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薄熙来出局令中国高层密室政治不再密不透风

CHINA-CHONGQING/

纵观薄熙来出局前后相对宽松的民间舆论空间,人们发现,微博不仅改变了过去那种不对称的信息结构,它也打开了中国高层“密室政治”的一个小口子。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不再可能像当年林彪事件发生后那种茫然无知好几个月了,既便是仅仅六年前,同为政治局委员的陈良宇被免职调查,也从未有过今天这样的众目睽睽和舆论汹汹。

不过,当前的种种景象,仍然是高层决策者密室里透出的微光,对此,人们只能透过门缝,打探不已。焦渴之中,我们期待着打开这扇门,让里面的一切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

谈到中国 “政坛明星”薄熙来急转直下的政治命运,有分析人士感慨说,不知为什么,这让我想起了司汤达小说《红与黑》里那位崇拜拿破仑的主人公于连,这个政治的投机者最后以失败告终。如今,我们这位重庆“唱红打黑”的主政者,也在中央的一纸人事调整决定下,不得不黯然离开了山城。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在此之前,尽管民间舆论对于薄熙来和“重庆模式”的“讨伐”与支持之声,一直争议不断,但最终的局势变化之快,还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中选网编辑部作者树民的文章说,中共中央的这份免职决定,就给这五年来的诸多争论划上了一个句号,——而且,是政治定性的句号。要想读懂中国的政治,需要咬文嚼字,因此,听温家宝总理此前在两会记者会上一字一顿的相关发言,要远比听奥巴马总统那极具演讲口才的演说,来得更有滋有味,这正是中国高层“密室政治”所特有的诱惑。15号上午10点整,新华社发布了那条震惊世界的,来自中央的人事变动消息,然而,相比这条新闻,随后公布的中组部长李源潮在重庆市领导干部会议上的讲话,却更加值得回味。

据官媒的报道,李源潮说:这次调整,是中央从当前形势和大局出发,经过慎重考虑决定的。那么,什么形势?何种大局?为何要上升到形势与大局的高度呢?……字里行间,引发人们对中国特色官场政治的无限想象,有人说,这是宣布重庆模式正式破产。不难看出,中央的意图更多是要在意识形态上做工作,首先需要清除的,就是这五年来在重庆地界形成的思想山头,尤其是,在这中间所突显的对薄熙来书记的个人崇拜。要知道,这种所谓“魅力型”的领袖,会让当今致力于集体领导制度的中央层面感到愤怒,甚至是恐慌。

重庆临时换帅之后,紧跟着的就是高密度的政治表态,尤其是军队、武警和警备区的相关表态,更是让人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据官媒报道,重庆方面一致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决定,在政治上、思想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这背后的潜台词显然是:要同地方主义以及那些有政治野心的党内小权威划清界限。对此,有网友点评说,显而易见的是,这已经大大超出了正常人事调动的范围,根据历史的经验,这已经是涉及到党内路线斗争的政治表态了,换句话说,就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了。(网友甄炎)

与此同时,也有评论回顾说,自从薄熙来推出“重庆模式”和“唱红打黑”等一系列重大举措以来,其影响力早已经超出了重庆一个地方,无论是党内还是党外,以挺薄和贬薄为界,明显地已经被划分成为“左派”和“右派”两个阵营。对此,网友“西澳凯文”的文章说,那些被称作“右派”的贬薄人士,对薄氏那套照搬当年伟大领袖“文革”式的做法忧心忡忡,担心今后那种“一人独大,全民遭殃”的“文革”悲剧再现。而自我标榜为“左派”的挺薄队伍,则在自己的左派网站和刊物上为薄书记的言行拍手叫好,摇旗呐喊,网上甚至出现了《薄熙来之歌》的歌曲和诗朗诵:“啊,薄熙来,世界因你而存在,世界因你而精彩,你是一颗不朽的恒星,是天地间永远的圣者……”。

