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关于毛左被颠覆对时局的看法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我隐隐觉的政改快到了(十年之内?)”,其实要不了十年,有三至五年足够了。这可类比,从粉碎四人帮、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两年多点,再到十一届六中全会,也不过是五年还不到。

但,也要防止过度的盲目乐观。因为,这一次毛左的被颠覆,是用政治上的强势手段遏制住的(因为不遏制住,就要被反遏制了),而思想上的肃清,则非一日之功。

只要是社会能够公正地对待每一个社会成员,不搞欺骗,善待老百姓、对老百姓有一个诚恳的态度,这个社会是能够一天一天好起来的。

望中共注意到我的文章,起用相对清廉的“赋闲”人士,完成中国走向民主的准备阶段的工作。

关于毛左被颠覆对时局的看法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五百

访客:顾先生好,我觉得总理记者会后,空气好多了(远不够!)。你看赤裸裸的下流恶心骂你的人少了,乌有之乡也关闭了(觉得该留着他们这些古董,用法律给他们个说法)—-我隐隐觉的政改快到了(十年之内?),冷眼旁观吧!

乌有之乡能打开,不过收敛了很多。相反,博客中国打不开。许与他们平日放纵毛左、五毛、伪民主有关。这话许他们不爱听,但是事实。很多人反映我的博客不能跟贴,可骂我的却可以。

博客中国,近年做了多少反民主的事,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也许,网友们不赞同我这话,以为他们也是民主的旗帜,这就大错特错了。其实,博客中国一贯在鼓励宣扬伪民主;具体,可待到中国真正民主后再说。

“我隐隐觉的政改快到了(十年之内?)”,其实要不了十年,有三至五年足够了。这可类比,从粉碎四人帮、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两年多点,再到十一届六中全会,也不过是五年还不到。

但,也要防止过度的盲目乐观。因为,这一次毛左的被颠覆,是用政治上的强势手段遏制住的(因为不遏制住,就要被反遏制了),而思想上的肃清,则非一日之功。

而真正要让广大民众心甘情愿地接受民主思想,还要做很多的工作。第一,就是要让五毛撤退,不应该搞伪民意。第二,就是要让伪民主撤退,不应该贩卖假民主思想。而这些,要靠中共自己有个起码的认识,更要靠中共党内真挚的同志起来反对弄虚作假。

如果时不时的搞点像韩寒的“韩三骗”这样的东西,且经久不息。别说十年之内,就是再长些,中国恐怕也很难实现政改、很难到达民主社会。

在五毛与伪民主退出后,民主思想、民主人士、民主写手,也还需要转变态度。因为受伪民主的影响,中国民主派们,很多都接受了鲁迅的对待民众的态度、对民众指责、说教等等。这种太上皇式的民主,老百姓未必有兴趣、能接受。

过去毛思想能成功,就因为用了欺骗宣传。民主思想,不应该、也不能搞欺骗宣传,但,要学习毛思想对民众的态度。

我倡导的“顾晓军主义”,就是以公正为基础的民主思想,加对老百姓的态度、真心为他们而存在。这句话,就是“顾晓军主义”的全部,也是“改变中国”的全部。

再,西方民主思想以自由为基础,没有强调公正。这是西方民主的缺陷。

没有公正的自由,是会乱套的;对于一个初转型的社会,尤其是这样。所以,我在“顾晓军主义”里一而再地强调公正,公正也确实就是人类群居的基础;而没有群居,就不存在人类社会。

而转化毛左思想,影响他们、使他们能够逐步地接受民主的思想,公正、也是最最有力的武器。

总之,只要是社会能够公正地对待每一个社会成员,不搞欺骗,善待老百姓、对老百姓有一个诚恳的态度,这个社会是能够一天一天好起来的。

昨天,我在《大格局》中提到了“逍遥派”。文革的“逍遥派”,实际上是一种对文革的抵触。而在腐败与派斗中的“赋闲”人士,实际上也是对腐败与派斗的抵触。

望中共注意到我的文章,起用相对清廉的“赋闲”人士,完成中国走向民主的准备阶段的工作。

无论如何,毛左的被颠覆,对极左思潮影响下的中国而言,是件大好事。

顾晓军 2012-3-18 南京

(作者赐稿)

评论

  • 匆匆过客 说:

    “西方民主思想以自由为基础,没有强调公正”? 不对! 法律用来干嗎?

