两边。老贝和新贝是以萨瓦河为界,这条河是多瑙河的一条支流,在贝尔格莱德交汇,Kalemegden Park当地华人称之为土耳其公园可以观赏到两河交汇处的美景。这个公园是两河冲击成的一个绿洲,像一把利剑将多瑙河和萨瓦河一劈为二。

70号的传奇

据塞尔维亚华商总会会长金东荣介绍,目前在塞尔维亚有华人近一万,大多数来自浙江,青田人占90%。当地华人主要从事贸易,中国的小商品、皮包、鞋制品各种衣服在当地都是热销产品。当天晚上金东荣在当地一家非常有名的“长城”饭店招待记者一行,除了央视刘禅娟之外,《光明日报》社驻贝尔格莱德分社的戚德刚先生和夫人,塞尔维亚华商总会秘书长朱秋平等亦在座。吃饭聊天是了解当地华商情况,认识塞尔维亚历史发展近况的最好时机。据朱秋平介绍,目前塞尔维亚共有华商2000多家公司,仅70号批发城就有华商商铺和批发公司500余家,每年从国内进口各类商品有好几千集装箱,目前塞尔维亚共有几家华人社团,它们是塞尔维亚华人华侨商业总会,塞尔维亚和平统一促进会、温州商会、潘切沃分会,中塞文化协会。塞尔维亚华商总会成立于2000年10月,目前第四任会长是金东荣,浙江青田县船寮人,1995年至1998年在北京经商。1998年起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市从事国际贸易至今。2007年当选为塞尔维亚华人华侨商业总会会长并兼职塞尔维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

第二天是一个繁忙的日子,记者来到70号商品批发城。当记者问及为什么叫70号时,金东荣解释,这家批发城在街道牌号是70号,人们自然就将号码变为批发城的名称了。70号实在太有名了,它是塞尔维亚地区最大的商品批发中心,进到里面人流熙熙攘攘,扛包运货的、讨价还价的、挑选商品的到处可见。据介绍在这个批发城有大约532家华人批发零售店,大的有近100平米,小的则只有15平米,但不影响商人们展示各自的货品,不影响人们做生意。谈到70号的历史,金东荣说:刚来塞尔维亚时,这里的商家大部分的塞尔维亚人,是华人在战后逐渐来到这里,摆摊卖货。当问到房价时,金会长答道,以18平米基准铺面来说,如果购买的话要10万欧元,如果租的话1300欧元一个月。记者看到铺面大部分是华商经营,商铺里堆满货物,一旦失火会连带整个70号的安危。对于这一点朱秋平秘书长解释说,华商的保险意识不强,几乎很少购买保险,要说保险也只购买健康保险,而这又是政府强制让每个人购买的。这家70号批发市场有些像北京国侨办大楼不远的“天意”批发城,由此看来中国人将国内经商经验照搬到海外,在经营上大显身手了。“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海外华商艰苦奋斗发展凝固成为中国人的精神,那种拼搏奋斗不畏艰苦的精神。记者带来新出版的400份报纸,短短的半个小时即被当地华商拿光,看来这些华商是需要报纸,需要资讯的,记者看着他们读报的认真样,更加坚定了报纸将《欧洲时报》发行到这里的信心。

中午记者来到位于市场内的一个青田人经营的面条店,这里经营最拿手的“青田拉面”,这种食品记者不生疏,在维也纳中心饭店就以这道面食招来大量的顾客。这家面店面积只有20平米,非常狭隘的一个地址,摆了三四张桌子。问老板有什么菜,他说只有拉面品种有牛肉、大肠和大排三种,没有任何前菜,也不售酒精饮料。但生意很好,大多是批发市场的经营者和来上货的顾客。价格便宜得难以想象,每碗售价2欧元。问老板每天卖多少碗,他答大约200碗,如此计算这家店每个月生意流水超过一万欧元,作为如此小店已经很不错了。记者建议他增加点前菜如拍黄瓜、皮蛋或者酱牛肉等,借此增加附加值,收入会增长很多。这位青田船寮籍的老板说,忙不过来,桌子有限还是让顾客快一点吃完离开。后来记者看到许多商铺都到这里打包,由此可见这家店的食品一定大受欢迎。

在商场的二楼,记者来到塞尔维亚华商总会办公室,这间办公室布置得很干净,几张办公桌,有两位年轻的华人在电脑前忙碌。据金东荣介绍,这里主要进行网购,将货品再通过物流送到订货人手中,并且生意量很大。但是华商们也有苦恼。一是孩子的教育问题,因为当地学校都以塞尔维亚语教学,这个语言是小语种,不利于孩子长大后的发展,而英语学校学费昂贵,华商们又支付困难,所以大多数华商将孩子留在国内接受教育,但是对于孩子与父母之间的感情和将来孩子身心发展带来不利影响。华商的另一个困扰是人民币走高,货品出口价格已经上涨至少20%,再加上商品批发很难达到塞尔维亚以外国家,市场逐渐萎缩,生意大不如前了。

