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常晖:瑞士山水中国情

离开瑞士已十多天。那烟雨朦胧里的瑞士秋日,渐次明朗起来;浮光掠影间的人和事,也尘埃落定般,清晰得一目了然。此时,再回首苏黎士、伯尔尼和巴塞尔,便如端了杯醒好的红酒,色香俱全,入口,余味无穷。瑞士全称为“瑞士联邦”,这个位于欧洲中西部的精巧国度,与奥地利、德国、法国、意大利以及列支敦士登接壤。作为中立国,瑞士在历史上一直保持政治与军事上的中立,却十分积极参与国际事务,故许多国际性组织的总部都设在瑞士。拥有26个州、方圆4万多平方公里、人口700万的瑞士,人均收入却在8万美元以上。同时,苏黎世和日内瓦还常常与维也纳平分秋色,被列为全球最适宜人居住的城市。如今,瑞郎与欧元的比率坚挺,坐在苏黎世的咖啡馆要一杯清咖,便感觉自己成了穷人;更毋庸提去伯尔尼的中餐馆吃香酥鸭,配以炒青菜和茄子煲,外加一瓶小酒下菜,不经意间,哗,一百多欧从腰包里插翅而飞,不见踪影。

此番瑞士三天行,自觉不同以往的游客心态。此番的瑞士行,是异乡见故人,别有一番甜蜜在心头。难忘中国驻苏黎士兼驻列支敦士登公国的总领事梁建全伉俪,苏黎世联华超市的连耿辉夫妇,来自南京的江苏老乡、旅瑞医学博士田英华先生,华人文体联合会灵气十足的姑娘饶悉和老成持重的刘刚会长,潇洒音乐人汤沐海,中国驻瑞士大使吴恳,巴塞尔中秋节上的中外朋友,伯尔尼能干而善谈的小伙子燕青和他美丽的混血儿太太等等,当然,还有一路公务相伴的《欧洲时报》社长张晓贝、总编辑王敢等。瑞士有了这些生机勃勃的华人精英,便显出绰约的东方风姿,令人刮目相看了。

小小瑞士,美丽山国。此行所到之地,苏黎世淡泊宁静,伯尔尼古朴自然,巴塞尔开放多元,各展风姿,缤纷多彩。它与中国人的缘分究竟如何?华侨华人在瑞士如何生活,瑞中贸易、文化等交流如何?笔者带着好奇,参加苏黎世的中华厨艺展,感受伯尔尼的中餐馆,领略巴塞尔的中秋节和国庆节,从中窥得无限风光,获取了大量珍贵的信息。

从吴恳大使和梁建全总领事那儿,笔者获悉,瑞士第一大城市苏黎世人口50万,日内瓦30万人口,巴塞尔17万人口,而首府伯尔尼,人口仅有15万。瑞士没有超大城市,国土仅为奥地利的一半,然而小国瑞士与中国的贸易量却是顺差,去年达到3百个亿,是奥中贸易量的好几倍;自瑞士入中国境内的流动人员去年达到6万人次,也接近自奥赴中人员的双倍。瑞士的医药和医疗器械(如诺华、罗氏)、食品(如雀巢)和精密机械(如手表)等,都在中国做得很成功。从某种意义上看,这与中瑞长久的外交历史紧密相关。据吴恳大使介绍,瑞士在1950年便与中国建交,是除瑞典、丹麦之外的、最早与新中国缔结外交关系的西欧国家之一。六十年代其他欧洲大国与中国建交,也是在瑞士谈妥的。故瑞中两国的外交关系可谓源远流长了。长期以来,瑞中在经贸、文化等多个领域都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关系。

瑞士因国内无油无气少资源,便特喜培养人才,且走向世界,故也重语言能力。即便在瑞士生活着的2万多华人华侨,与欧洲其它国家的侨胞亦有所区别。旅瑞华人华侨经营餐饮业者不多,而从事金融、法律、科研、教育、国际组织等领域的工作,这和奥地利华人餐饮界人士占绝对多数成为相互不同的写照,瑞士华人层次较高,博士教授到处可见。吴恳大使和梁建全总领事还分别提到在瑞士生活着的几千藏胞,他们基本集中在苏黎世附近一个叫里崆的山里,许多藏胞同中国使馆和领馆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使领馆也为他们回乡探亲等提供各种便利条件。