同时,这些左派传媒又对现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大肆讽刺、挖苦和揶揄,甚至不惜引用出口转内销的小道消息,对他们进行人身攻击。不可否认,薄氏有极大的能量和掌控传媒的高超技巧。前段时间,不仅“乌有之乡”等左派网站,就是国内的官媒和其它影响力较大的一些网站论坛中,批评现任领导人的言论也要大大超过批评薄书记的,更不要说被薄氏收买的海外某些传媒了。尽管如此,一些海内外媒体仍然在猜测,薄熙来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认为这场风波过后,其仍然有可能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一类的职务。

对此,文章作者认为,这些推测不仅言之过早,也未免太过天真,究其原因,高层对于薄熙来的处理和定性,还要看王立军和黄奇帆等人的揭发和爆料。如果问题严重的话,就连赵紫阳模式都算是轻的,甚至很有可能就是当年处理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的公审模式,判个几年或者十几年的徒刑,过几年再以年龄和健康的原因放出来。与近几年诸多落马的高官不同,贪腐和生活等其它方面的问题将不会是主要问题,薄熙来的定性当主要集中在政治方面,尽管野心家、阴谋家的“桂冠”在文革以后已经很少使用,但薄氏此次有可能再度获此“殊荣”。

纵观薄熙来这几年的表演,得此“殊荣”也不为过,其在重庆的一系列所作所为早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过,薄氏的表现,就像当年的高岗一样,在政治上还是显的嫩了一点,但也是自己急于求成,谋求上位,早日“君临天下”的天性使然。

综上所述,树民的文章又说,纵观薄熙来出局前后相对宽松的民间舆论空间,人们发现,微博不仅改变了过去那种不对称的信息结构,它也打开了中国高层“密室政治”的一个小口子。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不再可能像当年林彪事件发生后那种茫然无知好几个月了,既便是仅仅六年前,同为政治局委员的陈良宇被免职调查,也从未有过今天这样的众目睽睽和舆论汹汹。不过,网民们在兴奋之余,还是应当保持一种冷静。毕竟,当前的种种景象,仍然是高层决策者密室里透出的微光,对此,人们只能透过门缝,打探不已。焦渴之中,我们期待着打开这扇门,让里面的一切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

(周西/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从现在种种迹象表明,胡锦涛的接班人,不可能是习近平,很有可能是汪洋或李克强。中共狗咬狗从现在开始,中国人民最终就要把他推翻。人民已经觉醒了,看看他们在台上唱什么戏。

  • 赵进斌 说:

