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再谈对中国政改的看法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渐进式民主”,实际上就是一种狡辩、就是一种混淆是非的思想与理论。

就目前而言,中国的政改的方案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立即解严、开放禁忌,组成普选领导班子,推动与监督普选。这种的潜在危险是可能会乱。第二种,即我说过的“中共一分为二”。放弃马主义的一分为二的优点,就是政改的彻底性。第三种,才是纷传的“一党多派制”。

再谈对中国政改的看法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五百一十四

“说实话,我对老顾的某些观点并不赞同,但我感觉老顾还是一个实在人,这一篇文章可以作证。民主自由要不断争取,但不能靠搞暴力革命去达到目的。在中国杜绝了最高权力世袭的可能性之后,渐进式民主是历史的必然!”--摘自《对中国政改的看法》之跟贴

以上,是用“我对老顾的某些观点并不赞同”作大致否定的同时在贩卖两个错误观点:一、“不能靠搞暴力革命”。二、“渐进式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第一、对于暴力革命,我早说过,不倡导革命,但,决不承诺不革命。因为政改是要有压力的,革命就是潜在的压力。何况,民主就是全民作主;不倡导革命只代表自己,而决不承诺不革命则是表达不反对他人革命。跟贴之“不能靠搞暴力革命去达到目的”,有失公允。因为今天的政权,是通过革命得到的;而在你得到政权后反对革命,这不是双重标准吗?

第二、对于所谓的渐进式民主的评说,将是本文的着重点。

恰近有雷达之《对当前各种思潮与理论的观察》,把当前民主思潮分为以下三种:“一种是多党轮流普选民主的政治制度,主要以激进的西方民主派顾晓军和已经‘进去了’的刘晓波为代表,包括早期的方励之等”、“二是加以控制和限制的民主,用党内的说法就是所谓‘党内民主’或者在预期上称为‘渐进式’民主,比如被顾晓军称为‘民主小贩儿’的杨恒均,以及目前称可以‘让一部分人先选起来’的‘韩寒新浪博客’的文章”、“三是只做实证分析,不评论各种民主或政治制度的优劣和表达倾向,以方绍伟为代表的‘实证派’”。

于第一种,雷达的归类也许有他的道理,但没有展开阐述。而石三生的《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已出作了精辟的论述。他认为“‘顾晓军主义’关于民主的理论创新,早已经逾越了刘晓波式的‘殖民三百年’的理论”、“不存在沦为‘金融寡头’的风险”、且“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理论”。

于第三种,难以了然已评论“唯独不涉及西方社会普世价值中的:自由、人权”。因此,本篇不作讨论。

而第二种,正是我一而再指责、挞伐的伪民主(今天,不纠缠“渐进式民主”论者的身份、动机,只谈论他们的思想与理论)。

民主思想(包括理论)与民主社会制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民主思想,源远流长。我们跳出来看,她是一种“渐进式”的。而民主社会制度,则是一种有决定权力与能力的社会强势政治家们的选择。因此,把民主思想(包括理论)的“渐进式”的发展,混淆于社会强势政治家们的拍板与选择,客观上起到了延缓民主进程的作用。

而海外媒体纷传的“政治体制”分三步走等,也早已超越了所谓的“渐进式民主”。请注意:“分三步走”,即我常说的政改或中国民主化的时间表,而不是所谓“渐进式”。

说到底,民主社会制度的形成,取决于有决定权力或能力的社会强势政治家们的选择与拍板;而他们的选择与拍板,取决于社会矛盾纠结下的社会环境。

因此,“渐进式民主”,实际上就是一种狡辩、就是一种混淆是非的思想与理论。

另,余小勇在《“一党多派制”原则上可以接受》中说“顾晓军老师也认为可以接受”,不准确。“一党多派制”,显然不是多党轮流普选民主的政治制度。接受是不得已,是鉴于目前的形势,也是不给中共推动政改的政治家们添压力,而不是思想与理论上的趋同。

就目前而言,中国的政改的方案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立即解严、开放禁忌,组成普选领导班子,推动与监督普选。这种的潜在危险是可能会乱。第二种,即我说过的“中共一分为二”。放弃马主义的一分为二的优点,就是政改的彻底性。第三种,才是纷传的“一党多派制”。且这还应考虑我在《对中国政改的看法》中说到的两点。

政改与王薄等事件不同。后者,我不反对现在的处理方式;而政改,最好全民议一议,毕竟是大家的事。

无论如何,看到希望了,应有信心。

再,注意到有人认领《对当前各种思潮与理论的观察》,我已把跟贴链接删除。请原谅,我得尊重“中国选举与治理网”。如果他们证明你就是雷达,我愿把你的博客链接做在正文中。无论你是不是方绍伟的马甲,都欢迎你和方绍伟一起参与到中国政改的讨论中来。

顾晓军 2012-3-28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