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中共内部还出不出胡耀邦式的政治家

p110831106
本文作者、中选网专栏作家赵进斌先生。

一个在其执政纲领中强调无数“先进性”党,一个口口声声强调自己是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难道六十多年的执政史中就只能出现一个胡耀邦,难道胡耀邦是这个执政党的绝音?将来中华民族国共两党执政历史上,难道只能让蒋经国一骑绝尘?要是果如此,当让多少“先进性”执政者的后代子孙们无地自容。

2012年开春,适逢邓小平南巡讲话20周年之际,中国的改革再一次走到十字路口,深圳特区报重新刊发二十年前一声春雷《东方风来满眼春》,《同舟共进》2012年第2期刊发《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辑周瑞金的文章《中国,是否需要一次新的“南方谈话》,网络上诸多怀念呼吁文章不绝如缕。民心寄希望于最高层领导中出现有胆有识,勇于担当的政治家再一次发出改革强音,打破目前万马齐喑的沉闷局面,把中国改革开放大业继续推向新阶段。

众所周知,胡锦涛和温家宝同志,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时任总书记的胡耀邦倡导的党内梯队接班人选拔培养时,一同进入接班梯队团队的。作为胡耀邦亲自发现并培养的接班人,在一个崇尚“长江后浪推前浪”传统的国度,在一个信奉讲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社会,如何继承胡耀邦思想精神?如何报答他生前谆谆教诲携手培育之恩,把他复出后勇往直前、殚精竭虑、壮志未酬的政改未竟的事业奋力推进,成为胡、温俩人将来个人自己书写历史绕不过去的坎。

近年来,只要看过温家宝总理屡次在国际公共场所强调政改谈话和他在2012年最后一次在两会记者招待会答问录中表明的决心看,温家宝同志是下定决心要继承胡耀邦壮志未酬的遗愿的(虽然这个表述不一定准确),但从历次中共党内高层领导人围绕政改斗争所遭遇的凄惨下场看,人民对这样领导人最后结局实在不敢乐观。出头的椽子先烂。这条流行于中国的传统世俗,仍然是中共党内心照不宣的斗争潜规则。围绕重庆市主要领导人职务调整所产生的一系列争斗内幕、疑团,更是让人民对长期以来党内权力之争一直处于不公开、不透明有了更加彻骨的反感体会,广大人民已经越来越厌恶这种高墙暗箱政治。而军方高调指出的“敌对势力”措词,反复强调“党指挥枪”的口径更是让人民回想起上个世纪那场导致胡耀邦下台的事件而忧心仲仲。时下十多亿中国人民的心态和期待,就如看一个惊险刺激的章回体小说,在读到上一章在高潮处叙述戛然而止,且听下回分解的心态一样。

而摆在中国人民面前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走向新的政治愿景?如何从这种几十年一成不变的胜者王候败者寇模式怪圈走出来,政治人物就此打开一条高层领导班子权力交替引入民意力量,党内公开透明竞争的民主就此切入,成为当务之急。如果说历史从来不否认领袖人物在关键时刻顺势而为,从而改写历史走向,一举奠定其不朽地位的话,按照中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历史发展规律,那么,此次重庆事件,无论从国际发展潮流和国内民心所向看,通往人民广泛参与能否推动政治结构的改善路径也许是待定的,但答案却是肯定的。因为一个政权的政治合法性终究是要由民众来赋予的,而不是长期由少数政治人物绞尽脑汁地在小圈子搞平衡创设的。时下的局势,恐惧虽然未消退,但公众政治参与热情已经激活,这必然是一股最宝贵值得期待的重要力量,就看高层领导团体中是否有人看出这种倾向、苗头,紧紧抓住,顺势而为,这也许就是一个杰出人物顺应历史和民心潮流能有所作为的较好契机。

2012年,是胡耀邦同志逝世22周年。在改革出现严重滞后、倒退的时期,广大人民更加怀念这位改革开放总设计师之一。人们没有忘记胡耀邦,是因为他执政时期是政治上民主、开明,人民言论上能享受自由。或许对今天的中国人来说,这个名字意味着一个永远逝去的年代。那个年代的人们健康、纯真、蓬勃向上;那个年代有文学、有诗歌;那个年代虽然清贫,广大民众却激情洋溢,对未来中国和生活怀着无限的憧憬充满信心,人们可以公开讨论多党制。那个年代的关键词是:思想解放,改革开放。胡耀邦执政时期至今仍被誉为“是改革开放最好的时期”。我不知道现今执政党高层听到这样的评价,是否会感到汗颜?