    中共内还出不出胡耀邦式的政治家
    2012年开春,适逢邓小平南巡讲话20周年之际,中国的改革再一次走到十字路口,深圳特区报重新刊发二十年前一声春雷《东方风来满眼春》,《同舟共进》2012年第2期刊发《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辑周瑞金的文章《中国,是否需要一次新的“南方谈话》,网络上诸多怀念呼吁文章不绝如缕。民心寄希望于最高层领导中出现有胆有识,勇于担当的政治家再一次发出改革强音,打破目前万马齐喑的沉闷局面,把中国改革开放大业继续推向新阶段。
    众所周知,胡锦涛和温家宝同志,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时任总书记的胡耀邦倡导的党内梯队接班人选拔培养时,一同进入接班梯队团队的。作为胡耀邦亲自发现并培养的接班人,在一个崇尚“长江后浪推前浪”传统的国度,在一个信奉讲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社会,如何继承胡耀邦思想精神?如何报答他生前谆谆教诲携手培育之恩,把他复出后勇往直前、殚精竭虑、壮志未酬的政改未竟的事业奋力推进,成为胡、温俩人将来个人自己书写历史绕不过去的坎。
    近年来,只要看过温家宝总理屡次在国际公共场所强调政改谈话和他在2012年最后一次在两会记者招待会答问录中表明的决心看,温家宝同志是下定决心要继承胡耀邦壮志未酬的遗愿的(虽然这个表述不一定准确),但从历次中共党内高层领导人围绕政改斗争所遭遇的凄惨下场看,人民对这样领导人最后结局实在不敢乐观。出头的椽子先烂。这条流行于中国的传统世俗,仍然是中共党内心照不宣的斗争潜规则。围绕重庆市主要领导人职务调整所产生的一系列争斗内幕、疑团,更是让人民对长期以来党内权力之争一直处于不公开、不透明有了更加彻骨的反感体会,广大人民已经越来越厌恶这种高墙暗箱政治。而军方高调指出的“敌对势力”措词,反复强调“党指挥枪”的口径更是让人民回想起上个世纪那场导致胡耀邦下台的事件而忧心仲仲。时下十多亿中国人民的心态和期待,就如看一个惊险刺激的章回体小说,在读到上一章在高潮处叙述戛然而止,且听下回分解的心态一样。
    而摆在中国人民面前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走向新的政治愿景?如何从这种几十年一成不变的胜者王候败者寇模式怪圈走出来,政治人物就此打开一条高层领导班子权力交替引入民意力量,党内公开透明竞争的民主就此切入,成为当务之急。如果说历史从来不否认领袖人物在关键时刻顺势而为,从而改写历史走向,一举奠定其不朽地位的话,按照中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历史发展规律,那么,此次重庆事件,无论从国际发展潮流和国内民心所向看,通往人民广泛参与能否推动政治结构的改善路径也许是待定的,但答案却是肯定的。因为一个政权的政治合法性终究是要由民众来赋予的,而不是长期由少数政治人物绞尽脑汁地在小圈子搞平衡创设的。时下的局势,恐惧虽然未消退,但公众政治参与热情已经激活,这必然是一股最宝贵值得期待的重要力量,就看高层领导团体中是否有人看出这种倾向、苗头,紧紧抓住,顺势而为,这也许就是一个杰出人物顺应历史和民心潮流能有所作为的较好契机。
    2012年,是胡耀邦同志逝世22周年。在改革出现严重滞后、倒退的时期,广大人民更加怀念这位改革开放总设计师之一。人们没有忘记胡耀邦,是因为他执政时期是政治上民主、开明,人民言论上能享受自由。或许对今天的中国人来说,这个名字意味着一个永远逝去的年代。那个年代的人们健康、纯真、蓬勃向上;那个年代有文学、有诗歌;那个年代虽然清贫,广大民众却激情洋溢,对未来中国和生活怀着无限的憧憬充满信心,人们可以公开讨论多党制。那个年代的关键词是:思想解放,改革开放。胡耀邦执政时期至今仍被誉为“是改革开放最好的时期”。我不知道现今执政党高层听到这样的评价,是否会感到汗颜?
    辛亥革命共和制后中国先后诞生了两大党派,国民党和共产党。国民党作为百年老党,在与共产党争夺政权中失去了大陆,退守台湾,由于长期专制独裁统治,失去民心,在与本土诞生的民进党选战中被撵下台去达八年之久。但国民党毕竟晚节辉煌,蒋经国以“世上没有永久执政党”的卓越胆识,毅然决然开创民主宪政转型,为台湾民主政治的奠基。在蒋经国离世二十几年之后,他却成了海峡两岸为大多数人所公认的“历史伟人”。马英九在蒋经国逝世十五周年的时候写过一篇追思文章,文中说:“15年来,在‘谁对台湾贡献最大?’的民调中,蒋经国始终高居第一。”蒋经国的不同凡响之处,在于他敢想敢做,有承担历史责任的勇气,更有推动社会进步的能力。更是党权世袭的终结者。正是蒋经国,使这个百年老党历经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而共产党六十多年来执政,虽然诞生了四代“核心”, 但这个党正在歌功颂德中沉沦、一步步讳疾忌医,步入病入膏肓之际。至目前,还没看出可与蒋经国比肩人物的端倪。在党际传承上,国民党仅凭此已先胜一筹。国民党作为百年老党,定会名垂青史。
