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浪宽:中国政坛的地震非常有规律

p110606101

薄熙来倒台 有的鸡冻死了 鹅想到啥?

正像很多人预料的和盼望的那样,薄熙来最终没能挺得住——倒了。温家宝记者会后,我知道他会倒;唯一可能不倒的理由,只能是中国大踏步左转,回到毛时代。

其实预测薄熙来终归会倒的人大有人在,多半是根据中国共产党90年的历史来推断的,当然是很有说服力的。薄熙来的倒台,更加证明共产党始终一贯的行为准则——谁有野心,谁胆敢犯上作乱,谁就得倒。

薄熙来是不是好人?当然不是。薄熙来在重庆搞的“唱红打黑”是正义还是邪恶?当然是邪恶。所谓“重庆模式”是进步还是倒退?当然是倒退。薄熙来该不该倒台,当然活该。但问题不在这里。问题是,在共产党内,比薄熙来干的坏事多得多的人大有人在,他们不会有事,而且会官运亨通,只有像薄熙来这样的人会才一败涂地,因为他们都犯了中共的大忌。

中国政坛的地震非常有规律,过七八年就来一次,总有人会跳出来。远的咱就不说了,就从80年以后来说吧。胡耀帮、赵紫阳当时就是因为不听邓小平和陈云等一帮元老的话,虽然他们贵为总书记,找一个借口,开一个“生活会”,马上就倒了。

六四事件期间任北京市市长的陈希同,曾经和李鹏一道,在镇压学生运动中立过大功。陈希同于1990年代初被视为 “北京帮”代表人物,由于他自视党内资历比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高,因此对江不很買账,跟上海帮頗有齟齬。江泽民藉着1995年北京副市长王宝森自杀事件向陈希同开刀,至1998年7月31日,陈希同因贪污受贿及玩忽职守等罪被判入狱16年。

贪污受贿、玩忽职守?中国有这样毛病的官员太多了,为什么倒霉的偏偏是陈希同?如果你以为王宝森自杀真正的导火索,陈希同的倒台只是个偶然,那你是大错特错了。我认为,江泽民想搞掉陈希同在先,然后才有王宝森自杀,后者只不过是个掩人耳目的一个借口而已。京城耳语称,如果按当时的法律,陈希同完全可以被判死刑,但其实中央问罪陈希同,不是要将他判死,而是藉此全面扫除北京帮,令上海帮真正站稳脚跟。

从89年到98年,9年。

在陈良宇倒台前,他也是一位共党内重量级的人物,不仅在上海市呼风唤雨,仗着他和江泽民和上海帮的关系,在北京,他也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当刚刚上位的胡锦涛和温家宝正为陈良宇束手无策的时候,天赐良机,上海出了“社保基金挪用案”和“秦裕案”。2006年9月,陈良宇同志“违纪问题”受到丢官查处。2007年7月,陈良宇遭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08年4月11日,因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8年。

从98年到06年,8年。

薄熙来到重庆后,不和中央保持一致,自己另搞一套,把重庆作为自己的独立王国,早就得罪了胡锦涛和温家宝了,难怪胡温一直没去过重庆。我当时也纳闷:薄熙来哪来那么大的胆子,敢自行其事?难道中央发给他秘密“许可证”,把重庆作为试点?后来想,也不像啊,这不是共产党做事的一惯原则,共产党喜欢先理论,后实践,干什么都讲究个名正言顺;而薄熙来在重庆搞的那一套完全没有理论依据,要说有,也只能是毛的理论。薄熙来敢这么干,而且一干就这么多年,越干越欢,一是因为他很有个性,不愿意听人摆布,总想着标新立异;二是因为,在他身后有一大批拥毛派,反胡派,以及对现实不满的官员、学者和老百姓。薄熙来大旗一挥,不仅在重庆有千千万万的追随者,在全国也有很多人崇拜。更为重要的,他们还有一个理论阵地“乌有之乡”天天摇旗呐喊。去年底,重庆的“红歌团”竟然唱到了全国各地,唱到了北京,唱到了天子脚下。这还了得!这不是造反吗?

胡锦涛和温家宝对薄熙来不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胡要搞“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你薄熙来偏去搞什么“唱红打黑”。本来薄熙来对胡温的地位并没有什么威胁,毕竟资历差别很大,中共是很讲究论资排辈的。所以,薄熙来的倒台并不是因为他们威胁到胡温,而是他威胁到即将即位的习近平和李克强。如果不除调薄熙来,习近平和李克强将永无宁日,中共将永无宁日,中国也将永无宁日。

也巧,王立军正好赶在习近平访美的节骨眼上犯事,把薄熙来打懵了。有关人等用心良苦啊,这样一来,不仅为习近平除掉一个心腹之患,也杀鸡儆猴,让不听话的官员放老实点。

从06年到12年,6年。

说起来,中国的现行体制对共产党高层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什么时候想拿掉谁都能轻而易举地实现。在现行体制下,官员是任命的,而且权利不受约束,谁都不会那么干净,或多或少会留下一些把柄。党的不成文的规定是,只要你乖乖听话,政绩差一点,乌纱帽不会不保,可以善始善终。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嘛,党不会把你怎么样。而如果你狂妄自大、我行我素,甚至咄咄逼人,有政治野心,难保不会被中央抓住小辫子。党可以看上你,拉你上来,或让你临危受命,但你自己绝对不可以向党要权,在世人暴露你的雄心大志,否则就是性质问题了。要是这些官员是民选的,而且有舆论和体制监督,情况就不一样了,一来他们不敢胡作非为,中央想抓小辫子不容易;二来,作为民选官员,中央不能想撤就撤。越是有个性、有能力的人越有机会在最后胜出。

总之,在中共的现行体制和游戏规则下,奴才、庸才和事佬活起来比较容易,而且生命力长久;特立独行、有个性、有棱角、有能力的人却生存空间狭小,即使得势,也是短暂的。其中利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万维)