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德国该退出欧元区吗?

波恩大学退休教授曼弗雷德·诺伊曼认为,德国与欧元区其它国家最大的区别在于德国拥有强大的工业。德国工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超过20%,而法国只有10%到12%。德国的工业生产率不断提高,而意大利的工业却因成本上涨而渐失竞争力。诺伊曼说:”如果继续这样发展,那么我们的货币就总是需要增值,而其它国家就会处于货币贬值的压力下。”

谈到这个离经叛道的想法,波恩大学退休教授曼弗雷德·诺伊曼(Manfred Neumann)言词谨慎:”我们必须朝着这个方向思考,如果德国不适合呆在欧元区里面该怎么办。”

诺伊曼认为,德国与欧元区其它国家最大的区别在于德国拥有强大的工业。德国工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超过20%,而法国只有10%到12%。德国的工业生产率不断提高,而意大利的工业却因成本上涨而渐失竞争力。诺伊曼说:”如果继续这样发展,那么我们的货币就总是需要增值,而其它国家就会处于货币贬值的压力下。”

德国太高效

美国经济学家克莱德暺绽姿雇形模Clyde Prestowitz)和约翰·普劳特(John Prout)也持这样的观点。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网页上,他俩撰文写道:欧元区的毛病不在于边缘国家的债务和经济疲软,而是德国竞争力太强。目前的拯救政策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想让其它国家通过节约开支变得更具竞争力,也就是更德国化的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波恩大学退休教授曼弗雷德·诺伊曼(Manfred Neumann)Manfred J.M. Neumann

在一个货币区里,拥有坚实财政基础的勤勉的德国人其实更多会带来干扰-类似的想法早在近20年前就出现过。1993年8月,货币联盟的前身欧洲货币体系(EWS)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因为法国央行在很短时间里不得不动用一半的储备货币来支持法郎。当时,欧洲货币体系的11个国家承担了只允许自己的货币小幅波动的义务。由于德国马克很快变成支柱性货币,其它货币不断受到贬值压力,而各央行也不得不出面干预。各国财长和各央行当时召开了一次危机会议。波恩金融学家诺伊曼回忆说:”法国建议德国退出欧洲货币体系,这让各央行大吃一惊。”

但荷兰央行行长出面挽回了局面,他说,如果德国退出,那么我们也退出。 比利时人继而也作出同样的表态。诺伊曼说:”很明显,分裂在所难免。”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只是汇率波幅扩大了近7倍,相当于宣布欧洲货币体系破产。

德国知名资产管理专家延斯·艾尔哈特(Jens Ehrhardt)预言,欧元不可能以现在的形式继续存在下去。他在为《商报》撰写的文章中写道,唯一有意义的解决办法就是德国退出欧元区。剩下的欧元将大幅贬值。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上,地中海国家才有机会重新获得竞争力。

德国能够承受新的德国马克升值的后果

欧元命运未卜

这也意味着,新的老德国马克将大幅升值。德国经济贤人之首的沃尔夫冈·弗朗茨(Wolfgang Franz)警告说,从邻国瑞士就可以看到这将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瑞士法郎坚挺导致该国的出口和旅游业承受着巨大压力,以至于瑞士央行去年9月引进了一欧元兑换1.20瑞士法郎的最低汇率。从那以后,瑞士央行为了阻止瑞士法郎继续升值不得不一次次买汇。弗朗茨认为,如果德国退出欧元区,也会面临同样的命运。

但美国经济学家普雷斯托维茨和普劳特却认为这并不可怕。他们深信,德国退出欧元区所带来的后果,也就是出口减少以及失业率暂时升高对德国的影响并不比长期支持希腊更严重。

(张丹红 乐然/德国之声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