  • NAIVE 说:

    老顾,你真是naive,瘟神相说改革改革说了10年了,做了什么?在忽悠老百姓!在这10年里,贪污腐败、国有资产瓜分、房价、物价、食品、医疗、教育、环境污染、资源耗竭等老百姓关心的问题上他们做了什么?10年呀!

  • 自然上海 说:

    你要热爱中国人民,但是你必须【反共】,你现在的愿望是一要热r爱中国人民,又要强力要求跟随中共,热爱中国共产党。你这种变态心理,其不是和薄熙来一样下场。你只有坚定你的反共立场,才能更好的热爱人民。

  • 匿名 说:

    推荐解滨的酷文 — http://my.backchina.com/chineseblog/201203/user-261460-message-142844-page-1.html

    《换个体制,薄熙来也许就是个大英雄》

    解滨

    薄熙来下台好几天了, 这几天左派朋友们很伤心。 大家都明白幕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除了海外有几个左派还敢愤怒几句外,国内谁也不敢乱说,当然更不敢乱动。 薄熙来下台的消息公布后的一小时内,我注意到乌有之乡的所有挺薄的文章都被撤了。 三个小时后,乌有之乡被中宣部封了,到现在还没有解封。 我当时预计极左头头们(例如那个夹头王)会被国安部的人盯梢的,后来的传言比那还厉害。 白色恐怖,是吗? 有那么一点。 So what? 要不要尝尝去国务院上访,去天安门前自焚,去王府井散步的味道? 看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如何对付你!

    看这几天左派朋友们哭哭啼啼地的要言论自由,实在是很搞笑。 他们怎么都忘掉去年在光天化日之下焚烧南方系报纸那件事了,而且也忘了人家指责中国没有言论自由的时候,他们是如何拼命辩护的了。 现在那个焚烧南方报系的乌有之乡被封了,还要不要反言论自由?

    记得刘晓波被判刑的时候,有人兴高采烈,欢呼雀跃。 同样是这些人,现在开始说起宪法,说起法律程序,说起民意了,甚至觉得处理薄熙来的做法完全是文革那一套了。 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王立军打黑时,好像没有把宪法和法律程序放在眼里吧。 如果中国真是个按照法律办事的国家,那王立军往美国领事馆里跑个啥? 说起文革,王立军这事要是发生在文革,那就不光是要蹲监狱,要大会小会批斗,要坐喷气式了,判处死刑是一定的。 薄熙来与党中央分庭抗礼,另立山头,打出“重庆模式”的招牌与党中央唱反调,分裂党,这样的反党集团不是撤职查办的问题了,而是要进秦城监狱,就连瓜瓜都要抓起来,而谷开来同志是要被逼疯的。 。。。

  • 赵进斌 说:

