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寄希望于薄熙来

p0903071261
本文作者谢盛友,曾用名:谢友;笔名:西方朔、华骅,是一个用中德文双语写作的记者和作家,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山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士(1983),德国班贝克大学新闻学硕士(1993),1993-1996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进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随笔集:《微言德国》、《人在德国》、《感受德国》、《老板心得》、《故乡明月》。1994年荣获台湾中央日报征文首奖(《中国人的代价》)。现任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总裁,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德国班贝克大学企业文化专业客座教授。

根据媒体和书刊资料,薄熙来在文革期间是红卫兵组织“联动”成员,宣扬“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而又响应当时造反派的“革命潮流”,声明和被打为反革命的父亲薄一波断绝父子关系。

到底薄熙来有没有与父亲断绝关系,他自己最清楚;若真有其事,甚至动手打过自己的父亲,薄熙来如果敢于站出来,承认错误,忏悔自己的过去,会带动中国人对文革的反省,毕竟薄熙来是文革和“唱红打黑”的标志性人物。若薄熙来果真做到这一步,弄不好还可以“咸鱼翻身,东山再起”。果真这样,中国人就有希望。

德国著名作家西格弗里德.伦茨(Siegfried Lenz,1926-)在其小说《德语课》(Deutschstunde,1968)中,以真切朴素、错落流转的叙述手法,深刻审视了德意志那个疯狂时代被扭曲的人性。《德语课》出版于1968年,作品取材自画家埃米尔‧汉森(Emil Hansen)在纳粹统治时期被禁止作画的真实事件。

1945年,二战刚刚结束,在易北河的一座孤岛上,少年西吉(Siggi Jepsen)被关在感化院(类似中国的劳改)的单人囚室里,罚写一篇题为《尽责的快乐》的作文。往事纷至沓来:二战期间,他身为乡村警察的父亲,奉命恪尽职守地监视一位于他有救命之恩的画家,禁止其作画,他还要求当时才十岁的西吉也帮忙监视画家。然而,同情画家的西吉却背着父亲保护艺术品,把父亲撕碎的画恢复成原状,藏在一个废旧的磨房“密室”里。

战后,禁令解除,父亲却仍然顽固不化地继续“履行职责”。一场莫名大火将磨坊里的画作付之一炬,西吉对父亲的怀恨与恐惧由此到达极点。而他偷藏画作的行为也终于被父亲发现,西吉被当作难以管教的少年犯送进感化院。在感化院中,他不断回忆起往事,作文越写越多,甚至不愿跨出囚室。他希望能一直写下去,继续体会履行尽职的快乐……西吉说:“大人们不愿审判自己,而把烦恼(指的他自己)装上快艇送往少年教养院”。

伦茨小说的特点,写最普通的人,最日常的状态和最平凡的生活,却用最简练、最朴实的日常语言,把父子断裂这样人性的丑恶淋漓尽致地展现于读者的面前。

呼吁德国人的良心自省。伦茨的姿态表明:真正的忏悔不是靠发表痛快的演讲就可以办得到的,而必须把自己整个的生命都放在天平之上;真正的反省不是在善恶、好坏之间做出简单的取舍,而是需要让一切价值都还原到历史的情境之中。天下每一个社会分子(包括父与子在内)都得从内心忏悔,让人的生命往道德关怀方向成长。

根据媒体和书刊资料,薄熙来在文革期间是红卫兵组织“联动”成员,宣扬“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而又响应当时造反派的“革命潮流”,声明和被打为反革命的父亲薄一波断绝父子关系。“联动”是当时北京城一个著名的造反派组织,组织了多起恶性武斗事件,两弹一星中的科学家之一姚桐斌就是死于联动红卫兵的棍棒之下。(参见杨国宇:将军军管日记(1967 1969))

到底薄熙来有没有与父亲断绝关系,他自己最清楚;若真有其事,甚至动手打过自己的父亲,薄熙来如果敢于站出来,承认错误,忏悔自己的过去,会带动中国人对文革的反省,毕竟薄熙来是文革和“唱红打黑”的标志性人物。若薄熙来果真做到这一步,弄不好还可以“咸鱼翻身,东山再起”。果真这样,中国人就有希望。

(作者赐稿)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