金融风暴下存在商机

在这一点温州著名华商周海鹰则不这样认为。在网络上读到新华社记者采写的一段有关中国商城的报道: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市西北部,一座现代化的中国商城已拔地而起,在大门口镶嵌着“中国贸易中心”6个醒目的大字。塞尔维亚中国贸易中心董事长周海鹰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金融风暴席卷全球,但中国贸易中心按计划建成。这将有助于提升中国品牌形象,并在塞尔维亚成为巴尔干的金融和贸易中心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 周海鹰说,随着金融风暴肆虐全球,塞尔维亚也难以独善其身,但塞经济自身的特点决定在危机之下仍然存在商机。由于塞尔维亚在前南战争期间历经了10年左右的经济封锁和战争影响,需求长期受到抑制,随着经济封锁的解除和战争阴影的消除,被压抑的需求逐步获得释放,房地产等行业的递增式发展是不可避免的。
周海鹰同时指出,对于在塞尔维亚的华商来说,金融风暴引起的美元和欧元兑人民币汇率以及兑当地货币第纳尔汇率高达近30%的波动,严重削弱了他们的盈利空间和生存发展能力。周海鹰表示希望中国政府进行政策干预,防止汇率的大起大落导致华商在国内订单的减少,进而影响国内的实业生产。

中国商人是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进入塞尔维亚的,目前在塞的华人大约有九千人,主要来自中国浙江省。他们大多从事箱包、服装、玩具和鞋类等商品的批发和零售,少数经营中餐馆。位于贝尔格莱德新区的70号老商城和新商城,最初是在塞华商的大本营。近年来,由于租金逐年上涨、周边经营环境受限和塞尔维亚关税制度日益严格等不利因素,在塞华商渴望拥有自己商城的愿望越来越迫切。 塞尔维亚中国贸易中心由此应运而生。周海鹰介绍说,中国贸易中心展位已由来自中国、塞尔维亚和土耳其的90家企业购买或租赁。周海鹰说,尽管金融危机肆虐,塞尔维亚中国贸易中心的展位仍将供不应求。这与塞尔维亚房地产市场太不发达有很大关系。周海鹰说,塞尔维亚处于巴尔干地区的中心位置,与欧盟和俄罗斯都有密切关系。中小型企业在塞尔维亚面临绝佳的发展环境,它们既熟悉欧洲市场,又恰逢塞尔维亚加入欧盟之前的过渡期。几年后一旦塞尔维亚加入欧盟,中小型企业将有望实现快速发展。

做客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

在贝尔格莱德的下午,记者如约来到了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受到了政务参赞华亚芳女士的亲切接见。华参赞具有优雅的女外交家的风度,宾主落座后她介绍了塞尔维亚的一些情况。特别谈到中国中资企业开始落户塞尔维亚并且开拓了不俗的业绩。如华为和中兴公司在塞尔维亚对通讯方面的贡献,目前大家还在享受着这两家公司提供的优质服务。中国路桥总公司已建成大型桥梁,目前正在筹建高速公路,仅从中国派来的员工就有三百多人。据华参介绍,虽然铁托去世许多年了,但是很多人还怀念铁托时代的日子,那时工资比现在挣得多,日子好过,不像现在人均工资仅300欧元左右。谈到华商时,华亚芳参赞对华商称赞有加,许多华商至今还承担抚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烈士的家属义务。说到在塞尔维亚的中餐馆她说“长城”、“全聚德”、“王朝”、“中华”等餐馆都经营得有模有样。前南地区又是中国留学生的摇篮,特别是文革后期中国最早派留学生的目的地就是南斯拉夫。目前中国的一些院士,许多部级领导都有在前南留学的经历。对于《欧洲时报》落户塞尔维亚,华参赞代表使馆表示欢迎和支持。她说《欧洲时报》是在欧洲侨界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到塞尔维亚后将结束当地没有中文报纸的情况,相信对华商相互沟通,了解世界有很大的帮助。在送别记者来到使馆前的院子时,看到院墙处有一个大型石质壁画,非常精美,内容是利用石质的纹理将古老的长城拼在一起,非常宝贵。华参说这副壁画原来在老使馆内,后迁到此地。这个新馆占地20000平米,在欧洲很少见到这样漂亮的馆舍,从另一方面证明了塞尔维亚人们与中国的友谊。

第三天早晨,记者启动车子开往下一个国家波黑,去实地考察前南战乱的地方。

(欧洲时报中欧东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