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薄熙来错在哪里? 吃相穷凶极恶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答毛左:薄熙来错在哪里?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四百九十七

访客(2012/03/16 10:45):“顾先生,请问你支持政改前就进行国企私有化么?薄被打倒,我们只能指望‘右派’进行的民主改革,但是这无疑是非常缓慢的。而下一步的经济改革,很明显就是国企私有化,而这肯定会加剧以后的贫富差距,当权者甚至可以漂白自己的不法财产。身为国人,悲哀啊!”

中国最大的问题,不是腐败,而是分配不公。根源,就是没有民主与先进的社会制度。

还在我“狂挺邓玉娇”时,我就预见到了--中国,会有一毛左思想的回潮与兴衰过程(文章被海内外广泛转载)。2010年,我在博客中国预言“中国革命将由毛左率先发难”(当时被少数民主派人士嘲笑)。但,我没有预料到、会以“重庆方式”出现。

昨日,我发布“顾晓军最新闻”、转发了新华社北京3月15日电“薄熙来同志不再兼任重庆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也就是说,薄熙来的故事,告一段落;或者说,他的传说可能就此结束了。

那么,薄熙来错在哪里呢?错就错在--这样那样的“想法”太多。用老百姓的话说,是吃相太难堪。文明点的词,则是有些穷凶极恶(当然,本质是复辟、倒退)。

说“穷凶极恶”,大家也别不高兴。其实,毛左的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穷凶极恶。比如,前时、我在博联社以“最新闻”爆料王立军“秘闻”,就屡遭你们的围攻,甚至是人身攻击、政治恐吓。

如此的吃相,怎能让人不联想到文化大革命呢?谁又敢把中国的未来交给你们掌握呢?

我顾晓军,过去也很左。但,我摒弃了受毛思想影响的极左、补习了民主课之后,我看问题及做法就都客观得多了。

大家都看到了,我的博联社博客被封了、又还给我了(当然,人家可能想利用我。只要对老百姓有利,被利用就被利用一下,没有什么大不了)。我想,大部分人会有个基本的判断:顾晓军,虽言辞激烈,但并不怎么怎么……

从王立军、到薄熙来,事情的脉络、已经基本很清晰了。

我以一左派、过来之人的身份,希望毛左朋友别激动、更别妄动,静下心来补补民主的课(其实我早说过,如果薄熙来举得的民主派左派的旗帜,情况就不一样了)。

至于先政改还是先国企私有化,我肯定支持先政改,这是我一贯的主张。如果不能按我们的想法做,也没那么悲观。

政治民主化,是一个国家的老百姓的长久之大计。我主张,谁若推动了中国的政治民主化,哪怕他是巨贪,也可免责,包括他的家人、他的政治派别、他的政治集团。

没有这样的政治胸怀,那就是只为自己算计,而不是为子孙后代算计了,是不是这理?

中国的悲哀,是马主义入侵的悲哀。这是前辈们的欠帐。

重庆的大局,已基本定局了。诚望毛左朋友们静下心来,度过情感的难关,向我靠拢、向民主派的左派靠拢(我们有一个共同点,为老百姓好),去争取未来的胜利。

我已发表了《急流勇退,隐没于都市尘埃之中》,其实不该回复,实不忍心你们落魄。就写这么多,谢对我的信任!

顾晓军 2012-3-16 南京

(作者赐稿)

评论

  • BBC 说:

    我看你这照片也让人觉得吃相穷凶极恶。。。

  • 匿名 说:

    楼上高人,有趣。

  • 自然上海 说:

    我不是在半年前就和你讲了,薄熙来必须法办,今天不是很现实了,你问薄熙来错在那里,薄熙来到今天他自己也不知,但是我今天告诉你,因为不知自己有几斤几两的人,都想做皇帝,这就是他们的下场,薄熙来下面一个是谁,我今天也告诉你,是温家宝。18大前见分晓。

  • 王擎宇 说:

    原以为翻墙过来的会站在一个比较中庸的位置说话,谁知道都是精英人士发言啊,去他妈的鼓吹私有化。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