    盲目跟风倒薄不厚道
    薄熙来不在兼任重庆市委书记,国内外又是高度关注,连日来网络上一派云山雾罩、雾里看花,情势正应了中国那句古语: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针对重庆市党政军连日高调表态的报道,网络上形容是“树倒猢狲散”。此情此景,我在想,那几个在唱红运动如火如荼时,不惜在报刊电视上以身说法,口口声声印证唱红治好了他家人不孕不育之症,极力声言唱红治好了他家人身患不治之症的典型呢?家人不会怀孕流产或癌症复发吧?这个民族最悲哀的就是数百年来一直盛产这样的墙头草,这样的同胞在日本侵略中国时,在汪伪政权自治治下时,肯定就是“良民”、“维持会长”。孔庆东在骂对唱红持不同意见的同胞是“汉奸”时,不知他是否想起了那些和他一同助纣为虐的无脊椎奴才。设若外乱入侵,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汉奸。
    在重庆市薄熙来亲自指挥的唱红打黑席卷中华大地时,我也和众多对唱红打黑质疑的时评作者一样,连写了几篇评论,表达了我的质疑和反对的一得之见,这几篇评论都被港台一些网站选载。
    如今面对网络一片倒薄声,看看那些连篇累牍充斥幸灾乐祸的文字,我到是时时提醒自己:要独立思考,反思根源所在。盲目跟风倒薄,无论是客观事实还是做人处事,都不厚道。
    诚然,薄熙来在重庆,亲自指挥和部署唱红,一度导致唱红席卷中华大地,去年我所在的这个沿海三线城市,政府各系统、各单位都一度也红头文件指示乐此不疲,甚至连中小学校也都跃跃欲试。至今,我有几个做中小学校长的朋友谈起当时政府或上级主管部门要求学生要唱红,被他们用各种方式抵御时的情景时,还用“荒唐之极”来形容。现在回过头来看,唱红就是一出文革式的闹剧的定性,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
    由李庄案引起举国轰动的打黑运动,虽然内幕还有待披露,但从民意观点看,目前人民贬多于褒。在法治不彰,人治氛围浓厚的中国,采用类似严打运动式的办法,已经被历史证明,这正是造成历来冤假错案层出不穷的根源。
    但薄熙来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他在执掌重庆这几年中,敢于亮出自己的施政观点,敢于树立重庆模式(虽然这个提法值得商榷)高调宣传推广自己的施政观点,这一点不但是他是区别于其他高层领导的鲜明个性,也是目前执政党团体中十分欠缺并亟待倡导的施政风格。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由于执政党高层热衷于歌功颂德,中华大地已陷入一贯伟光正的汪洋大海,各级官员不唯实,只唯上已成盛行于党内外的潜规则。在这种潜规则指导下,信奉上级领导上级指示一贯正确,官大一级压死人,为人处事低调、不事张扬成为执政党内做官做人处事的准则。时至今日,官场台阶上,座位、排位一级比一级森严壁垒,党八股一言九鼎,会场内外万马齐喑,“开会没有不隆重的;闭幕没有不胜利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进展没有不顺利的;完成没有不圆满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效率没有不显著的;决议没有不通过的;人心没有不振奋的”。看一看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哪一个不是这种典范?有这些“主旋律”经年累月喋喋不休地示范,真个是歌功颂德人人醉,直把神州当汴州。
    目前中国,正处在改革开放向何处去的十字路口,由于官风沉疴积重难返,中华万马齐喑。所谓改革顶层设计,我认为,与其在小圈子内所谓的票决,不如首要从顶层设计制定出破除党八股模式的官风痼疾制度,能否从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选举开始,进行公开竞争性施政观点演讲,让电视向全国人民直播,让竞选者公开亮明自己施政观点、政策,上任后的基本承诺,甚至可以搞俩人或三人公开当场辩论答辩。这样做至少让全国人民知道他是黑的白的,胜者胜得理所当然,退者也心服口服。至少让目前盛行于党内的“台上一团和气,台下互相沤气、斗气”的局面得到初步扭转、改观。想想薄在商务部长位上正干得有滋有味,忽然被莫明其妙地空降到重庆市(这难道不是他唱红打黑,以求一搏搞得全国文革遗毒风生水起的根源所在)彻底破除几十年来由党内几个大佬退而不休垂帘听政在指定圈子内,矬子里面选将军的弊端,如果在政治局常委选举中也逐步试行推行这样的做法,选出的“核心”、“周围”才名符其实,才能让那些表面低调,实际上玩潜规则如鱼得水者、闷声大发财者无机可乘,也能最大限度地避免“唱红打黑”类似事件重演。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薄熙重庆模式,还是汪洋的广东模式,都是目前中共执政党亟待扩大试点推行的执政模式。只有各地方官员都敢于高调试点、宣传、推广这样的执政模式,改革开放大业才能显现出千帆竞渡,万舸争先的局面,由这种在实践中检验让人民群众真正感觉到执政为民的竞争胜出者的执政“核心”自然而然就会产生。
    薄熙来在重庆的经验和作法,既有令人感到厌恶可怕之处,也有可圈可点的亮点。眼下最不该抹杀,最应该提倡的是他和汪洋俩人敢于公开亮相自己施政观点执政的风格。中国虽一向有墙倒众人推、破鼓乱人捶的习俗,但我还是要说“盲目跟风倒薄不厚道”。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