辛亥革命共和制后中国先后诞生了两大党派,国民党和共产党。国民党作为百年老党,在与共产党争夺政权中失去了大陆,退守台湾,由于长期专制独裁统治,失去民心,在与本土诞生的民进党选战中被撵下台去达八年之久。但国民党毕竟晚节辉煌,蒋经国以“世上没有永久执政党”的卓越胆识,毅然决然开创民主宪政转型,为台湾民主政治的奠基。在蒋经国离世二十几年之后,他却成了海峡两岸为大多数人所公认的“历史伟人”。马英九在蒋经国逝世十五周年的时候写过一篇追思文章,文中说:“15年来,在‘谁对台湾贡献最大?’的民调中,蒋经国始终高居第一。”蒋经国的不同凡响之处,在于他敢想敢做,有承担历史责任的勇气,更有推动社会进步的能力。更是党权世袭的终结者。正是蒋经国,使这个百年老党历经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而共产党六十多年来执政,虽然诞生了四代“核心”, 但这个党正在歌功颂德中沉沦、一步步讳疾忌医,步入病入膏肓之际。至目前,还没看出可与蒋经国比肩人物的端倪。在党际传承上,国民党仅凭此已先胜一筹。国民党作为百年老党,定会名垂青史。

胡耀邦一生清正廉洁,大公无私,光明磊落,谦虚好学,廉洁奉公的高贵品德。他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胸怀坦荡,不隐瞒自己的政治观点,正确的东西,敢于坚持;自己错了,勇于自我批评。他以身作则,待人宽厚,作风民主,手不释卷,追求新知,勇于进取探索、敢于承担责任等诸多优点,目前,执政高层中无一人望其项背。而与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却出现富豪排行榜家族越来越向执政党高层集中的局面。如果耀邦英灵得知他一生为之沤心呖血的党的领导核心中出现这种趋势,他定会如芒刺在背,寝食难安。

翻看中外历史上的英雄豪杰,所谓伟人不是毫无私欲、毫无缺点的完人,不是影响巨大、粉丝众多的强人,不是一人雄起、万众雌伏的独夫,更不是搞得举国若狂、民不聊生的祸害。真正的伟人,必有定国、安民之业,有泽被后世之功。有道是,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历史已经证明,人民永远记住怀念的是胡耀邦这样有政治上有作为、敢于担当政治责任的领袖和政治家,而那些生前劣迹斑斑、蝇营狗苟,刻意营造伟、光、正海市蜃楼的伪君子,注定是昙花一现的历史过客。

人类社会对时间空间存在而言,三十年不过是弹指之间,但纵览当今世界上的发达国家发展史,从弱到强,都是在二三十年间,先后崛起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我们的三十多年,竟然还在怀念二十年前“那个最好时期”,作为曾诞生过胡耀邦式开明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的传人,至今还在那个“最好时期”浑浑噩噩。两相对照,我不知道对一个整天以先进性自居的执政党来说,是不是莫大的讽刺。

中华民族是一个喜欢怀旧的民族,我们动辄就提五千年的悠久文明史,汉武、盛唐、康乾一直是我们这个民族复兴的目标。三十年后再回首,政声人去后,这个时期后人应该怎样评价,我想,那些表面上是“卓越”、“杰出”的盛誉是不是名符其实,人民心里最清楚、明白。

本届执政者们,如果真的想在政改上有所作为,在当前国富民穷体制弊端暴露无遗,阶层贫富不均日趋严重,腐败现象导致民怨沸腾的社会背景下,应该就政治体制改革明确提出时间表、路线图,特别要明确提出还人民民主的“四权”,怎么还,如何参与,参与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效果等等,都要制定系统性的原则和标准,让人民看到政改希望,增强信心,等得起、耐得住才是上策。而不是目前这种含含糊糊,王顾左右而言它,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积极稳妥”。让人民“有序参与”的前提是执政党先“有序放开”,尤其是建立宪政民主社会的舆论监督,言论自由这最基本的两条。几十年动辄无法无天管控的事实,以不变应万变的维稳僵化思维应尽快彻底废弃。要想作到这样,就必须以王安石“三无畏”的胆识和勇气,以只争朝夕的信心,尽快在若干个关键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推动政改改革大业前行。而留给本届执政高层时间无多,没有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的胆识与勇气,也许,碌碌无为就是历史要留下的省略号。

一个在其执政纲领中强调无数“先进性”党,一个口口声声强调自己是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难道六十多年的执政史中就只能出现一个胡耀邦,难道胡耀邦是这个执政党的绝音?将来中华民族国共两党执政历史上,难道只能让蒋经国一骑绝尘?要是果如此,当让多少“先进性”执政者的后代子孙们无地自容。

馬克思在1852年的《路易波拿巴霧月十八日》一文中寫道:“偉大的世界歷史事變和人物,可說都會出現兩次,第一次是以悲劇出現,第二次是以笑劇出現。”
中国人在创作历史章回剧本中,讲究悲喜剧最后都以大团圆结尾。但在三十年改革开放、政治体制改革,至今却未改写悲剧结局。但愿从此之后,中国人能将皆大欢喜团圆的结局结尾这种愿景模式固定,让悲剧景象彻底消失与思维定式中。愿中共高层团队内胡耀邦式开明民主型政治家复活、出现成为常态化。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请作者不要做梦了,像胡耀邦这样的人才,在中共历史上60年就出了一个。不可能再有了,美国出了一个华盛顿,中国人民没有运气,所以中国人民只有起来推翻中共一党专制,

  • 匿名 说:

    我渴望中国有真正的自由,民主,生活在国外看看别人的国家,才体会到什么是欺骗,谎言,无耻,我想觉醒的人会越来越多,那一天快一点到来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