在苏黎世的“双龙饭店”,笔者见到了一位名叫田英华的主任医师。田主任在瑞士苏黎世大学医院工作,是腹部及器官移植外科、显微外科主任。据田主任介绍,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中叶之前来瑞的老华侨从事餐饮等行业,那么90年代前后来瑞的新华侨,背景往往是留学生和外派人员,留瑞后便大都从事白领工作了。1995年来瑞的田主任虽医生出身,却“文武双全”,是个音乐爱好者,曾被中央音乐学院声乐系录取。热心人田主任5年前将新老侨社调动起来,筹办旅瑞华人华侨联谊会。谈到此事,他喜上眉梢,说大家相聚甚欢,并从此常有走动,每年举办包括文艺表演、节日聚会、学术演讲、时事讨论等方面的活动。田主任还说两个月前在西班牙遇到了《欧洲时报》社长张晓贝,相见甚欢。他说希望今后通过华文媒体,能及时获知这些活动,同时也通过媒体传播文化消息和报道。当笔者问到瑞士为何无华文报纸时,田主任说主要原因在于瑞士城市小,华人居住分散,彼此不熟悉;即便认识,同在一个城市生活,彼此也不常见面,无暇畅叙。《欧洲时报》进入瑞士,吹入了一股华文媒体的新风,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苏黎世官方旅游局的李益女士,这位已经在瑞士近廿年生活,有着上海人的典雅风韵,又有瑞士人的严谨和热情,她翻动着《欧洲时报》说,我和老板建议应该登广告,让更多的人来苏黎世旅游,让人们体验瑞士山水。

在苏黎世的联华超市,《欧洲时报》静静地躺在货架旁、窗台上,等着同胞们来取看。联华超市的老板连耿辉及其太太都是潮州人,朴实而勤劳。他们开了两家大型超市,瓜果时蔬,亚洲精品等,应有尽有,其中一家还做批发。连太太说《欧洲时报》给许多华人华侨带来了福音,因为语言等问题,许多上了年纪的华人华侨,特别是来探亲的同胞,在瑞感觉孤独,一看见这份中文报纸,便两眼发光,大喊“好极了”,显得极其兴奋。连太太说自己最爱看介绍强身健体、养生之道的那些版面。连先生则强调自己不是什么华文报都愿意接受,从前有些报刊来找他,都被他拒之门外。他很愿意帮助《欧洲时报》,是因为他看了这份报纸,对它印象良好。在瑞士几日,我们一路驱车,自苏黎世去了伯尔尼,又赶到巴塞尔。山色变幻,时而顶蓝天白云,时而承秋雨苍茫,山坡上的奶牛和马群,更是一道阿尔卑斯山迷人的风景。

如果说苏黎世是个清静而优雅的城市,伯尔尼人爱在大自然里感受天地之阔,那么巴塞尔,则是以小取胜的国际都市。按吴恳大使的话来说,是个小巧玲珑的文化多元地,德语和法语双管齐下,而当地的土德语,却又让人夷非所思。小小的巴塞尔很牛,连那小得憋促的机场都叫Euro Airport。《欧洲时报》社长张晓贝从巴黎飞来巴塞尔,在其机场找出口,看见三道门,一道通向德国,一道通向法国,一道通向瑞士。面积仅37平方公里的巴塞尔市位于瑞士、法国和德国的三国交界处,系瑞士第三大城市。美丽的莱茵河穿城而过,两岸的罗马式建筑令人心驰神往。今年的中秋节,巴塞尔市中心古老的主教座堂广场(Münsterplatz)第3次被装扮成巨大的中秋晚会舞台。晚霞中,写有汉字的标语和旗帜迎风飘动,广场人头攒动,水泄不通,其间隐约可见中国民间艺术和各族美食的摊点。台上欢歌,台下笑语,巴塞尔人对一个异国它乡的节日显示的热情,着实令人惊讶。站在笔者身边的巴塞尔老太太老爷爷们笑意盈盈,吃着月饼看笔者在键盘上敲中文字,兴趣浓厚地问:这是汉字?象天书。怎么敲进去的?太神奇了。

在瑞士做中国文化,有了吴恳大使推进,定然会云蒸霞蔚,景观非凡的。几年前在维也纳时便数次领略到吴恳大使卓尔不群的气度,脚踏实地的精神,此行再见吴恳大使,并聆听他的博闻强识,欣喜有加。