      胡耀邦一生清正廉洁,大公无私,光明磊落,谦虚好学,廉洁奉公的高贵品德。他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胸怀坦荡,不隐瞒自己的政治观点,正确的东西,敢于坚持;自己错了,勇于自我批评。他以身作则,待人宽厚,作风民主,手不释卷,追求新知,勇于进取探索、敢于承担责任等诸多优点,目前,执政高层中无一人望其项背。而与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却出现富豪排行榜家族越来越向执政党高层集中的局面。如果耀邦英灵得知他一生为之沤心呖血的党的领导核心中出现这种趋势,他定会如芒刺在背,寝食难安。
    翻看中外历史上的英雄豪杰,所谓伟人不是毫无私欲、毫无缺点的完人,不是影响巨大、粉丝众多的强人,不是一人雄起、万众雌伏的独夫,更不是搞得举国若狂、民不聊生的祸害。真正的伟人,必有定国、安民之业,有泽被后世之功。有道是,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历史已经证明,人民永远记住怀念的是胡耀邦这样有政治上有作为、敢于担当政治责任的领袖和政治家,而那些生前劣迹斑斑、蝇营狗苟,刻意营造伟、光、正海市蜃楼的伪君子,注定是昙花一现的历史过客。
      人类社会对时间空间存在而言,三十年不过是弹指之间,但纵览当今世界上的发达国家发展史,从弱到强,都是在二三十年间,先后崛起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我们的三十多年,竟然还在怀念二十年前“那个最好时期”,作为曾诞生过胡耀邦式开明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的传人,至今还在那个“最好时期”浑浑噩噩。两相对照,我不知道对一个整天以先进性自居的执政党来说,是不是莫大的讽刺。
      中华民族是一个喜欢怀旧的民族,我们动辄就提五千年的悠久文明史,汉武、盛唐、康乾一直是我们这个民族复兴的目标。三十年后再回首,政声人去后,这个时期后人应该怎样评价,我想,那些表面上是“卓越”、“杰出”的盛誉是不是名符其实,人民心里最清楚、明白。
    本届执政者们,如果真的想在政改上有所作为,在当前国富民穷体制弊端暴露无遗,阶层贫富不均日趋严重,腐败现象导致民怨沸腾的社会背景下,应该就政治体制改革明确提出时间表、路线图,特别要明确提出还人民民主的“四权”,怎么还,如何参与,参与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效果等等,都要制定系统性的原则和标准,让人民看到政改希望,增强信心,等得起、耐得住才是上策。而不是目前这种含含糊糊,王顾左右而言它,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积极稳妥”。让人民“有序参与”的前提是执政党先“有序放开”,尤其是建立宪政民主社会的舆论监督,言论自由这最基本的两条。几十年动辄无法无天管控的事实,以不变应万变的维稳僵化思维应尽快彻底废弃。要想作到这样,就必须以王安石“三无畏”的胆识和勇气,以只争朝夕的信心,尽快在若干个关键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推动政改改革大业前行。而留给本届执政高层时间无多,没有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的胆识与勇气,也许,碌碌无为就是历史要留下的省略号。
    一个在其执政纲领中强调无数“先进性”党,一个口口声声强调自己是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难道六十多年的执政史中就只能出现一个胡耀邦,难道胡耀邦是这个执政党的绝音?将来中华民族国共两党执政历史上,难道只能让蒋经国一骑绝尘?要是果如此,当让多少“先进性”执政者的后代子孙们无地自容。
    馬克思在1852年的《路易波拿巴霧月十八日》一文中寫道:“偉大的世界歷史事變和人物,可說都會出現兩次,第一次是以悲劇出現,第二次是以笑劇出現。”
    中国人在创作历史章回剧本中,讲究悲喜剧最后都以大团圆结尾。但在三十年改革开放、政治体制改革,至今却未改写悲剧结局。但愿从此之后,中国人能将皆大欢喜团圆的结局结尾这种愿景模式固定,让悲剧景象彻底消失与思维定式中。愿中共高层团队内胡耀邦式开明民主型政治家复活、出现成为常态化。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