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美媒:德国退出欧元区的破坏性更小

p120615102

路透社著名财经评论家安纳托勒指出,在欧债问题上,欧洲的分界线事实上十分简单:一方是由美国、英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委员会和欧洲央行领导层支持的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其他所有重要国家,这些国家基于真正的财政联盟,提出严肃而复杂的技术解决方案;另一方则是间或由芬兰、奥地利和斯洛伐克支持着总是说“不”的德国。

安纳托勒认为,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每一次的“否决”威胁都让德国的处境更加尴尬孤立。既然已经充分认识到德国的“破坏者”角色,其他国家就应该让默克尔闭嘴——德国要么服从多数的决定,要么退出欧元区。

们普遍将德国视为欧洲的“出纳员”,因此如果德国退出,欧元区就可能会“破产”。但安纳托勒却认为,相比希腊退出欧元区,德国退出的破坏性将会更小。

作为欧盟中规模最大、评级最高的经济体德国,肩负着决定欧洲未来的重任,然而这也是德国一直尽力避免而且至今也不愿意接受的角色。如今,在欧债危机状况迟迟没有明显改善的情况下,路透社著名财经评论家安纳托勒·卡勒茨基(Anatole·Kaletsky)日前撰文,再度就让德国退出欧元区以解决危机的观点进行了合理化的论证。此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曾发表分析文章称,拯救欧元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德国退出欧元区”,并重新启用德国马克。安纳托勒的评论再度引发外界的争议。

欧元区的分野和德国的尴尬处境

安纳托勒指出,人们普遍认为欧元区的17个国家像17只“放养的猫”一样,17个国家各有不同的利益、传统和想法,因此这17个成员国各有复杂的政策,不可能协调一致,但这种观点其实是不正确的。他认为,在欧债问题上,欧洲的分界线事实上十分简单:一方是由美国、英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委员会和欧洲央行领导层支持的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其他所有重要国家,这些国家基于真正的财政联盟,提出严肃而复杂的技术解决方案;另一方则是间或由芬兰、奥地利和斯洛伐克支持着总是说“不”的德国。

安纳托勒认为,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每一次的“否决”威胁都让德国的处境更加尴尬孤立。既然已经充分认识到德国的“破坏者”角色,其他国家就应该让默克尔闭嘴——德国要么服从多数的决定,要么退出欧元区。

相比希腊 德国退出欧元区的破坏性更小

人们普遍将德国视为欧洲的“出纳员”,因此如果德国退出,欧元区就可能会“破产”。但安纳托勒却认为,相比希腊退出欧元区,德国退出的破坏性将会更小。其原因在于:

一是希腊货币贬值将会引发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国的资本外流,而德国退出欧元区不会引发这种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旦德国马克得到恢复和重估,将不会再出现一个“未来最强国家”吸引资本外流。当然,由于一部分人推测马克可能会进一步升值,他们可能仍然会把钱从意大利和法国转到德国,但这和时下的欧洲投资转向美元、英镑和瑞士法郎没什么不同。

第二点也是安纳托勒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没有了德国的阻碍,欧元区将会变成一个更加可靠更加一致的联盟。欧洲央行将可以借鉴美国、日本、英国以及瑞士等国的央行,采用定量的宽松货币政策使利率下降到零,长期债券利率下降到2%左右。另外,欧洲政府终于可以形成真正的财政联盟,利用欧元区的整体财政能力,共同支持已得到担保的欧元债券。欧元区可能再次被视为可与美国、日本或英国相媲美的经济体。

(国际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