从巴塞尔回到苏黎世,准备打道回府时,正逢中国国庆日。承中国驻苏黎世总领馆梁建全伉俪之邀,笔者与《欧洲时报》的总编王敢,去了著名的eughauskeller饭店与总领事夫妇共进午餐。在那个写满历史的啤酒馆,梁总领请我们吃名闻遐迩的苏黎世小牛肉。

第一次见梁建全总领事,是在苏黎世的“双龙酒店” 。那样儒雅大方、亲切得体的人,唯有“谦谦君子,用涉大川”方能形容。9月29日那天,江苏省侨务办公室的副主任季俊秋女士等政府官员带了淮扬美食团,在“双龙酒店”展示中华美食,梁总为来宾致辞。听他用铿锵德文介绍中华传统文化,内容精到,文法优美,便服其才华,心中多有仰慕。此番相聚Zeughauskeller,得以再次感受他温文尔雅的气质,体味其言辞间流露出的北方汉子真性情,只愿时光凝固。而其娴淑、雅静、端庄的太太竟是我的老乡,更觉她多了份亲和的魅力,也更多了与她话家常的兴致应该说,作为在德国工作了7年,在奥地利工作了9年,现又已在瑞士工作了2年的资深外交官,梁建全总领事将最好的岁月献给了外交事业。这些年在欧洲的工作和生活,显然使梁总领对德语区国家的国民心态有了感触。按他的话,德奥瑞三国的国民心态各有风采、长处和特点。他告诉我们一个较为流行的说法,即“奥地利是欧洲的中国”。而德国人,则有板有眼,一副日尔曼民族的特性,守纪律,重诺言,也节俭,与德国人打交道,一旦合拍,可以做交心的好朋友。梁总领在德国柏林任职时,时逢苏联解体和柏林墙倒塌,他说通过这些事件,可以窥见德意志民族的不少特质。那么瑞士人呢,梁总领认为有一半比较开放,另一半比较保守。梁总领十分佩服瑞士人的参政意识,他认为没有经历过世界大战的瑞士老百姓不简单,他们深信自己作为个体,在政治上拥有的重大角色。梁总领感慨瑞士企业在亚洲等地的影响力,说瑞士企业的国际化程度,往往超过许多大国的企业。

席间谈到苏黎世这个面积约90平方公里的瑞士第一大城时,梁总领颇有感情地说,苏黎世作为经济、金融和交通枢纽等中心,在瑞士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比如瑞银、瑞士信贷、全球第二大保险公司等的总部都设在苏黎世。另外,苏黎世还是瑞士文化、教育和科研中心之一。建筑也十分多彩,如苏黎世湖畔建于公元853年的罗马式建筑“圣母”教堂,教堂不远处的昔日酒业公会又是巴洛克式建筑。利马特河两岸壮观的古建筑,更是令人神往,如拥有一对塔楼的、建于15世纪的苏黎世大教堂,可谓苏黎世城地标之一,华美的市政厅则拥有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建筑风格。而Zeughauskeller所处建筑,在苏黎世市中心的“火车站大街”28号。这幢建筑名副其实地古老,它建于1487年,原用于存放兵器,因墙壁使用黄色油漆而被称为“黄色兵械库”。中世纪瑞士曾战火不断,兵械库乃兵家重地、闲人莫入之处。传言17世纪的瑞士民族英雄威廉.泰尔,其用过的弓弩存展此地;而19世纪时,齐格勒将瑞士宗教改革家斯文格勒带回的武器送至“黄色兵械库”。20世纪,战火不再的苏黎世“兵械库”开始作为民用住宅。1927年,地面一层摇身一变,成为声名鹤起的啤酒馆,也就是现在的Zeughauskeller。原有的火枪火炮从此莫过于室内装饰,而Zeughauskeller自己酿造啤酒,制作菜谱,开始了它辉煌的餐饮史,其中,德文为Geschnetzeltes的苏黎世小牛肉名扬四海,配方是将切成薄片或小块的嫩牛肉,调以蘑菇和奶油汁,并添入白葡萄酒,一起烹饪,上桌时配上黄金土豆饼,美食啊!很快,小牛肉成为新老食客青睐的经典招牌菜。在保留着原有木质梁柱、老式吊灯、拱形门的古朴大厅里,靠着厚重的木桌吃菜喝酒,赏心悦目之余,还令人抚古思今。与梁总伉俪的这顿午餐,叙旧话新,开怀自在,既无工作压力,亦无彼此约束,十分难得。离开瑞士方才十来天,便思肘着何时再回去,再去见那些熟悉的面孔,听那些熟悉的声音了。

(欧洲时报中东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